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黑市火并

    黄雀是归元境地下黑市重要势力之一,有着强大实力与底蕴。

    没有人敢轻视黄雀,更没有人低估黄雀复仇的决心。

    虽然被一波蓄谋已久的突袭打得狼狈不堪,多个分部被摧毁,财货的损失更是惊人,甚至连七位当家都折了三位,但黄雀主要力量一直在总部。生都界总部并未遭到攻击,因此虽然在这波袭击中损失惨重,但底蕴犹在。

    五当家张耳的失踪,被认为是这波袭击的开始。

    张耳失踪与黄雀遭遇大规模攻击的时间只间隔几天时间,让人不得不将两者联系起来。除此之外,小仓界负责人曾文的报告玉简被带到了总部,曾文在报告中就曾提出怀疑:张耳失踪或许是有人暗中对付黄雀。

    黄雀大当家罗听涛非常愤怒。

    如果曾文的报告早点到达总部,或许黄雀能避免这场打击,但曾文也在这波袭击中丧命。整个小仓界分部被攻破,幸存者寥寥无几。

    黄雀迅速调集手中的力量,追查幕后黑手。

    杀人、拔掉据点、烧毁货物,如此周密精细的谋划,不是一般势力能够做到的。从一开始,罗听涛就坚信,这是某些不满地下黑市现状的组织,准备取黄雀而代之,同时拥有相应实力和意愿的组织屈指可数。

    既然火并已经发生,黄雀唯有竭尽全力应对。

    按地下黑市传统,这样的对决,直到某一方彻底倒下才会结束。

    战事已经爆发,这就是生死之战。

    有大致嫌疑对象后,黄雀出人意料地获取了更直接的证据。

    首先,成功刺杀了黄雀二当家、落日界甄大老板的两名刺客虽然自杀,但其中一名刺客还是被认出,曾经在另一地下黑市组织大盛隆担任过客卿其次,黄雀一支遇袭商队的货物,在一个废弃农庄被发现,黄雀随即查出,该农庄是大盛隆的备用联络点!

    大盛隆实力略逊于黄雀,却也是归元境内数得着的黑市组织,在近二十个界设在分部。近些年大盛隆发展迅速,只是因为成立时间较晚,虽然作风狠辣,近些年通过一系列火并,在黑市占有的份额不断扩大,但与其野心相比,现有的份额难以让他们满足。大盛隆多次在黑市代表会议上提出重建黑市秩序的提议,被各方势力联手否决,大盛隆对此非常不满。

    大盛隆这样的组织,有足够的动机发动袭击。

    现有的两项证据,也清晰无误地指向了大盛隆。

    黄雀毫不犹豫地对大盛隆发动全面打击!

    同样是一夜之间,大盛隆七处分部被连根拔起,成员和财货损失惨重。

    大盛隆显得极为愤怒,矢口否认与黄雀遇袭事件有关,并誓言与黄雀势不两立。黄雀也意识到,如果大盛隆发动了对黄雀的袭击,防御意识似乎不应该如此淡薄,但彻底被激怒的大盛隆已经不愿再给黄雀解释的机会,再加上两大势力早就有业务冲突,正好趁此契机做个了断,于是,两大黑市势力的火并愈演愈烈。

    随着更多流血与牺牲,双方仇怨越结越深,事态终于一发不可收拾。

    黄雀与大盛隆全面开战的日子里,唐晨也没有闲着。

    夜以继日地吃灵食,夜以继日的练剑,他的生活简单而充实。

    让严家大院的人对唐晨刮目相看,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少年。

    “撑得翻白眼了还要吃,真是一朵奇葩!”

    “我堂兄在顺风楼当厨师,听他说,这孩子在顺风楼就这样。”

    “这孩子,小时候应该挨了不少饿吧,现在一有机会就拼命吃东西”

    “看他的肚子,看他的肚子!我的老天爷,鼓成那样了他还不肯停手,不,停口!他就不怕撑爆吗?”

    “这么能吃,怕是小仓界第一吃货吧!”

    人们望向唐晨的目光,逐渐由惊讶变为同情。

    唐晨对此毫不在意,他仍然充满斗志,百折不挠、孜孜不倦地吃着。

    不知不觉中,唐晨修为再次突破,进阶炼气八层!

    就在这时,严浩然缓缓走进了一间厨房,下意识地扫视了唐晨的修为,发现唐晨又有进阶后,严浩然虽然嘴里没有说什么,心中却着实吓了一跳。他之前查过唐晨的底细,知道四个多月前,唐晨的修为是炼气五层,阿甘从河里将他救起时修为是炼气七层,已经让严浩然百思不得其解,没料想在严家的这些天,唐晨又有精进。

    如此逆天的修炼速度,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然叔。”

    唐晨停下来,向严浩然打招呼。

    严浩然点头,直接道:“事情过去了。”

    “哦?”

    “黄雀和另一个黑市势力大盛隆发生火并,已全面开战,他们认为张耳失踪是大盛隆所为,你已经彻底安全了。”严浩然简单地将黄雀与大盛隆的斗争讲述了一番。

    唐晨想了想,问道:“他们火并完,如果黄雀赢了,会不会旧事重提?”

    严浩然目中多了几分嘉许,唐晨这时候还能冷静思考,没有欣喜若狂,让他颇为满意。考虑到对方还是一名少年,严浩然不禁对唐晨多了些欣赏。他沉声道:“不敢说完全没可能,或许现在黄雀已经意识到不对劲,但我不认为他们以后会追查你。”

    不等唐晨再发问,严浩然继续道:“大盛隆实力不弱,且更好斗,即使黄雀最终获胜,也会付出极大代价。地下黑市鱼龙混杂,有实力有野心的势力很多,此役之后,假如黄雀还存在,也难以保持昔日的地位,随后一段时间,必将面临一系列的调整和挑战。”

    “黄雀遭遇第一波打击太猛烈,即使他们以后缓过劲来,也会将这笔帐算在某个大势力身上,不太可能关注一个炼气期的小人物。最重要的是,小仓界黄雀分部被连根拔起,仅几个在外办事的喽罗幸免,想查也没法查。”

    唐晨长出了一口气,正容道:“谢谢。”

    他阅历尚浅,却也明白,挑起黄雀和大盛隆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短短数日时间完成布置,同时在十多个界发动袭击,需投入的人手和资金难以估量,如果再算上前期的情报获得和物资消耗,无异于一个浩大工程。要做到这一点,严家显然付出了极大代价!

    唐晨跟严家非亲非故,严家这么义无反顾地帮他,不由得他不感动。

    “不客气。”严浩然面无表情,又道:“你接下来的打算是?”

    “既然危机解除,我准备去秋交会看看,然后继续游历,寻找美食。”

    “什么时候走?”

    “明天吧,晚上跟阿甘道别。越早离开,将来黄雀找到我的机率越小。”

    严浩然点头道:“也好,你走了,我可以睡个安稳觉。”

    唐晨乐呵呵地笑。

    “相识一场,送你一件礼物。”

    严浩然将一枚玉简扔到唐晨手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