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埋下一颗种子

    拿到白虹剑,唐晨回到房间打坐调息,恢复整夜苦练带来的疲惫。

    猫爬了起来,喵喵叫着,围着唐晨转了两圈,作势要跳到唐晨肩上,发现他在调息又赶紧停了下来,蹲在一边默默守候。

    灵力在经脉中流转,让困顿不堪的身体迅速恢复活力。

    灵力能让他恢复精力,但对身体的修复却非常有限,长时间高强度出剑带来的后遗症没那么容易消退,手臂反应尤其明显,不动时还好一些,稍动一下,便肿胀奇痛,象有刀在手臂上划过一般。

    神识内放,关注着身体的变化。

    唐晨忽然发现,在神识“视野”之内,体内的情形前所未有的生动,经脉、血肉、筋骨、皮毛,历历在目,纤毫毕现,清晰无比。神识之下,血液在缓缓流淌,皮肉随着呼吸有节奏地律动,隐约能看到皮肤下微不可查的毛囊…脑海中甚至听到身体各部分发出的声响,血液流动的声音、肠胃蠕动的声响,还有那随着心脏跳动,一下接一下仿佛击打重鼓的声音…

    唐晨不是第一次内视,却从未有一次如此清晰,如此让他震撼。

    这次打坐时间,比平时长了一些。

    好一会,他恋恋不舍地结束了打坐。

    唐晨不确定,是什么导致这一现象发生,或许是身体运动量骤然加剧,或许是神识方面有了进展。他更倾向于后面一点,身体训练虽然刚刚起步,他对神识有意识的运用已经持续了较长一段时间。

    无论如何,这种变化都让他欣喜。

    他能感知到自己的进步!

    就在他打坐结束的一刹那,眯缝着眼睛守候的猫,毫不客气地跳进唐晨怀里。家伙舔着舌头,一只爪子放在肚子上,目光深邃。

    唐晨哑然失笑:“这么早就饿了?走吧!”

    穿过一个院子,阿甘仍然没有起身,只见他仰卧在床上,额头放着一枚玉简,要不是进门时听到他嘴里发出一两声嘀咕,唐晨还以为他在睡觉。将阿甘叫醒,唐晨笑道:“看什么呢,还是那战斗玉简?”

    阿甘顿时来了精神,兴致勃勃道:“当然是军团战斗。晨哥,我跟你,特别有意思,军团战太有趣了…”

    “汤姆饿了,我们边走边。”

    见阿甘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唐晨忙催着他一起用膳。

    饭桌上,阿甘兴冲冲地向唐晨讲述他的体会。

    “你能想象吗,无论攻击、防御还是相持阶段,军团都有很多种战术,那么多人将战术演练得整齐一致,好厉害啊…”

    “烈火军团挺有意思的,战术切换很快,而且打法比较猥琐。有一场,烈火军团被双倍兵力的敌军围困,他们以符修、傀儡师和驭兽师为主,跟对方周旋,磨到阵法师布好阵,楞是把对手打得没脾气…集中剑修打突击,强行冲散敌军团阵脚那一段最是精彩!敌军陷入阵中,便注定惨败。”

    意识到总是自己一个人在讲,阿甘表示愿意将玉简借给唐晨,并诚挚地邀请后者与他进行战术讨论,唐晨连忙以需练剑为由推脱了。

    他非常肯定,阿甘已经对战斗玉简入了迷。

    他同样肯定,如果他接受阿甘的邀请,以后再难有片刻清闲。

    阿甘颇为遗憾,好在他的世界很简单,注意力很快转回军团。

    “战将厉害!一个军团能不能打,主要取决于战将,好羡慕他们……”

    唐晨随口道:“羡慕他们干什么?你也可以学嘛。”

    “我…我可以吗?”

    阿甘突然变得结巴起来,眼中却满是希翼的光辉。

    “我…学战将?组…军团?”见唐晨有些惊讶地看着他,阿甘追问道。

    唐晨心中一软,阿甘不仅缺乏朋友,还严重缺乏自信。

    除了严虹、严浩然和掌管严府内务的宋嫂,这少数几个人真正关心他,在其他人眼中,阿甘就是一个傻瓜,恐怕那些严记的掌柜和伙计都是如此。因为严家的实力,人们或许不会怠慢阿甘,不会对他进行羞辱,但骨子里,谁会将一个15岁的傻瓜当朋友?唐晨被救起之前,阿甘甚至没有一个朋友,已经很能明问题。

    在这种环境下成长,阿甘又怎能有自信?

    严虹和严浩然对阿甘好,他们是阿甘的亲人,阿甘的特殊情形,让他们不忍对阿甘有更多期待和要求,他们更多的是关心阿甘是否吃得饱,是否玩得开心,或许在他们看来,阿甘能保持平静快乐的生活便足以满足。唐晨是阿甘的朋友,他认为阿甘应该对未来有目标和追求。

    有时候,朋友的认可和鼓励,效果甚至比亲人的爱护更好。

    唐晨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他要在阿甘心间,埋下一颗自信的种子。

    “当然,阿甘一定行的。”

    唐晨笑容很温暖,声音也很温和,他缓缓道:“只要你认真学,相信阿甘一定能成为很厉害的战将呢!”

    阿甘楞住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显得紧张而慌乱。

    唐晨看在眼里,故意苦着脸道:“我以前老在外面跑,得罪了一些很厉害的人,所以现在从头开始学剑,如果阿甘将来成了战将,组建一个军团,我就不用怕他们了。”

    阿甘眼前一亮,坚定道:“等我组建军团!我帮你!”

    “好,到时我就不怕别人欺负我了,把他们全打趴下!”

    “全打趴下!”阿甘紧握着拳头,认真道。

    用过早膳,唐晨带着猫离去。

    昨晚整夜没睡,右臂连长箸都捏不稳,但唐晨还是决定去顺风楼。

    这是为了配合严浩然。

    唐晨不知道严浩然做了怎样的准备,可他既然答应先留下来,做戏就要全套,张耳昨晚上失踪,他第二就辞工不做,很容易引起疑虑。

    顺风楼生意依然不好,因此唐晨也有很多空闲时间。

    照昨的规矩,他为自己做好一份灵食,便自顾着端起灵食回休息室。

    进食,为白虹剑晶核注入灵气。

    唐晨的灵气来得容易,注入剑气时也如制作符篆般,将所有灵力全部灌输进去,然后打坐恢复,继续灌输,直至五道剑气全部注入。

    看着剑柄上略微明亮的晶核,唐晨满意地笑了。

    现在没有办法尝试剑气的威力,他也没有制作符篆,就在休息室练剑。

    即使昨晚整夜未眠,今的任务却还有一半。

    唐晨用颤抖的右手握紧剑柄,哭丧着脸,咬牙刺出。

    “一万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