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黄雀

    “我知道。”

    唐晨笑了笑,认真道:“那个五爷身家如此丰厚,怎么可能没有来头?”

    “五爷人间蒸发,他们肯定会追查。然叔,我想他们很可能会查到严家,所以即使你今晚不过来,我也会去找你。然叔可知道,对方什么来头?”

    严浩然点头道:“从你描述的情形看,应该是黄雀了。”

    “黄雀?”

    “知道黄雀的人不多,你没听过很正常。在地下黑市,黄雀很有名。”

    有人的地方就有需求。

    有些需求很容易得到满足,可也有一些需求因为各种不同的原因,很难通过正规渠道得到满足,地下黑市应运而生。

    绝大多数人对地下黑市一无所知,但黑市确实存在着,涉及范围也非常广,从民生用品到特殊物品,几乎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能在黑市里出现。它就是一个隐形帝国,有自己特有的一套行为模式,利**丰厚、交易量之庞大,外界根本无法想象。

    唐晨听过地下黑市,但也仅仅是听而已。

    “地下黑市竞争激烈,混黑市的通常只专注于某一领域或者某一环节,不会轻易扩展经营业务,因为几乎每一个环节都已被瓜分完毕,扩展业务便意味着越界,意味着抢别人饭碗,会引起强烈反击,地下黑市的特殊性,反击多伴随着生命和鲜血。每一年,地下黑市都会死很多人,其中由扩张业务引发火拼死的人,占到一半以上。”

    “只有那些实力足够强大的势力,才能在黑市中拥有多项业务。”

    “黄雀就是这样的一个组织,仓界做高灵性灵兽的黑市商只有黄雀。据我所知,他们不仅在仓界开展业务,归元境五十五界,至少三十个界都有他们的势力。”

    唐晨脸色铁青,他招惹到的,竟是在整个归元境都数得着的强大势力。

    严浩然继续道:“黄雀这样的组织,可以看成是比较特别的商人组织,首先追求的始终是利益。黑市的业务有些见不得光,折损人手其实很常见,他们不是每一次折了人都会报复。象你遭遇的情况,他们要抢汤姆并杀人,你有反击的权力,并且黄雀其他人不清楚汤姆的真实价值,为一颗筑基丹价值的业务,他们找你寻仇的可能性不大……”

    “那就是,没事?”唐晨惊喜地望着严浩然。

    “如果死的是一般人,基本上到此为止,不过,被汤姆杀死的那人,很可能是黄雀五当家张耳,人称张五爷。”

    唐晨额头冷汗冒了出来,艰难道:“有没可能搞错?”

    严浩然指着桌上东西,道:“第一、年龄相貌契合。第二、这份身家,整个仓的凝脉修士都没几个能拿出来,一个筑基修士怎么可能有?第三、路胡子临时提价,报酬从一颗筑基丹直接跳到五颗筑基丹,那年青人眼皮都没眨便答应了,明他有相当大的决策权力。第四、路胡子叫他‘五爷’。”

    唐晨木然点头,不再抱有幻想。

    严浩然看着唐晨,有些不忍,却还是道:“张耳是黄雀大当家的侄子。”

    唐晨沉默,半晌道:“如果他们找不到我,严记会不会受到牵连?”

    “人又不是我们杀的,凭什么牵连严家?”严浩然淡淡道。

    唐晨想了想,又问:“然叔,你觉得我该留在这里,还是赶紧跑路?”

    严浩然认真道:“随你。不过我认为你不会喜欢一辈子躲在东台。”

    唐晨真正放下心来,笑道:“那就好。”

    严浩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对面的少年,道:“惹下这种麻烦,你不怕?”

    “怕。”唐晨飞快地道,自嘲道:“有用吗?他们要抢走我的猫,还要我的命,我总不能因为怕就让他们杀吧?现在也是这样,如果他们为了给张耳报仇要杀我,我也不可能洗干净脖子让他们杀。”

    严浩然笑了起来:“你有什么打算?”

    唐晨洒然道:“还是跑路吧,就象您的,我可不想一辈子躲在这里。我明就走,先去仓交易会转转,然后象以前那样,浪迹四方寻找美食。”

    “不要这么急。”严浩然摇头道。

    “黄雀总部在生都界,等仓分部的人意识到不对,也会先派人搜索,搜索无果后再上报,生都界接到讯息、作出反应、再到派人过来需要时间。我会做些安排,争取误导他们作出错误判断,若成功,你今后便不用时刻担心黄雀报复,如果张耳失踪后你马上离开,这些布置成功机会渺茫。”

    “况且你脚上有伤,就算最后不得不跑路,也得养好伤再走。”

    唐晨点头:“好。”

    “我要连夜布置,你不用太担心,早点休息。”严浩然匆匆离去。

    严浩然离开后,唐晨默然坐在桌前。

    刚才他问严家会不会被连累,严浩然得轻描淡写,但他心中很明白,如果被干掉的是张耳,黄雀追查下来,严家怎么可能轻易撇清干系?严浩然得知事情经过后立即着手布置,并让他自己选择去留,唐晨虽没什么,心中却是满怀感激。

    至少严浩然无意强留下他,为使严家免于麻烦而将他推出去。

    严家如果想留下他,他没有机会不。

    昨他就已猜到,严家有自己的秘密,刚才突然出现的那名背剑修士,以及严浩然对地下黑市的了解,再一次证明严家不象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可黄雀不是仓界的某个势力,而是渗透了大半个归元境的强大地下势力,没有多少人愿意招惹这样的对手,即使元武派这仓十大派之一,恐怕也不会与黄雀撕破脸皮。

    而严浩然做了,毫不犹豫。

    “然叔…”唐晨苦笑着,嘴角却浮起一抹温暖的笑意。

    将战利品收回乾坤袋,临到风雷剑时,他摩挲着剑身,眼眸明亮如星。

    收拾完东西,他在榻上盘膝而坐。

    取出王奉舟的玉简捧到额头,神识浸入。

    这一次,唐晨看的不是功法篇,而是从未翻阅过的修剑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