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用符篆砸死你!

    路胡子被一拳打歪鼻梁,脸上开起了杂货铺。

    剧痛反而让他恢复了清明。

    看到唐晨猱身而上,路胡子怒极反笑。

    “找死!”

    路胡子有丰富的丛林搏杀经验,而十五岁的唐晨身体还没有完全长成,从双方实力对比来看,近身肉搏唐晨明显处于下风。唐晨居然丧失理智般硬上,简直不可理喻!路胡子乐于见到对手的失误,准备给对方留下深刻的教训。

    “呯!”

    仍有些眩晕的路胡子胸口又中了一拳,踉跄后退,他脸色一变。

    这一拳力量之大,有些出乎他的预料。更让路胡子惊诧的是,身体突然象被套上了枷锁,难以动弹。他先是以为自己也中了禁制,但他很快注意到胸口处多了一抹黄色,那是一张符篆。

    缚格符!

    唐晨又是一脚踢在路胡子膝弯处,路胡子被贴上缚格符后难以动弹,重心难以把握,这一脚力量又是极大,竟将他踹倒在地。

    倒地前,路胡子看到唐晨身上同样贴着两张符篆。

    神力符!

    钢盾符!

    分别有提升力量和提升防御的功能。

    从唐晨展现出来的力量,以及缚格符对他的影响程度,路胡子判断出,唐晨用的还不是一级符篆,至少是二级符篆。路胡子终于明白,唐晨为什么敢跟他贴身近战,人家是有底气的,底气就是符篆!

    用符篆强化自身,同时削弱对手,打沙包谁不会?

    路胡子泪流满面,他不想当沙包,开始默默挣扎。

    路胡子战斗经验丰富,符篆激活后会持续消耗灵力,他挣扎得越厉害,符篆的灵力损耗越快,只要撑到缚格符失去效用,就是他反击的时候。唐晨先前这几下重击看似威猛,其实毫无章法,路胡子相信只要自己恢复自由,一定能干脆利落地将唐晨击倒。

    “等张五爷过来帮我把符篆揭开,一定让他生不如死!”路胡子暗道。

    “叭嗒。”另一侧传来重物坠地声,年青修士倒在地上,双手捂着颈部,血液从指缝中汩汩流出,那只蓝身白底小猫在他旁边虎视眈眈

    路胡子如坠冰窟。

    张五爷看起来年青,实际修为却远在他之上,一名筑基修士就这样完了!谁干的?附近还有其他高阶修士,抑或是那只猫?

    路胡子强迫自己不去思考这个问题,外援已绝,唯有全力求生。

    这时候唐晨已经骑在路胡子身上,两只拳头照脑袋左右开弓一通乱打。神力符的淡红色和钢盾符的浅黄色,在唐晨身上交替闪现。这顿暴风骤雨般的重击拳拳到肉,打得路胡子脸上皮开肉绽,灵力始终无法凝聚。

    路胡子郁闷得想吐血,然后他就真的开始吐血,而且血里还有几颗牙

    “我修为比他强,若能缓上片刻,运起法诀就能干掉他!只是这厮可能先前被我吓到了,跟疯狗似的一刻也不停息,完全不给我运转法诀的机会”他有点失神,旋即反应过来。

    唐晨哪里是在发疯,分明就是要让他灵气运转不畅!

    知道修为没他强,战斗经验没他丰富,斗法诀死路一条,逃也逃不掉,才选择了这种市井无赖般的打法,借符篆的力量短时间内将他彻底压制路胡子突然有点后悔做这笔买卖,唐晨真是一个毫无战斗经验的少年?

    路胡子闭目忍受着,看起来奄奄一息,实则暗暗等待缚格符灵力耗尽。

    他能够感觉到,缚格符对他的压制已不够稳!

    就在这时,唐晨停止了狂殴,捧着肿了一圈的拳头呲牙咧嘴。路胡子心头不由得冷笑,终究是没什么战斗经验的小菜鸟,钢盾符加身,揍一个无法还手的人,竟能把自己的手打肿,妥妥的战五渣。

    路胡子赶紧调息,希望尽快恢复对灵力的控制。

    忽感腹部疼痛,睁眼一看,路胡子恨不得找块豆腐一头撞死。

    “道爷不揍你,道爷用符篆砸死你!”唐晨冷笑道。

    一手持着烧烤叉不停捅在路胡子丹田处,虽然伤害不大,却足以让他无法凝聚灵力。同时,另一只手从乾坤袋中摸出一堆符篆,先给路胡子补了一张缚格符,彻底将对方翻盘的希望扼杀。

    路胡子面如死灰。

    而唐晨的表演才刚刚开始!

    暗紫色的光芒过后,路胡子陷入虚弱状态全身无力,这是困劣符!

    白光闪过,视线中一片苍茫,致盲符!

    某人欲哭无泪,这种情况下还用得着致盲?是符篆太多吗

    失明状态下,路胡子紧接着被雷电击中,身体抽搐不停,强雷符!

    雷电系法诀威力极强,一个强雷符下去,路胡子被电得外焦里嫩,眼看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然而唐晨并没有收手,他一则缺少战斗经验,二则对路胡子恨之入骨,又连着放了两张强雷符,路胡子几乎被电成一裁焦碳。

    直到确信路胡子已死透,不可能再对自己出手,唐晨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掌摊开,目光迷离,浑身上下筛糠般抖个不停。

    “杀人了!”唐晨喃喃自语。

    唐晨并不后悔自己的做法,是对方先要谋财害命,倘若不是汤姆爆发,自己身上恰好有符篆,或许死的就是自己。毕竟是第一次杀人,对他心理冲击非常大,刚才拼命时还不明显,现在尘埃落定,才发现浑身都在颤抖。

    “喵!”

    小猫来到唐晨身旁,轻声呼唤。

    小猫显得有些萎靡,刚才那无声一击,对它而言并不轻松。

    看到小猫怯生生的模样,想到它刚才为救自己束手就擒,而自己也差点死在这小河边,唐晨一阵心疼,心中仅有的一丝遗憾和犹豫被瞬间消失。他轻轻抱起小猫,叹道:“你看到了吧,这就是弱肉强食,我们要强大起来,否则连命都保不住。”

    “喵!”

    “等我把这里处理一下,回去再说。”唐晨扳开捕兽夹,起身搜寻。

    路胡子被三张强雷符轰过,很多东西都已损坏,唐晨在他仍冒烟的衣服里找到几块灵石,脚下不远处还有一个长方形盒子,正是先前将他困住的禁制。年青修士腰间有一个乾坤袋,唐晨飞快地扯下。

    发了几个小火球,将两人尸体烧成一堆黑灰,又用流风术将黑灰吹散。

    在河边洗掉身上血渍,唐晨抱着小猫,消失在黑暗之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