第47章 我是这里的炼食师

    安静的大堂里,唐晨的声音格外清晰。

    围观者错愕地看着讲话的少年。

    有人已猜到他的意图,心中却是暗自叹息。

    在场的大多是东台人,马标在东台镇多年,大家彼此熟识,有的人跟马标关系还相当不错,鹿一鸣因为竞争关系明摆着要将马标赶走,这些东台人心里是不舒服的,但没有人敢站出来替马标说话,他们惹不起元武派。终于有人站了出来,却是一位少年,让大家佩服少年勇气的同时,却又对他可能遭遇的危险感到担心。

    对面是元武派!

    看起来神情落寞的鹿一鸣,绝不是好说话的人。

    五年前,元武派与一个叫墨剑宗的门派发生纠纷,两派弟子擂台决斗。当时还籍籍无名的鹿一鸣代表元武派连胜十场,其对手九死一残,杀得墨剑宗弟子无人敢登台应战。

    三年前,元武坊市盗贼团伙连续作案,鹿一鸣设伏将该团伙一打尽,十七名盗贼团成员被废去修为悬挂在坊市外木桩上,哀号多日才慢慢死去。从此元武坊市成了盗贼的禁区,坊市风气为之一清。

    现在却有人站出来,试图阻挠鹿一鸣。

    少年略显稚嫩的面庞,以及如墨浓眉,让大家心生感慨:无知者无畏。

    可无畏到这地步,也该哭了吧?

    马标还没有从打击中恢复,茫然地望着唐晨,眼眸深处是无尽的绝望。

    唐晨只得重复道:“老板,我觉得可以接下这份委托。”

    原本和马标一样失魂落魄的洪掌柜,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接了!我们接了!”

    马标打了个哆嗦,也回过神来,大声对鹿一鸣道:“鹿公子,你刚才说,如果顺风楼不敢接食材加工,就要滚出顺风楼,可现在我们接下这委托,是不是说明,我们有资格继续留在东台镇?”

    鹿一鸣脸色一沉,不悦道:“马老板,你这是何苦”

    马标惨然笑道:“鹿公子亲至,本不该不识抬举,可顺风楼是我十多年的心血,实不忍就此刚才公子当着大家的面划下道,顺风楼如果不敢接,离开东台无话可说,现在我们愿意接下这份委托,鹿公子出自薛真人门下,乃元武派核心弟子,相信鹿公子必是一言九鼎”

    鹿一鸣眉头微蹙,大堂上倏忽生出森然杀气,却终究没有动手。

    不是他心慈手软,门风使然。

    元武派入围小仓十大派,最大倚仗是掌门薛望川。

    薛望川修为在小仓界鲜有敌手,行事作风更是强横霸道,又极其护短,元武派强取豪夺的事没少干,只是元武门下不会平白招惹其他大派,再加上薛望川霸气凛然,小仓倒也没有其他大门派愿意找元武派麻烦。薛望川虽不讲理,却素重承诺,允诺之事从不反悔,这也是小仓界人人皆知的事。

    鹿一鸣现在被马标拿话挤兑,而且涉及到元武派和师傅薛望川的声誉,即使他是元武派核心弟子也不敢反悔。

    见鹿一鸣犹豫,马标不失时机地轻声道:“无论结果如何,马标都愿向贵派献上供奉之礼。求鹿公子给个机会。”

    先拿话挤兑让对方不便翻脸,接着软语哀求并提出愿意献礼,让对方有台阶可下,马标的处理方式是成熟且妥当的。可惜他根本不了解鹿一鸣,薛望川的亲传弟子,岂会是寻常人的性情?他自以为进退有度,却让鹿一鸣生出被算计的心理。

    他讨厌被人算计,心中对马标仅有的那点同情烟消云散。

    鹿一鸣目光犀利如刀,森然道:“你敢将我?”

    马标心头一凛,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只得垂首道:“求公子成全!”

    鹿一鸣不理马标,起身走到唐晨面前。

    唐晨身体还未长成,比鹿一鸣矮了小半个头,对方面对面站到他面前,颇有些压抑,再加上鹿一鸣毫不掩饰释放出森然气机,令唐晨浑身上下都感觉不自在。但唐晨依然站在那里,竭力抵抗无形的压迫,背挺得笔直。

    鹿一鸣道:“听口音,你是小仓人吧。”

    “是。”

    “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唐晨苦笑。

    鹿一鸣目光一凝,冷冷道:“知道还敢管元武派的事,你到底是谁?”

    “我是这里的炼食师。”

    “炼食师?”

    鹿一鸣一楞,这不是他想知道的答案。在他看来,一名炼气期修为的少年敢挡在他面前,要么是不知敬畏为何物的傻瓜,要么出自某个不逊于元武派的大势力,这跟炼食师有什么关系?

    “是的,我是这里的炼食师,刚来几天。”

    唐晨眼神清澈,认真道:“元武派要顺风楼离开东台,按理说我不该管,也管不了。元武派要是直接赶人,我无话可说,可你以顺风楼不敢接食材加工的理由赶人,这就跟我有关系了。”

    鹿一鸣哭笑不得,不过他明白唐晨想要表达的意思。

    “就为这?”

    “是啊。马老板给我的薪水不低,知道我是新手还给我配了两个帮厨,容忍我偷吃灵食”唐晨不好意思道。

    鹿一鸣眸中精芒一闪而过:“你炼得了这两种食材?”

    “总得试试。最起码,尽到我的责任。”

    唐晨身体忽然一轻,身周的压力已经散去。

    “元武派重诺,虽然你在钻空子,我还是依诺给你机会。”

    鹿一鸣回到马标面前,淡淡道:“敢接受委托可不够,大河豚和岩龟都是二品灵兽,你们还得做出二品灵食,食材不应该被白白浪费,我想要求不算过分。做得到,顺风楼可以继续留在东台,我元武派也不要你的供奉,而且保证三年内不找麻烦做不到,三天之内走人。”

    众人望向马标的眼色更加怜悯。

    看起来,鹿一鸣给了马标一个机会,二品灵兽确实可以做出二品灵食。然而炼食可不是看食材决定灵食品阶那么简单,炼气期修为,炼制出二品灵食是非常难的。何况两种食材都有特殊性,大河豚不吃死人已相当不易,岩龟更是出了名的难炼。

    马标身体一僵,忙道:“但是”

    “没有但是。”

    鹿一鸣神色更落寞:“你可以不接。”

    马标咬牙:“我接!”

    “你们有一个时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