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寻人启事

    严浩然认真道:“不对付黄雀,你很难脱身。”

    “我明白。可然叔你也说过,黄雀是一个在三十多个界都存在的组织,从事的还是地下黑市行业。我虽然见识有限,也知道即便是小仓十大门派都不愿意招惹这种组织,你却打算对付”唐晨皱着眉头,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相信严浩然会给自己一个准确的说法。

    严浩然肃容道:“黄雀确实很强大,对付他们当然不能头脑发热靠硬拼,但黄雀也不是没有弱点。有些事情现在跟你说了也没用,你该干嘛就干嘛,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

    唐晨不再多言,带着小猫离开树林,沿着河边回到严家。

    树林内,严浩然询问了锦袍修士几个问题后,毫不留情地飞出道火光,将锦袍修士烧成灰烬。严浩然独自站在树林里,想到接下来的事,不禁发出一声叹息。

    他取出一张传音符,对着传音符说了一句,传音符很快消失不见。

    归藏城,小仓界主城。

    小仓界主在归藏城,其门派产业也大多在归藏城,多年以来,归藏城一直是小仓界最大最繁华的城市。归藏城不仅人口众多,发展也远远超过本界其他城市,很多商家和重要机构都在归藏城设有办事机构,或者干脆将总部放在这里。

    小仓界唯一的跨界传送阵,就在归藏城。

    小仓界音圭总站,也在归藏城。

    普通民众最主要、最方便接触外部信息的渠道便是音圭,音圭站的收入一向很稳定。音圭站是这个世界最具规模的新闻机构,可实际上,音圭站的服务并不仅限于新闻播报,如果不违背一些既定规则,给的灵石又足够多的话,他们很乐意利用他们的网络,提供一些别的服务。

    额外的私人播报服务往往价格昂贵,并且,由于音圭播报有固定时段,私人播报不可避免地会占用公共新闻时间,音圭站承接私人播报服务时往往很谨慎。他们接的私人委托,通常需具备救急、济困等特征,寻人、求购某些珍贵材料、一些保密性不高的紧急信息传递,都可以通过音圭站发出播报。

    广告宣传类委托是明令禁止的,会引发听众的反感。

    严浩然的传音符发出没多久,一个老人独自走进归藏城音圭总站。

    半柱香时间不到,老人便从音圭总站离开。

    一个时辰后,晚间音圭播报开始。

    听众们都很清楚音圭播报流程,几乎永恒不变的流程。从碎星境战报,到所在境新闻,最后所在界新闻,全部播报完后再按这顺序循环播报,直到一个时辰的播报时间结束。

    然而今天的晚间播报,碎星境战报结束后,直接插播了一次寻人启事。

    “寻人启事:田七水,男,离家三年不知去向。母病危,望速归!”

    简短的内容,连续播报了三次。

    在原本应该播报归元境新闻的时段插播,这意味着,不仅小仓音圭站播了寻人启事,所有归元境的音圭站都播了寻人启事。即使这类私人播报收费标准相对低廉,可毕竟是波及整个归元境的播报,需付出的代价极大。

    一夜之间,田七水的名字广为人知。

    没有人知道田七水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没有人知道田七水有没听到音圭播报,是否知道其母病危的消息。一些善良的热心人,甚至有些担心田七水能不能及时赶回去,让老母亲能看上他一眼。

    象这样的寻人启事,事后通常不会有太多人关心。

    晚间播报结束之后,归元境多个界发生了袭击事件,一次次流血冲突。

    天狼界,一片货仓突然起火,货仓中燃起的熊熊烈焰,几十里外都能看见,火光将天空染成了红色。由于货仓相对偏僻,被人发现失火时,火势已一发不可收拾,货仓里显然存储有易燃物品,一些闻讯赶到的修士不停施放水系法术,也无法将大火扑灭。次日清晨,大火才自动熄灭,在废墟中发现数具焦化的骸骨。

    苍月界,一座酒楼遭遇了袭击,一批不明身份的蒙面人趁夜冲进酒楼,对酒楼中人发动猛烈进攻。附近的居民被法宝、法诀的光亮与声响惊醒,进攻方是一些修士,而那座在他们看来普普通通的酒楼里,居然同样有修士站出来迎战。战斗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从蒙面人出现到战斗结束,前后一共仅半柱香时间,酒楼中的修士被全部击杀,蒙面人一方也有伤亡,他们带走了所有本方的尸体后,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桐山界,一支连夜赶路的商队遇袭,所有人被杀,货物则付之一炬

    落日界,以财雄势大著称的甄大老板,在自家门口遇刺,被两把飞剑当场格杀。那两名刺客得手后没能顺利逃脱,被甄大老板的随从团团围困,希望抓住他们以逼问主谋,然而他们的希望未能实现,两名刺客眼看逃脱无望,决绝地选择了自杀。

    也是在这个晚上,小仓界大洪城北的一间客栈失火,没有人逃出来

    一夜之间,归元境十多个界至少发生了袭击、失火、暗杀事件。

    一些消息灵通人士,从这些孤立的事件中看出了端倪:应该是某个势力打击敌对势力的战争,战斗竟波及到归元境十多个界,这显然是两个强大势力之间的对决。

    地下黑市商敏锐地发现,遭遇这场打击的,赫然是黄雀!

    黑市势力无不悚然,相对平静了很久的地下黑市,要开始大洗牌了吗?

    天亮后,更多消息传来:这轮袭击黄雀损失了大量货物五个界的分部被连根拔起九个界的负责人身亡此外,黄雀七位当家死了三位!

    决绝且突然的袭击,成就了惊人的战果。

    更让人惊讶的是,规模如此庞大的袭击过后,却没人知道谁在出手。

    黄雀大当家震怒异常,要求各地分部提高警惕,整个黄雀都动员起来,一边舔舐伤口,一边积蓄力量。

    一场风暴正在形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