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无声

    唐晨暗暗叫苦,昨天严浩然还提醒过,今天祸事就找上门。

    这络腮胡说起话来挺和气,但唐晨不是没出过门的雏,直接给络腮胡贴上了“非善类”标签。对方修为明明比自己高,还有帮手,却一开始就用上禁制,把人控制住了再谈事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偏偏又心思缜密。更令人担忧的是,络腮胡身上隐隐有一股凶厉之气,唐晨在外闯荡这几年,也有遇见类似的人,要么是身上背着人命的亡命徒,要么是长期混迹于大东山脉的狠角色,无论哪一种人,都不是唐晨能应付的。

    络腮胡知道唐晨拒绝鹿一鸣邀请,肯定也知道唐晨与严记的关系密切,才会在归途上设伏。络腮胡的修为并不高,本不该与严记这样的商家结怨,想要汤姆大可暗中行事,可对方连面貌都没有掩饰

    对方很可能杀人灭口!

    唐晨毛骨悚然,顷刻间背上冷汗一片。

    要冷静!

    强烈的危机感,反而让唐晨脑子里一片清明,飞快地思索着。

    修为低、被禁制困住、被捕兽夹夹住,打不过也逃不掉,唯有拖!

    换作以前,拖字诀也没多大意义,可昨晚得知严浩然和阿甘都是修士,且修为比自己高得多,拖延时间就成了一个可行的选择。要是能拖到严家发现自己迟迟未归,获救的可能性未必没有。

    络腮胡没想到,看似青涩的少年从点滴细节推断出了很多东西。

    见唐晨不讲话,络腮胡渐渐有些不耐烦,沉着脸道:“怎么,不愿合作?”

    唐晨问:“你要汤姆干嘛?”

    “它值一粒筑基丹。”

    络腮胡笑得有些苦涩:“我停在炼气九层很久,迟迟无法筑基,我只得冒着生命危险,在山中挑战那些凶猛的灵兽,就为了赚一些灵石换筑基丹。我运气还算不错,五年时间先后搞到两颗筑基丹,虽然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但也不是没有收获,离筑基只有一步之遥,再有一颗,一定能成功!”

    唐晨默然,他能理解络腮胡的心情。

    筑基的诱惑,确能让人铤而走险。

    这时候,另一个人走过来,是一名年青修士,相貌清秀,比较文弱。

    年青修士对络腮胡道:“怎么会失手?”

    “那只猫太快,在我发动禁制时逃脱,所以我困住了他。”

    “比禁制还快?”

    年青修士有些惊讶,随即又道:“路胡子,你该不会是许久没进山,连一只猫都抓不住了吧?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五爷息怒,我有办法让那猫出来。”路胡子不动声色道。

    年青修士松了一口气:“你快一点,我还有别的事。”

    路胡子点头,对唐晨道:“把它唤出来。”

    “什么?”

    “我跟了你们好几天,那只猫听你的,你唤它,它就会出来。”路胡子阴沉着脸威胁道:“快点,在我彻底失去耐性之前。”

    唐晨沉默。

    路胡子手腕一抖,不知从哪里拽出了一根长鞭,狠狠抽打在唐晨背上。唐晨触电般抽搐起来,发出一声闷哼,肩背上火辣辣的疼。路胡子把鞭子再次扬起,却被年青修士拉住。

    “他脾气不好。”

    年青修士叹道:“你还是乖乖配合吧,何苦受这些罪?把那只猫交出来,我们立马就走,并且给你些灵石作为补偿。至于那只猫,我们会为它另外找个好主人,绝不会委屈了它。你得灵石,路胡子得到筑基丹,我带着猫回去交差,这样做对大家都好,你觉得呢?”

    络腮胡冷冷地看着唐晨,保持着随时动手的架式。

    年青修士则继续和颜悦色道:“你还是快些作出决定,我拦不了他多久,如果你不愿意,我立马走人,省得看到他折磨你。路胡子可不是什么好人,据说他跟好几起命案有关,他真要害你,我想拦也拦不住。”

    “一个红脸,一个白脸,配合得不错。”唐晨笑道。

    年青修士笑容一敛,一言不发向后退开,络腮胡又举起鞭子。

    “喵!”

    小猫从草丛中钻出,怯生生地叫着。

    路胡子和年青修士对视一眼,均面露喜色。

    “好乖的小猫,快过来。”年青修士笑咪咪地弯下腰,缓缓向小猫靠拢,“你乖乖听话,你的主人就不会受苦。”

    年青修士这样讲,其实更多是说给唐晨听,毕竟小猫还没到手,或许还有要唐晨配合的地方。没想到的是,小猫居然慢慢走到他脚边乖乖蹲下,眼睛一直看着唐晨,低声哀叫不已,叫声中满是哀伤。

    路胡子和年青修士面面相觑,紧接着都是无法掩饰的狂喜。

    年青修士提起小猫,小猫没有反抗和挣扎,任由他抱在胸前细细端详,年青修士眼神中充满迷醉。

    见汤姆束手就擒,唐晨心如刀割,嘴里却骂道:“笨蛋,你跑出来干嘛?”

    “喵”

    唐晨苦笑:“他们抓不到你未必马上杀我,你一出来,他们不再有顾忌,不仅救不了我,还会把你搭进去。”

    小猫身体一僵,脑袋转向年青修士。

    路胡子忽然道:“价格重新谈,五颗筑基丹。”

    “好!我只带了一粒,剩下的回去给你。”

    年青修士毫不犹豫应下,又道:“杜绝后患,他不能活。”

    “他本来就不能活。”路胡子狞笑道。

    原本温驯的小猫,开始拼命挣扎,试图从修士怀中离开,但年青修士经验丰富,将它后颈死皮牢牢捏住,小猫脱身不得。就在这时,路胡子手中已凝起一个火球,缓缓向唐晨走去,唐晨极力挣扎,却仍然被禁制压得难以动弹,眸中满是绝望。

    小猫忽然安静下来。

    月光下,它屏息凝神,圆瞳如鲜花般怒放,嘴微张,却没有声息传出。

    就象放了一个哑炮。

    年青修士如遭雷殛,瞬间失去意识,再也无法继续控制小猫。愤怒的小猫挥出爪子,爪子幻化出一道道残影,在修士颈间带出篷篷鲜血!

    与此同时,路胡子一阵恍惚,掌中的火球熄灭了,连禁制也失去控制。

    唐晨恢复自由!

    一拳挥出,重重打在络腮胡鼻子上,发出骨裂的声音。

    “!”

    唐晨飞快地取出几张符篆贴在身上,怒吼着扑了上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