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误区

    风鹿、凶暴野猪、红爪蛙、金环蛇

    严记杂货的灵兽笼内,灵兽种类很多。

    唐晨挑了一只风鹿,自有杂货铺里的伙计负责屠宰,经过简单处理后的食材会送到指定的厨房。严家大院住着几十号人,厨房也颇为宽敞,唐晨找负责内务的宋嫂借用了一间。趁伙计屠宰的功夫,唐晨选购了一些食材辅料和调味品,然后心满意足地回去等风鹿肉送过来。

    掌柜和伙计们都有些纳闷,看唐晨这架式,是打算在家开酒楼吗?

    他们的猜测基本是对的,唐晨确实打算在严家搞个小厨房,但做出来的灵食不会外卖,主要供自己食用。

    唐晨发现,自己走入了一个误区。

    河边的那场袭击,让唐晨感觉到强烈的危机感,他从未如此接近死亡。深切感受到自身实力不足的唐晨,破天荒地想到了修剑,希望从王奉舟留给他的传承玉简修剑篇中,找到能快速练成的剑技,以便多一些自保之力。

    受修为限制,他只能翻阅剑术篇。

    而王奉舟对剑道的理解,又与绝大多数剑修不一样,王奉舟更看重基础剑招的练习,认为打好基础是剑道基石,剑术篇中只有十三种基础剑招,这就让唐晨临时抱佛脚的初衷落了空。唐晨已经开始了对基础剑招的练习,每天一万三千剑,让他每天疲惫不堪,可为了能活下去,唐晨咬牙坚持着。

    王奉舟以剑道闻名,他对基础剑招的重视,唐晨完全认同。

    可或许正因为太过认同,唐晨不知不觉中走入了一个误区:即要想学到厉害的剑诀,就必须先将基础剑招练好。

    其实不然!

    基础剑招固然要练,但唐晨刚开始修剑,连动作都是现学,要达到王奉舟所谓的最低标准,不知要经过多少个年头。可唐晨知道,炼气修士也是可以修习剑诀的,很多修剑门派,会让弟子从炼期低阶起便开始修剑诀,为的就是尽早提升剑诀熟练度。

    唐晨之所以无法从传承玉简学到剑诀,不是因为炼气修士练不了剑诀,而是因为他暂时无法阅读剑诀篇。

    看不了剑诀篇,是因为他修为太低!

    也就是说,唐晨要想尽快学到剑诀,最好的办法是努力提升修为!

    基础剑招的练习,注定是一个艰苦且漫长过程,提升修为却容易得多。王奉舟开创出饕餮经功法,本就是为了快速提升修为,唐晨现在已是炼气七层,离筑基已是不远。

    筑基之后,或许能看到剑诀篇。

    即使仍然看不到,提升修为有益无害,毕竟修为才是修士的根本。

    唐晨不禁慨叹:“果然吃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

    于是他开始疯狂的吃。

    灵兽身上分割出的食材,被送进指定的厨房,很快被唐晨炼制成灵食,源源不断地进到他的肚子里。阿甘刚开始也跑过来凑热闹,可他的战斗力只能维持半个时辰,时间一过,阿甘便只能摸着肚皮看唐晨表演,后来索性拿出玉简自顾自地研习。这样的场合,小猫汤姆才是唐晨最亲密的战友,小家伙好整以暇地蹲坐在它的餐盘旁,惬意地大吃特吃。

    一人一猫,以旁人难以想象地速度消灭着灵食。

    半天不到,唐晨和小猫就吃掉了一头风鹿,两条金环蛇。

    送食材的伙计面面相觑。

    就算是两头猪,恐怕也没这么能吃吧?

    一阵大嚼之后,唐晨赶紧掏出白虹剑,在院子里一遍遍练习基础剑招,待体力耗得差不多时再打坐调息或进食。大量的灵食,使得唐晨体内始终有充沛的灵力,无论练剑还是打坐,效率都比从前略有提升,而练剑带来的消耗,也加快了灵食消化,缓解因大量进食带来的腹胀感。

    如果说唐晨借练剑加快消化,保持着惊人的进食速度还勉强说得过去,那么小猫只吃不动,却一点不适的迹象都没有,就连肚皮都没有明显凸起,简直违反了自然界普遍规律。

    大家以为吃货已无力再战,唐晨又点了一只凶暴野猪。

    黄昏时分,严浩然来到唐晨面前。

    “吃这么多,你就不怕撑出毛病?”

    “撑死比饿死好,然叔,一起?”唐晨笑着,又将一块灵食放入嘴里。

    “你都吃一天了”

    严浩然缓缓道:“要不趁天没黑,出去走走?”

    唐晨停了下来,认真道:“有这必要?”

    “有。”

    唐晨抓起白虹剑,起身问道:“那我出去练练剑吧,什么地方合适?”

    “人少的地方,河边树林就不错。”

    “晨哥要出去练剑啊,我跟你去!”阿甘放下玉简,站了起来。

    严浩然欲言又止,无奈地看着唐晨,唐晨心领神会道:“我很快就回来,一会天就黑了,阿甘就别去了,你还要学习战将呢。”

    “好吧,晨哥你早点回来。”

    “好。”

    将小猫放到肩上,唐晨走出了严家大院。

    沿着小河往下游走,河边有一片树林,平时镇上的小孩会到林子里玩,但这个时候,却是一个小孩也没有,树林里显得格外冷清。唐晨就这样走进树林,在一块空地上练剑,仍然是基础剑招,却练得格外认真。

    小猫爬上旁边的一棵树,居高临下安静地看着。

    太阳西沉,林子里渐渐暗了下来。

    唐晨收势将剑插入剑鞘,向小猫招呼一声,准备回去。

    就在这时,一名锦袍修士出现,挡在他的面前。

    “干嘛?”

    锦袍修士沉声道:“跟我走。”

    “你是谁?为什么要我跟你走?”唐晨露出戒备之色,同时拔剑。

    锦袍修士面带讥讽,道:“一个刚开始学剑的炼气期小子,也敢对筑基修士拔剑,这世道是怎么了最好给我老实点,否则有你的苦头吃。”

    锦袍修士伸出手,手里没有法宝,也没有任何法诀,直接抓向唐晨。

    唐晨提剑刺向锦袍修士左肩,标准的刺剑式。

    眼看剑尖即将刺中对手,锦袍修士手指轻弹,与剑身相触发出一声金铁鸣音,白虹剑顿时被弹得失了准头。

    锦袍修士目光森冷,道:“以你的修为,原本我也不信跟五爷的事有关,只是奉命试探一下,不想你反应居然如此激烈,看来果然有问题。既然这样,我更得把你带回去了。”

    唐晨不吭声,咬牙再刺,依然刺剑式。

    “只会这些吗?”

    锦袍修士眸中尽是轻蔑和不屑,也多了几分不耐烦,手指再次弹出。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对面少年不怀好意的笑容。

    “嗖!”

    一道剑气,突然在他的手掌上炸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