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曾文

    大洪城北,一间普普通通的客栈里,曾文望着油灯出神。

    曾文是这家小客栈的帐房,平日里对谁都很和气,很循规蹈矩的样子,脾气相当好。可他真实身份是黄雀小仓界负责人,这家客栈就是黄雀产业,用来掩饰他真实身份。

    向来很沉得住气的曾文,这几日却越来越焦躁。

    黄雀五当家张耳在小仓界失踪,让曾文如坐针毡。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曾文为黄雀效力超过十年,做事向来沉稳,否则也不可能成为一界负责人,可与组织的几位当家相比,一界负责人与普通成员没太大分别。如果张耳最终被证实在小仓界出事,曾文作为小仓界负责人,肯定难辞其咎。

    想到黄雀严苛的制度,曾文不寒而栗。

    意识到张耳失踪后,曾文立刻发动大量人手搜寻,但由于张耳身份地位在他之上,最近到小仓界办事,张耳不需要向曾文交待行踪,因此曾文意识到情况不对并派出人手时,距张耳最后一次出现已接近两天。如果总部依此认定小仓界反应迟钝,曾文可谓是百口莫辩。

    他现在只希望张耳一时走失,最好马上有人进来告诉他,人已找到!

    曾文反思着事情发生后自己的应对,希望找到疏漏之处。

    事发后他查到,有个叫路胡子的修士,通过特定方式联络了小仓黄雀,声称发现一只灵性惊人的小猫,想换取一颗筑基丹。这是黄雀的业务范围,通常由联络人提供灵兽,黄雀派人验货后付相应报酬。

    不过,混地下黑市不可避免地会遇到来路不明的货,象这种灵**易,多伴随着巧取豪夺杀人越货的勾当。黑市商人通常不会去管货物干不干净,如果遇到客户发现有价值的物品,却因为价格没谈拢,还没有下手的情形,黄雀甚至可派人就近验货并议定价格。至于客户用什么方法把货物弄到手,黄雀一概不理,即使客户当着他们的命杀人夺宝,他们也不会有意见。

    客户也不怕黄雀见财起意,黄雀这样的组织虽见不得光,却更重信誉,象客户提供情报的灵兽,除非客户自己无力得手,否则黄雀不可能夺食。

    路胡子的单子,就属于这种情形。

    一只不知道品阶的猫,对方开价一颗筑基丹,黄雀当然得派人看一看。本来这种事随便派个人去就成,不料张耳居然认得那路胡子,又刚好没事,就自告奋勇地跑到东台镇去了。

    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曾文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张耳第二天没回来,他只当张耳跟路胡子还没有得手,这种情形耽搁些时间是常有的事。可第三天张耳本约好了另一家黑市商人谈判,张耳逾期未至,也没消息传回来,曾文顿时知道大事不妙。

    还没找到任何线索,但张耳肯定出事了!

    直接嫌疑人有两个:一个是路胡子,另一个是灵猫的主人。

    路胡子不是善类,据说在大东山脉就曾杀过落单的修士,只是为夺宝,张耳随身带着筑基丹,路胡子有铤而走险的动机;至于灵猫主人也上了嫌疑名单,是因为曾文用膝盖想也能想到路胡子会怎么把那灵兽搞到手,阴沟里翻船连累张耳,也是有可能的。

    可随着调查的深入,更多情报汇集,曾文越来越困惑。

    路胡子炼气九层,张耳筑基后期,修为高出路胡子太多,而且张耳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雏,能成为黄雀五当家的人,怎么可能被炼气修士暗算?灵猫的主人也浮出水面,是一个到东台镇没多久的十多岁的炼食师,修为比路胡子还差,更不可能暗算得了张耳。

    想来也是,如果灵猫主人修为高,路胡子未必敢打歪主意。

    路胡子已不知所踪,灵猫主人仍在酒楼做事。

    曾文下意识地想把灵猫主人从嫌疑名单上排除,一个十多岁的炼食师,绝对不可能对张耳构成威胁。如果张耳失踪与炼食师有关,对方不应该事发后还留在东台镇,一个少年哪有如此心机?

    可是,关系到张耳,曾文不敢有任何大意。

    他没有将唐晨排除,而是继续派人盯着,并做了一份完整的报告玉简,将事发后他的种种措施,以及对现有嫌疑人的详尽分析提报总部。曾文已不能再拖下去,他必须让总部得知实情。

    在报告最后,曾文提到自己的担心:从该次委托,暂时找不出任何会导致五当家失踪的原因,不排除这是暗中针对黄雀的阴谋。

    派人送走玉简后,曾文思忖片刻,又下了一道命令。

    唐晨又在顺风楼呆了两日,便以灵食生意清淡为由,主动请辞。

    马标和洪掌柜没有挽留。

    自鹿一鸣来后,顺风楼生意大不如前,灵食受影响最为明显,唐晨确实没多少活儿可干。马标颇会做人,送了唐晨一整套上好的灵食烹饪工具,还给了一小袋灵石,作为唐晨前番挺身而出的谢礼。

    小袋内,赫然是十颗三品灵石。

    平心而论,这十颗三品灵石算是一份厚礼。

    唐晨没拿到张耳的乾坤袋之前,最阔的时候有过一颗三品灵石。

    临别前洪掌柜将唐晨拉到一边,语重心长地提醒他注意身体:“唐师傅,休怪我多事。你天天呆在房里吃那么多灵食,怎么还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整天有气无力,脸色也这么难看?还是找个大夫看看为好。”

    唐晨脸上一阵红一阵青。

    每天刺出一万三千剑,大半夜都在练剑,成天疲惫欲死,脸色怎么好得起来?但看到洪掌柜眼眸中的那份关切,他还是感到一阵温暖,哭笑不得地应了下来。

    回到严家大院,唐晨找到严浩然,问道:“然叔,情况怎么样?”

    严浩然轻飘飘道:“等消息。”

    “还要等消息啊?”唐晨有些懊恼。

    “秋交会重要,还是你的小命重要?这么沉不住气?”严浩然鄙视地望了唐晨一眼,慢吞吞道:“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哦,那我去店里买点灵兽。”唐晨说着,往灵兽笼而去。

    严记不仅卖各种补给,还提供全套与灵兽相关的业务,收购来的活灵兽自然也有不少,只是一直没有看到类似于天岚鸟的食材。

    “你买灵兽干嘛?”

    “我是炼食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