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你修为太低……

    ()  “时间差不多了,等我上菜!”

    唐晨腰部用力,人就从躺椅上弹了起来,抄起一根木棍将火堆余烬推到一边,继续刨下面的泥土。泥土很松软,很快就被刨出一个小坑,露出一块黑色物体,唐晨动作缓了下来,沿黑色物体边缘轻轻地刨弄,不一会,一个由荷叶包裹的东西完全显了出来,只是最外层荷叶被烤得焦黑。

    咽下一口唾沫,唐晨不假思索伸去抓。

    然而他的飞快缩了回来,被荷叶包上的高温逼退。

    “流风术!”

    唐晨只顾给荷叶包降温,却没留意到周边环境,旁边灰烬被流风扬起,火堆附近刹那间乌烟瘴气。小猫见势不妙刺溜一下跑得老远,正兴冲冲凑上来的阿甘却被灰烬扑个正着,脸上多出一层厚厚的黑色粉底。阿甘眨巴着眼睛,看到同样灰头土脸的唐晨,还以为唐晨在跟他做游戏,哈哈大笑。

    “年青人啊,办事就是不牢靠,还是我来吧。”

    严浩然叹息着,施施然走过来,指微动,土坑上多出一片冰霜。

    “冰封术!”

    唐晨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道:“然,然叔,你也是修士?”

    “废话!”

    “我怎么不知道?”

    “原因刚才讲过了,”严浩然将荷叶包拿起,慢悠悠道:“你修为太低。”

    唐晨无语,却也无话可说。

    修士修为深浅大致可以从气判断,前提是与对方修为差距不能太大,通常情况下,差距比对方低阶,就很难判断出对方大致实力。

    唐晨现在修为是炼气层,属于炼气上阶,他看不出严浩然修为深浅,那严浩然的修为至少在筑基后期。真正让唐晨惊讶的,并非严浩然可能是筑基后期修士的事实,而是他此前根本察觉不到严浩然有修为。

    能否看出对方修为深浅,跟能否看出对方有修为,完全是两码事!

    这说明,严浩然会某种能隐匿修为的功法。

    一个杂货铺老板,为什么要学隐匿修为的功法?

    唐晨没有多问,谁都有自己的秘密,严浩然既然在他面前使用了法诀,就说明没把他当外人。如果能讲,严浩然自然会告诉他。

    “然叔你一大把年纪了,修为比我高一点很正常嘛,以我现在的年龄,已经到了炼气层,这修为也不算太低哦。”

    “是吗?”严浩然笑了笑,把荷叶包扔给唐晨。

    “小姐年龄和你相仿,你能看出她的修为?”

    唐晨呆若木鸡,脸涨得通红:“虹姑娘也是修士?我怎么一点没察觉!”

    严浩然的眼神满是戏谑的笑意:“没什么的,你修为太低……”

    深受打击的唐晨楞在那里,阿甘一个劲地摇着他的胳膊,催促唐晨快点把荷叶包打开。从下午开始,阿甘不止一次听唐晨吹嘘天岚鸟多么美味,把阿甘的胃口吊得老高。看到唐晨整个烹制过程后,阿甘更是好奇,只是放了点盐巴就用荷叶包好埋在土里烧,能做出什么样的美味?

    唐晨仍然一动不动。

    修为远不如严浩然,他可以接受,毕竟年纪差距在那里。

    可如果严虹的修为他也无法察觉,打击就稍稍大了些。

    见唐晨了邪似的杵在那里,阿甘用拿着玉简的在唐晨眼前晃。

    “阿甘,你也是修士?”唐晨木然道。

    唐晨已反应过来,玉简需要神识渗入方可读取,也可看作修士的标识。

    “是啊。”阿甘点头。

    “我怎么没看出来?”

    不等阿甘回答,唐晨已福至心灵,泪流满面道:“我修为太低,对吧?”

    阿甘认真点头:“嗯。”

    深受打击的唐晨,连期盼已久的天岚鸟都觉得索然无味。

    被鄙视了……

    被反复鄙视了……

    阿甘的修为他都看不透,尤其让唐晨难以接受,这意味着阿甘和严虹的修为也至少在筑基后期,而两人年龄与唐晨相仿,阿甘的情况还很特殊。虽说唐晨明白,姐弟俩的修为与年龄无论放在哪里,都会被归到“天才”那一类,可自己莫名其妙成为两位天才光辉的背景布,唐晨很难安之若素。

    严浩然和阿甘心满意足地离开,唐晨彻底进入抓狂状态。

    严浩然忽然显露修士身份,显然不是一时兴起,否则也不会主动托出严家姐弟也是修士的秘密。唐晨不确定严浩然为什么这样做,但他也知道,这代表严家对自己的信任,严家一直刻意隐瞒着修士身份,一定有原因。不用任何人提醒,唐晨也明白自己应该缄其口。

    “难怪他说帮过薛掌门的忙,看来然叔也是有故事的人。”

    唐晨没了看炼食心得的**,躺在床上,翘起二郎腿听音圭。

    “碎星境最新战报:冰雪界大捷!以下是详细报道。”

    “因妖族在冰雪界投入战力远远超出大本营预估,多支修士军团严重战损后撤,致双方力量对比更加悬殊,大部分地区被妖族占据,修士残余军团被迫收缩防线,在南部几个重点区域固守待援,冰雪界战局岌岌可危。紧急动员奔赴冰雪界的木剑军团,成为扭转不利战局的关键!”

    “木剑军团甫入冰雪南域便遭遇伏击,军团打退伏兵后继续挥师北上,强行军连续击破妖族两道拦截,与友军团顺利会合。不顾长途奔袭的疲累,木剑军团与友军团出人意料地发动反攻,击溃与之对峙的妖军后迅猛穿插,绕击其他妖族军团侧后,迫使妖军后撤,最终导致妖军全线溃败,修士各军团将战线向冰雪界北部推进六百里,一举扭转不利局面。是役,共计有支妖族军团被除名,至少名妖族军团主将战死或被俘……”

    “此役,各参战军团均有优异表现,但所有军团长在战后接受采访时,都反复提到了一个军团的杰出贡献,认为他们才是本次大捷最大功臣,那个军团的名字就是:蜀山木剑军团!从进入战场开始,木剑军团连续作战,反击时屡屡击破敌军精锐,确保整体战略顺利推进。木剑军团战损超过分之一,依旧坚守在前线……”

    音圭,女修声音有些哽咽,显然情绪处于激动之。

    “不愧是蜀山啊,随便拉一支直属军团出来,都能打得妖魔哭天喊地。五境天之首,不是白叫的。”唐晨喃喃道。

    冰雪界大捷,显然是今晚的重头戏,音圭台一改惯有的节奏,没有播报归元新闻和小仓新闻,而是从各个角度对冰雪界大捷进行采访和点评。从后方到前线,从普通军团修士到战将,恨不得将所有细节展现在大家面前,半个时辰过去了仍没到尽头。

    音圭播报声,唐晨沉沉睡去。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