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曾剑

    ()  麻衣青年沉默半晌,点了食盐、钩索和少许陷阱材料。

    “伤药和驱虫药也不带?”伙计诧异道。

    麻衣摸出几颗灵石,道:“不用。”

    “他推荐的那些东西都很实用。”唐晨走到麻衣青年面前,郑重道。

    “我知道。”

    麻衣青年笑了笑:“就这些灵石。”

    麻衣青年笑容温和而从容,没有尴尬失落,更没有颓丧怨愤,他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明明一贫如洗,但洒脱得让任何人羡慕。

    唐晨却笑不出来,看着麻衣青年道:“你刚才救的那孩子家境殷实,他家大人正在找你,我想他们会很愿意……”

    “不用,你莫多事。”青年断然道。

    “好。”

    唐晨露出一副早知如此的神情,麻衣青年摆明不是那种施恩图报的人,于是选择了悄无声息地离开。唐晨对青年充满好奇,问道:“你进山做什么?”

    见唐晨应诺得爽快,麻衣青年明显放松了些。

    “修行。顺便赚些灵石。”

    “修行?”

    “修炼到了瓶颈,如果我能从山走出来,便已突破。”

    麻衣青年说得轻描淡写,唐晨和伙计看他的眼神却已彻底不同。青年进入大东山脉竟是磨砺剑道,言语间透露出不突破不出山的决心,昂扬向上之心彰明较著。

    唐晨叹道:“没想到有幸遇见一位苦修士,可你这样进山跟送死没分别!”

    “我有剑。”青年淡淡笑着,露出一口整洁的白牙。

    “剑只能帮你杀敌,却不能帮你驱虫治伤,不能让你困倦时好好休息。”唐晨一边讲,一边从乾坤袋里往外掏东西,很快,这面柜台上就被伤药瓶、驱虫水、帐篷、睡袋、火油瓶、盐罐等东西堆满,全都是野外生存能用的。

    麻衣青年皱眉:“你这是?”

    “我最近不会去山里,这些东西借给你。”

    “借?”

    “有这些东西,你活下来会更大,等你出来,把东西送到这里就是。严记少东家是我朋友,他叫阿甘。”唐晨把身后的阿甘拉过来,对青年道。

    青年有些不知失措:“谢谢。不过我……”

    “你进山是为了突破,不是为了死在里面!”唐晨打断麻衣青年的话道:“你活着出来,碰到刚才那种情况,说不定又能多救一些人。这些东西只是借给你,不是送,你搞丢了也是要赔的,等你从山里出来的时候,相信也能带出些好东西,赔偿我的灵石应该难不倒你。如果你能搞到我感兴趣的食材,说不定我还得倒拿灵石给你,你可以把这些东西看作是我的订金。”

    “好。”

    青年不再推辞,开始认真整理柜台上的东西,问道:“你想要什么食材?”

    “我想要的食材多了……”

    不一会,青年背上已经多了一个大大的包裹。

    “我叫曾剑,你呢?”

    “唐晨。”

    曾剑默然点头,背着长剑和包裹,一步步向入山口行去。

    夜幕降临,严家大院。

    “好了没有?”

    阿甘蹲在院子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堆柴火。

    “耐心点,阿甘,这半个时辰你已经问过五次了。”唐晨头也没抬答道,他又往火堆里加了点柴,拍拍道:“等这些柴烧完,再焖一会就好了。”

    “哦。”

    阿甘眨巴着眼睛,还是蹲在那里不动,一副死守火堆熄灭的架式。严浩然从躺椅上爬起来,温言劝说阿甘到一旁坐着,并承诺不会让他错过起食那一刻,阿甘才意犹未尽地站起身,走到院石凳上坐下。严浩然正准备回去继续看星星,却发现躺椅已被唐晨占据,看唐晨挤眉弄眼那得意样,显然没有敬老让贤的意思,严浩然只好向阿甘看齐。

    阿甘端坐在石桌前,又掏出战斗玉简慢慢观赏,心神全部沉浸于其。

    汤姆不知从哪里钻出来,跳到唐晨身上。

    一只前腿搭在唐晨脸上,另一只前腿则兴致勃勃地随意拨弄唐晨头发,身体将唐晨大半边脸遮住,毛绒绒的身体蹭在他脸上,痒得唐晨直想笑。

    “汤姆,你安静一会行不行?”

    “喵喵!”

    小猫不为所动,坚决驳回他的请求,并且变本加厉,见一只前腿抓不住头发,索性整个身体都爬到唐晨头上,用两只前腿继续未尽事业。

    唐晨忍无可忍,怒道:“再搞我,一会不给你吃天岚鸟!”

    小猫身体一滞,立刻收兵,乖乖地坐在唐晨胸膛上,眯眼望火堆。

    严浩然饶有兴致地看着小猫胡闹,忽然道:“汤姆很有灵性。”

    “那当然,我的猫!”

    “阿甘曾经告诉我,说汤姆好象能听懂我们讲话,我本以为他想多了,但现在看来,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唐晨呼吸骤然停止,身体变得僵硬。

    小猫也瞅着严浩然,嘴巴张了张,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

    严浩然笑道:“你随阿甘唤我然叔,今晚又邀请我一起分享所谓的极品美食,何况你还是阿甘的朋友,完全没必要紧张。即使没有这些,我们严家也不至于觊觎你的灵兽。”

    唐晨松了一口气,干笑道:“然叔言重了,我没什么需要担心的。”

    严浩然神情忽地严肃起来,说道:“你带着汤姆不可太过招摇,否则早晚招来祸事,你修为太低,还是小心些为好。”

    “我明白。”唐晨知道严浩然在提醒自己,忙郑重道。

    严浩然不再讲话,院子里再次陷入沉默。

    自从严浩然出现在顺风楼,在鹿一鸣面前替唐晨解围后,两人关系一下子变得亲近起来。

    唐晨事后想来,严浩然那样做风险也很大,搞不好严记也会受到牵连。严浩然自曝与元武掌门有旧,他此前一直秘而不宣,显然并不想说出此事,却因想让自己脱身而不得不主动道出。回家路上严浩然对他说的那些话,更是让唐晨感受到好意。

    唐晨明白,严浩然对他友善,主要是因为阿甘的缘故。

    爱屋及乌罢了,严浩然并没有掩饰这一点。

    可无论如何,被人关心总是好事,欠下的人情终究是欠下了。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