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意思一下?

    唐晨还没有说话,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惊呼。

    “天哪,这小子有机会加入元武派!”

    “小仓十大派之一的元武派,而且是掌门亲传大弟子鹿一鸣亲自邀请,进入元武派后肯定不会是普通外门弟子,搞不好直接成为元武派内门弟子。好多人挤破头想加入却无机会,这小师傅运气真好!”

    “什么叫运气好?鹿一鸣看中他的潜力了。能用大河豚和岩龟炼制出二品灵食,至少有拿蓝猫牌的实力,他又如此年青,假以时日摘得青狗牌也不奇怪。一旦他加入元武派,势必不会继续留在顺风楼,无论回元武山,还是留在东台的得月楼,顺风楼都会失去他们的炼食师,这就是一石二鸟”

    “不愧是薛掌门的传人,拿得起放得下,不经意间便扳回形势”

    议论声渐渐大了起来,马标和洪掌柜听在耳里,满心不是滋味。

    马标神色复杂,作为顺风楼老板他自然不希望唐晨离开,但他也知道,加入元武派的机会对普通修士而言多么难以抗拒,从个人发展角度看,唐晨实在没理由拒绝。

    唐晨犹豫了半晌,却道:“要赔多少?”

    顺风楼突然一片死寂,人们望着场中少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鹿一鸣神色不善:“怎么,你不想加入元武派?”

    他没想到唐晨会说出这番话,元武派邀请一位炼气修士加入却被拒绝,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鹿一鸣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多谢鹿公子抬爱,但我已有师门,未得允许,不敢另投他派。”

    鹿一鸣面色稍霁。

    他邀请唐晨加入门派,确有看中唐晨炼食潜力的意思,但这并非主因。唐晨明知元武派不好惹,却仍然站出来帮助东家共渡难关,才是鹿一鸣最为看重的品质,潜力出众且忠贞可靠的弟子,任何一个门派都会努力拉拢。虽然唐晨似乎不愿加入元武,但原因却是不愿轻易背弃现门派,鹿一鸣更加认为唐晨的品行可贵,拉拢他进门派的意愿反而更强加强烈。

    “你是哪家弟子?”

    “千符门。”

    “千符门,可是归藏城附近的小门派?”

    唐晨尴尬不已,道:“离归藏城不远,但千符门在当地还是颇有实力的。”

    鹿一鸣对此不以为然,见唐晨强调千符门实力强,还以为他担心另投门派后被原师门嫌恶,惹出不必要的麻烦,遂道:“只要你愿意加入元武派,千符门那边自有人去协商交涉,绝不会让你为难,也不会让你背负骂名。”

    鹿一鸣这样讲,所有人都明白他是真看好唐晨,想把唐晨拉到元武派。换言之,唐晨只要肯点头,成为在元武派内门弟子绝无问题,大门派的实力和底蕴,能让他在修炼道路上少走很多弯路。

    马标和洪掌柜也频频对唐晨使眼色,暗示他赶紧应承下来。

    马标虽然舍不得唐晨离开,但鹿一鸣已经发现他的潜质,马标就知道很难再留住他,况且唐晨先前冒着得罪元武派的风险,帮顺风楼渡过难关,马标自认欠唐晨一个人情,不希望唐晨错过这绝佳机会。

    唐晨却不由苦笑。

    他好美食,对修炼兴趣不大,得到饕餮经后,修行方法与其他人不太一样,加入元武派的机会,对他没有多少吸引力,遂道:“我本是孤儿,襁褓中被弃于小桥边,是师傅将我抱上山抚育成人。师恩如海,不敢或忘,鹿公子一番美意,恕我无福消受”

    这是本尊身世,唐晨说起来倒也恳切。

    鹿一鸣叹道:“既如此,我也不再劝你选第一条路。”

    “多谢,我愿选第二条路。”

    “那就意思一下吧,给一百块三品灵石好了。”

    唐晨如遭雷殛,哆嗦着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块三品灵石?”

    “意思一下?”

    鹿一鸣用奇怪地眼神看着唐晨:“你害元武派失了面子,没拿下顺风楼,未来三年得月楼都要继续与顺风楼竞争,让你赔这么点倒似还有意见你不是真的以为,只需要赔点食材钱吧?”

    唐晨欲哭无泪,懵然点头。

    鹿一鸣同情地望着唐晨,嘴里却是坚决道:“不能更少了。”

    马标走过来,拱手道:“鹿公子,我愿替小唐师傅支付。”

    鹿一鸣冷冷道:“这是我跟他的事。你要插手,拿顺风楼来还差不多。”

    马标一滞,乖乖退了回去,再不敢言语。

    就在这时,一个白白胖胖的圆脸中年人分开人群,走了进来,远远地马标拱手,“哟,马老板,您这儿可够热闹的!”

    马标苦笑着拱手回礼。

    那中年人又冲唐晨打招呼:“阿晨,杵在这里做什么,还没收工么?”

    “然叔。”唐晨不知该从何说起,鹿一鸣却是目中精芒一闪而过,这富态中年人在这个时候出现,时机也未必太巧了点,让他心生警惕。

    “这是你朋友么?倒是生得一表人才,气宇轩昂。”中年人笑指鹿一鸣。

    “是我的债主,我欠他灵石。”唐晨嚅嗫道。

    “多少?”

    “一百块,三品。”唐晨更小声。

    “你还不起?”严浩然斜睨了唐晨一眼。

    唐晨无语,他连百分之一都拿不出来。

    严浩然叹了一口气,对鹿一鸣拱手道:“这位公子,既然阿晨欠你灵石,我这做叔叔不能看着他被人追债,一百块三品灵石,我替他还了便是。”

    鹿一鸣冷笑:“又一个不把元武派放在眼里”

    “元武派?那太好了!”

    严浩然洒然一笑:“看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我跟贵派薛真人有一面之缘,昔日薛真人在插云峰捕猎金翅雕,我还帮了一点小忙。”

    鹿一鸣心中一凛,拱手道:“未请教尊姓大名?”

    “严记杂货严浩然,也是这东台镇人。不过,当时薛真人有事走得急,我们未曾照面,也不知他是否还有印象。”

    鹿一鸣沉默半晌,却也拿不准这中年人是故意攀交情,还是确有其事。元武派倒是真有一对金翅雕,而且对方连地点都讲了出来,想来不应有假。关系到师傅薛望川,鹿一鸣不敢妄下结论,他不是拖泥带水的人,肃容道:“既与家师有旧,令侄与我派之间的误会一笔勾销,一鸣尚有要事在身,今日先行别过,待回头问过师尊,再来向前辈请益。”

    严浩然笑容不改:“既如此,正事要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