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救人

    由于下午提前收工,镇上的灵兽市场还没有关门歇业。

    在严记杂货将符篆脱手拿到灵石后,唐晨和阿甘孩子般在长街上飞奔,阿甘的笑声传得老远。小猫继续在唐晨肩膀上稳坐钓鱼台,唐晨跑得飞快,它仍懒洋洋地坐着,眯缝着眼睛,不时张开嘴巴打哈欠。

    找到那家灵兽店,上次推销天岚鸟那位伙计正好在场。

    唐晨也不废话,直接扔给他二十五颗二品灵石,提着笼子就跑。

    好一会,那伙计才反应过来。

    “哎呀,那笼子也值一颗二品灵石,此人忒奸诈”

    伙计在那里唉声叹气的时候,牛蒙已将得月楼的事务交接给一位掌柜,黑着脸登上一辆马车,准备回元武派接受惩罚。

    牛蒙不是核心弟子,在门派地位不高,当初为获得外派东台镇的机会,他动用了几乎所有积蓄和关系,终于如愿以偿。可鹿一鸣随随便便一句话,牛蒙就被打回原形,所有付出都成了镜花水月。

    元武派竞争激烈,强者为尊。

    鹿一鸣是掌门弟子,修为极高,立功无数,他的话很有分量。

    牛蒙不知道刑堂会怎么处置自己,鹿一鸣既然说过“三年内不得下山”,门派不会违逆,这便意味着牛蒙至少要在门派里呆满三年,至于三年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外放,得看运气与机缘。在东台镇呆了这么久,牛蒙早已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享受在这边独大的感觉,却因一点小事被罢免,回到门派捱苦日子,牛蒙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不敢对鹿一鸣的决定有丝毫不满,至少不敢表现出来。

    牛蒙很清楚,如果惹恼了鹿一鸣,他很可能被直接灭杀,且门派中绝对不会有异议。鹿一鸣是掌门亲传大弟子,修炼天赋出众,在人才辈出的元武派年轻一代中,也是无可争议的第一人。近年来鹿一鸣为师门立下不少功劳,将来很有希望接过薛望川的衣钵,成为元武派新任掌门。

    被贬回门派,直接原因是顺风楼没能顺利拿下。

    牛蒙不敢记恨鹿一鸣,却恨上了马标和唐晨。

    前者是顺风楼老板、他的直接竞争对手后者则令人惊异地炼制出两份高难度灵食,导致元武派对顺风楼的强行驱逐,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你们给我等着!”

    牛蒙面容因扭曲而显得狰狞,从牙缝中恨恨说道。

    想到鹿一鸣给他的回山时限,牛蒙心中又是一阵烦恶,掀开门帘,冲着车夫就是一通怒骂。车夫不敢触他霉头,下意识冲着马屁股甩了几鞭子,马儿吃痛,长嘶一声,速度陡然快了起来。

    马车速度一快,车夫立刻意识到不妙。

    东台镇这条长街人来人往,到处是商铺摆路边的摊子,虽然现在临近收摊时间,街上行人还是不少,从学堂归来的孩子们也在街边玩闹。前方,一名红衫孩童突然从店铺里钻出,站在街上向不远处的伙伴大声喊着什么,懵然不知背后一辆马车正在飞驰而来。

    “小心!”

    几个孩童和车夫几乎同时示警。

    那红衫孩童转过身,看到飞速迫近的马车,尖叫一声,吓得迈不开脚。车夫也吓得魂飞魄散,拼命想将马拉住,可那两匹马刚被打得狠了,蛮劲还没过去,车夫想拉也拉不住。

    眼看一场惨剧即将发生。

    就在这时,一道黄影从道旁一间店铺奔出,风一般连续跨过两堆货物,身形矫捷如豹。黄影赶在马车之前扑到孩童身前,千钧一发之际,抱着孩子就势一滚,将一个商摊撞翻大半,摊子上的东西洒落一地。

    马车依然没有停下,很快消失在长街的尽头。

    附近的人纷纷围了过来。

    救人的是一位青年。

    青年二十岁左右,穿一件洗得发白的宽松麻衣,用一根布带随意系着。背着一把剑,剑鞘是普通皮革和木料,外部被染成了青色,剑柄则用黑布缠了一层又一层,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装饰。青年背部与商摊相撞,麻衣下隐隐有血迹渗出,他没有理会,将怀中孩子先检查了一番,确信孩子毫发无损,青年才站了起来。

    青年的相貌并不起眼,眉宇间却有一股勃勃英气,夕阳照在他的身上,似乎整个人都散发着金色光辉。

    “抱歉,冲撞了摊子。”麻衣青年看着满地的货物,不好意思道。

    摊主摆手:“救人要紧,我收起来就是。”

    几个孩子从人缝中钻进来,拉着那红衣孩童大声地说着什么,这时候,那红衣孩童才回过神来,“哇”的一声大哭,哭得声嘶力竭。很快一名富态中年人冲了进来,见那红衫孩童哭得伤心,中年人紧张得两只手直哆嗦,等他明白孩子无事,想向救命恩人表示感谢时,麻衣青年早已消失不见。

    小猫不适应跟陌生人太近,身子往唐晨脸上靠。

    感受到小猫的不安,唐晨将阿甘从人群中拽出,提着鸟笼回严家大院。

    严记杂货门口,唐晨蓦地停下了脚步。

    杂货铺中,伙计正在与人交谈。

    客人穿黄白色麻衣,背着一把黑柄长剑,站得跟剑一样直。

    “进山时间长的话多少带些干粮,你想只带盐巴?也行,会很艰苦。伤药和驱虫药得备足,伤药可以救你的命,驱虫药可以让你减少很多麻烦你进山打算捕捉灵兽,那陷阱材料和灵兽笼肯定不能少,否则抓到灵兽也带不回来在山中行走,钩索之类必不可少,能让你少走冤枉路,灵草灵果多在人迹罕至处,别到时候看得见却摸不着”

    “山中危险,进山的人多会带些简易法阵,或者阵盘其实很想建议你带顶帐篷,可以让你在山里得到更好的休息,但估计你不会同意”

    伙计有些无奈,他早看出麻衣青年囊中羞涩,但伙计丝毫没有不耐烦,这跟严浩然的经营理念有关,绝对禁止对顾客不敬或歧视,得设身处地为顾客提供适宜的建议。麻衣青年给他的印象很好,他很愿意作出友善提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