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白虹剑

    月光下,唐晨一剑接一剑刺出。

    修剑篇中,不同项目王奉舟设定了不同目标。

    基础剑招项目,需要在一息时间内,对目标准确出剑五次才算是合格。炼气修士的合格标准,是将两片树叶(或薄布)叠在一起,剑尖刺破第一片树叶,不能损伤第二片树叶分毫。

    一息,普通人的一个呼吸,相当于一秒。

    一秒时间内出剑五次,只是这出剑速度,就足以让人瞠目结舌,每次必须准确击中目标才算成功,难度相当变态。实际上,除了出剑速度和准确度之外,对力量也有要求,牺牲出剑力量取巧是绝对行不通的。

    按王奉舟的标准,准确击中静止目标是最基本要求,只能算勉强合格。战斗中没有谁会站着不动,要将“勉强”二字拿掉,得准确击中运动目标。要想达到“优秀”级别,则要在目标选择或目标运动方面提难度,例如:准确命中风中的某一根发丝…

    剑道才的标准,确实不是普通人所能企及。

    “真要达到一息五剑,那每完成一万三千剑,也要不了太多时间嘛。”

    作为初学者,唐晨有自知之明,他没有理会那些看似遥不可及的目标,而是按照剑术篇的明,从一个个基础动作开始。不追求速度,也不追求命中目标,就是先把基础剑招一次次做对。

    建楼需打好地基,打好地基需先学会使用各种工具。

    对唐晨而言,基础剑招就是工具,学会练熟了才有资格谈后面的目标。

    少年一次次挥出手中的剑,王奉舟对剑术的诠释在心间回荡。

    剑术三要点快准狠,此时此地,“快”字无从谈起,但出剑的准确性和代表出剑态度和信念的“狠”,唐晨觉得完全可以揉入到现阶段的练习中。尽管面前并没有真实的目标,他还是为自己设定了并不存在的虚拟目标,每一剑刺出,风雷剑总是向虚拟目标而去。

    释出神识,检验动作是否规范,以及出剑的准确性。

    “出剑了不要犹豫,始终对剑抱有信心。”

    “一剑挥出,一往无前。”

    “相信剑,如同相信自己…”

    唐晨努力体会着,感受着其中的意境。

    这样的练习比正常练习要轻松许多,可唐晨仍然很快感觉到疲惫。

    身体十分困倦,唐晨此前并没有这样修炼过,手臂、腰腹的酸痛滞胀感在意料之中,但精神上的疲惫却是他始料未及的。这不仅仅因为反复练习太过枯燥,更因为他在练习中尝试所谓的出剑态度和信念,对一个修剑初学者,一位炼气期修为的修士而言,这样的尝试委实有些超前。

    可唐晨不打算再降低难度,他需要尽快让自己变得强大。

    他现在的速度,远远达不到一息五剑,甚至连一息一剑都难以保证。真正练习起来,他才明白人有极限,不可能象机器那样长时间保持恒定的效率,这就意味着,他需要花在剑招练习的时间,远比理论时间来得长。

    “不能再浪费时间呢。”

    少年默念着,坚定地挥出一剑又一剑。

    体力和神识在快速消耗。

    实在无法支撑时,他便打坐调息,待身体和神识恢复,起身继续。

    快亮时,严浩然出现在窗外。

    看到那张疲惫的面庞,布满血丝却透着一股倔强的眼睛,严浩然知道,唐晨整晚都没有睡。

    他默然看着,最后还是忍不住叹道:“现在才学剑,有用吗?”

    唐晨手上没有停,一剑刺出:“总比什么都不做好吧。”

    “那倒也是。学剑非一日之功,不可急于求成。”

    “我有分寸,每出够一万三千剑就停,今的目标,已经完成一半。刚开始学可能慢一些,相信熟悉后就好了。”

    “你得换把剑。”

    “这把风雷剑见不得光,是得换把剑,”唐晨停下来,点头道:“而且,炼气修士很少用法宝,要用也多是一品下阶法宝。这把三品中阶飞剑即使凝脉期都能用,我用实在太显眼。”

    “不只是这些,你跟我来。”

    严浩然转身,向前院的严记杂货走去。

    严记杂货货物齐全,为进山修士提供各种装备和补给,自然也有飞剑。现在还没有亮,偌大的严记杂货,一位掌柜和伙计都没有,严浩然径直带唐晨来到法宝柜台前,从柜台里取出一把白色飞剑。

    “试试这个。”

    唐晨将白色剑拿在手上,他在炼器坊没少见过这种剑。

    “白虹剑,精钢所制,精钢与灵力的契合性一般,故剑身无法附带任何阵法,被评定为一品上阶,通常是新手才会选择使用。很普通的飞剑,不过确实很适合我。咦,剑柄这里好象不太一样…”

    “多了一个东西,这是干什么用?”

    “是晶核,可以存储五剑剑气。”

    “存储剑气?”唐晨感到惊讶。

    严浩然点头,道:“大洪城有一位炼器师,尝试对白虹剑作出改进,他想出了在剑柄上加入晶核的办法,让修士能够提前注入灵力,交战时便能激发出炼气修士原本激发不了的剑气。他的思路很好,改进后的白虹剑实战性能明显提升,唯一的问题,是没有考虑到改造成本和白虹剑的价值。”

    “晶核不便宜,改造后的白虹剑,成本与二品上阶飞剑相当。炼气修士很难买得起,只能卖给筑基修士,而筑基修士本身就能激发剑气,同样的价格,他们更倾向于选择附带有阵法的二品上阶飞剑,不会选择改进后的白虹剑。所以那名炼器师对白虹剑的改进,最终没有被采纳。”

    “这把剑是样品,我觉得适合你。”

    “是的,很适合我!”唐晨眼眸中满是兴奋和喜悦。

    万日练剑,即使有王奉舟的传承玉简,唐晨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在剑道上形成战力。这把白虹剑能存储五道灵力,交手时以剑气释放,相当于他能发出五道相当于筑基修士的攻击,正是他梦寐以求的保命技能。

    他别的没有,就是灵力多!

    这技能出现在一把制式白虹剑上,本身就具有很强的欺骗性。

    “承惠,五块三品。”严浩然摊开手掌。

    唐晨一楞:“五块三品灵石?有没有搞错!”

    “成本价。”

    唐晨取出灵石,叹道:“我现在知道为什么这把剑没人要了。”

    严浩然悠然道:“是啊,我终于把它卖出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