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谁找死?

    剑气炸开,锦袍修士面色一变。

    锦袍修士又惊又怒,他委实想不出,对方明明是炼气修士,手中拿的也是最普通的白虹剑,怎么可能发出剑气?

    这道剑气蕴含的灵力委实多了点,相当于对手集中全身灵力一击,

    这不符合常识!

    修士的战斗极其依赖灵力,没有灵力的修士,相当于被拔掉牙的老虎,毫无威胁可言。筑基修士能发出剑气,但除非到了不得不拼命的紧要关头,没有谁会将体内所有灵力全无保留地放出去。

    锦袍修士相信自己并没有流露杀意,可对方为何毫不犹豫地拼命?

    他是筑基初期修为,筑基修士与炼气修士之间的差距,几乎是一道难以逾越的沟壑。通常情况下,筑基修士能够轻而易举地击败炼气修士,可修为优势不能完全弥补身体的脆弱,尤其他刚才过分托大,欺唐晨修为不如自己,又刚开始修剑,没有祭出法宝防护,而剑气本就以攻击强大著称,徒手与剑气接触,锦袍修士顿时吃了闷亏,手掌上鲜血淋漓。

    “找死!”锦袍修士大怒。

    回应他的还是剑气,两道剑气!

    两道同样凌厉的剑气!

    一道剑气直击锦袍修士面门,另一道剑气则指向其胸腹。

    锦袍修士不敢怠慢,体内灵力疯狂涌出,赶紧在体外生成一个灵力罩。

    两人距离很近,剑气被激发后又极其迅速,锦袍修士的灵力罩成形需要时间。百忙中锦袍修士手指连弹,试图硬生生将两道剑气击飞。

    他的应对不可谓不快,但连续发动的剑气已然近身。

    面门那一道剑气万万不能挨上,被他连续几指弹飞,射向胸腹那一道,终究没能完全躲过。最后关头,锦袍修士扭身避让,稍稍拉开了一点角度,剑气擦着腰间而过,带出一道血箭。

    锦袍修士疼得身体一颤,正准备放出法宝反击,却颓然停下。

    白虹剑已然出现在他面前,剑尖距离喉咙只在毫厘之间!

    锦袍修士身体一僵,再也不敢动弹,生恐引起唐晨误会,一剑刺下来。

    锦袍修士面如死灰,心中五味杂陈。

    堂堂筑基修士,被一名刚开始修剑的炼气修士击败,好丢脸

    他已经明白剑气从何而来,是白虹剑柄上的晶核。

    谁能想到,一把普普通通的一品飞剑,居然镶嵌了能存储剑气的晶核。他满腹委屈,什么时候晶核多到可以用在一品飞剑上?

    太阴险了?

    能不能别这么赖皮!

    “你刚才说找死,谁找死?”唐晨目光如刀。

    锦袍修士冷汗直接流了下来,脸涨得通红,嗫嚅道:“我我”

    严浩然出现在两人面前,饶有兴致地看着唐晨。

    无法准确感知到严浩然修为的锦袍修士,面色倏地变得惨白。到这个时候,他哪能不知自己踩中了陷坑,唐晨只是一个诱饵,但更令他无法接受的是,他居然被实力远逊于自己的诱饵吃掉。

    这日子没法过了

    随手封了锦袍修士的修为,严浩然对唐晨道:“我本来以为你会喊救命。”

    “他大意了。”

    唐晨道:“另外,这把剑确实很适合我。”

    严浩然点头。

    锦袍修士实力远在唐晨之上,如果不是托大,存在晶核里的五道剑气,顶多制造点小麻烦,战胜对方绝无可能。但唐晨毕竟是赢了,甚至没动用小汤姆的特殊能力,对于一个刚刚接触修剑的新手而言已相当不易。

    唐晨没有得意忘形,依然保持着清醒和冷静,让严浩然尤其满意。

    “事情已过去几天,对方仍然出手,说明黄雀仍没有打消对你的怀疑。”

    唐晨指着锦袍修士道:“他刚才说,是奉命试探我,我的反应太过激烈,反而让他们越发肯定我有问题。”

    严浩然沉声道:“黄雀对你是三分疑,还是九分疑,没有区别。”

    唐晨笑容有些苦涩,道:“是。我这样的小人物,哪怕只有一丁点可疑,他们也会把我抓回去问个清楚,或者直接灭杀,宁杀错不放过。他们派人对我出手,然叔前面的布置便没了意义,看来我得准备逃亡了。”

    “你能逃哪去?”

    “我手头有些灵石,可以坐传送阵先离开小仓界,或者离开归元境。”

    严浩然面露古怪神色,叹道:“坐传送阵离开归元境你当跨界传送阵谁都用得起?就凭你包里那些灵石,坐不了几次传送阵,要想离开归元境,最近的路线也需传送五次。”

    “这么贵?!”

    “不算贵了,传送本身就需消耗灵石,跨界传送代价更大。”

    唐晨默然,严浩然说的没错,传送阵靠四品灵石启动,对外收费不低。唐晨现在的身家其实没那么差,支付几次传送费不成问题,可一个炼气修士坐传送较易引人注意,不利于后续逃亡行动。

    严浩然又道:“跨界传送得去归藏主城,黄雀要抓你,岂会不防着你逃?阿晨,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那我还是钻大东山脉吧,在里面找个地方躲一段时间”

    唐晨硬着头皮道。

    他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学会饕餮经后,也可靠捕获灵兽提升实力,但大东山脉危机四伏,有许多强大的灵兽,每年都有不少筑基修士陨落在山脉之中,以唐晨现在的修为,进大东山脉的风险可想而知。如果大东山脉那么好闯,唐晨当初去草科峰捉草科兔时,也不用花大量时间和精力,找一条相对安全的路线了。

    严浩然道:“就算你能在大东山脉活下来,愿意以后一辈子躲着黄雀?”

    “不想,可是”

    严浩然叹了口气,道:“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寄希望于黄雀会放你一马。就象你说的那样,哪怕他们不认为张耳失踪跟你有关,也不会轻易放过一条明显线索,以黄雀的手段,你落在他们手上很快就会和盘托出。张耳是黄雀大当家的侄儿,没有斡旋余地,所以我这些天的很多布置,是为了对付黄雀,现在看来不得不发动了”

    “对付黄雀?”唐晨石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