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五爷的乾坤袋

    回到住处,唐晨仍然没有从紧张和躁动中平静。

    小猫萎靡不振,先前那番爆发让它消耗颇大。

    唐晨试图弄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可小猫毕竟不会真的讲话,唐晨只能结合当时情形大致推测。年青修士和路胡子短暂失去意识,而身体没有明显损伤,唐晨认为,小猫很可能发动了类似神识方面的攻击,从而让对方两个人瞬间都没了反应。

    汤姆的神识攻击属于范围攻击,难能可贵的是,攻击似乎具备可控性,至少部分可控,当时与路胡子很近的唐晨毫发无损。

    小猫艰难爬到榻上,蜷缩着身子沉沉睡去,很快传出低沉的鼾声。

    唐晨了无睡意,先前的一幕幕如电影般在脑海中回放。

    这是他第一次与人动手,真正意义上的战斗,在生死之间走了个来回,心头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听见过很多弱肉强食的故事,可修真界的残酷,终究要亲身经历过才有深切体验,唐晨现在仍后怕不已,心情复杂。

    汤姆平时显得有些胆但关键时刻正是靠小汤姆的爆发,救了唐晨。而且路胡子和那年青人也没想到唐晨有那么多符篆,导致阴沟里翻船。

    想到符篆,唐晨一阵肉痛。

    那些全都是二品符篆,当时为保命砸得爽快,砸掉不少灵石。

    唐晨开始检查战利品,希望能够弥补战斗中的损失。

    被强雷符轰炸过的路胡子没什么油水,只剩下了几块二品灵石和禁制。

    禁制是一个巴掌大的长方形盒子,输入灵力,启动里面的法阵,就能生成一个禁锢区域。禁制可在十米范围内任意区域发动,禁锢区域约一米见方。正如路胡子说的那样,这个禁制是残次品,长方形盒子里面的灵石嵌入槽已损坏,想让禁制正常发挥作用,只能靠修士持续不断地输入灵力,相当于直接少一个战力,效果相当鸡肋。

    除此之外,禁制的威力也有受到影响。

    完好的禁制,可以困住筑基后期修士,可如果由人为输入灵力来控制,禁制的威力就得看操控者的修为水平。象路胡子这样的炼气修士,也就能靠它欺负唐晨这样的低修为菜鸟,没可能对付得了筑基修士。

    尽管有很多缺点,但唐晨还是很满意。

    他清楚自己的劣势不止是修为,而是全方位的,包括战斗技能与经验,在有长足进步之前,应该尽量避免与人正面交手,禁制符合唐晨目前定位。另一方面,禁制应该能够在狩猎灵兽时发挥作用,对修炼饕餮经的唐晨而言,捕捉到更多灵兽,修为才能更快提升。

    放下禁制,唐晨又拿起年青修士的乾坤袋。

    唐晨神识探入,发现这个乾坤袋的空间比他的乾坤袋大出约三分之一,心头顿时大定,这个乾坤袋本身就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而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唐晨竟生出恍如梦中的错觉。

    将乾坤袋中的东西拿出来,一一摆在桌上。

    五十多块灵石,三品!

    唐晨最富裕的时候,曾有过一颗三品灵石,是他在炼器坊苦干三个月的报酬。那颗三品灵石在他手里还没捂热,就被换成各种材料和补给,突然得到五十多块三品灵石,唐晨感觉无比幸福。

    七个玉瓶,装着不同丹药。

    瓶中丹药数量有多有少,灵气都异常充沛,显然这些丹药品阶都不低。唐晨对丹药不是太熟悉,但他记得年青修士有说过,身边带着一颗筑基丹!筑基丹能提升炼气修士突破机率,炼制筑基丹的原料有几种非常难得,只有少数大势力才有可能凑齐,普通炼丹师根本无法炼制。

    因此,筑基丹不仅价格昂贵,而且市面上很少出现。

    黑市拍卖会偶尔有筑基丹流出,成交价至少在五十块三品灵石以上!

    唐晨没有见过筑基丹,但这并不妨碍他作出判断,七个玉瓶中,只有一个玉瓶装着一粒丹药。

    还有一把青色小剑。

    这把剑,唐晨倒是在炼器坊见过,脱口而出道:“风雷剑!”

    风雷剑,剑身附有随风、锋锐、破甲阵法。风雷剑飞行时能借用风势,速度比普通飞剑更快,锋锐和破甲阵法,使得风雷剑的破坏力更进一步。速度快、破坏力又强的飞剑,到哪里都是抢手货,风雷剑的品阶达到三品中阶,价值至少在两百块三品灵石!

    御剑飞行要筑基期才能办到。

    唐晨最近他修为提升极快,又有筑基丹,进阶筑基期是迟早的事情。

    从坠入绝谷开始,强化修为的**就无比强烈,在河边被伏击的遭遇,更是让他深刻意识到提升实力的重要性。筑基修士能用的所有飞剑中,风雷剑都名列前茅,这么好的飞剑,唐晨自然不愿错过。

    擦去嘴角的口水,唐晨感慨道:“不愧是五爷啊,这身价够得上爷字辈!”

    他总算知道,修士杀人夺宝现象为何如此普遍。

    老老实实赚灵石,哪有抢来得快?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阿晨。”严浩然的声音。

    唐晨没有收桌上的东西,立即起身将严浩然迎进来,随即又把门关上。

    严浩然看了看桌上的东西,皱了皱眉头,望着唐晨道:“你知道我会来?”

    “猜的。”唐晨点头:“我今天回来比较晚,门房看到我走路一瘸一拐,肯定会报你知道。然叔,你不来的话,我等下也要过去找你。”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回来的路上,有两个人在河边埋伏想抓走汤姆,而且还想要我的命,结果他们死了”唐晨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指着桌上的东西,苦笑道:“这些就是战利品,我发财了。”

    严浩然神情渐渐凝重,不时询问一些细节,唐晨一五一十地回答。

    严家人救过他的命,还主动向他暴露是修士的秘密,没有拿他当外人,唐晨本能地愿意信任严家。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形,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严浩然或许能给他一些建议。

    严浩然问道:“你确定现场清理好了?”

    “应该”

    “算了,你没这方面的经验。”

    严浩然摇着头,不知他用什么方法,很快就有一名背剑修士推门进来。唐晨从来没见过他,显然是严家隐藏力量。严浩然告诉背剑修士事发地点,吩咐他去处理干净,修士领命而去。

    “你有麻烦了。”严浩然叹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