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沙萝瓜

    每一届秋交会的自由市场,通常离官方会场都不太远。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唐晨甚至不用询问,就猜到自由市场大概位置。给自己贴上一张二品风行符,加入到或用符篆或用法宝赶路的人潮中,转过两面山壁,鼎沸的人声传到耳内,唐晨就知道来对了地方。

    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对骂声……

    种种声响汇集在一起,象暴风在呼啸。

    自由市场,就在这面山壁之后。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庞大的山谷,谷内草木丰茂,谷底有一个小湖泊。山谷原本也很清幽宁静,可随着小仓秋交会的召开,这座山谷已经比小仓界最繁华的市集更热闹,放眼望去,谷内全是黑压压的人头和各种货物。然而,即使如此,也无法容纳所有的与会者,山谷之外,仍有许多摊沿着栖霞山脚一字排开,如一条蜿蜒曲折的长蛇,向未知的远方延伸开去。

    天空中,一队队胸前和袖口绣着云霞的蓝衣修士,踩着银辉祥云法宝,在市场上空转来转去。这些都是栖霞派门下弟子,按照惯例,秋交会期间,官方展位和自由市场禁空,只有官方指定的执法队才能在空中巡逻。作为秋交会的主办者,同时需对秋交会的安全和秩序负责。

    一个摊位上的东西所剩无几,摊主索性提前收摊,背着双手在自由市场上淘货。他留下的空位迅速被人占据,一名中年修士铺开一张黑布,从包袱里掏出一件件物品摆了上去,然后便以期待地眼神注视着闲逛的人流,希望有人看中自己的货物,赚一些灵石。

    期待的客人还没出现,收帐的倒是当先赶到。

    “承惠,一块二品灵石。”一朵祥云停在他的头顶。

    “有没搞错!这块地先前交过费的!”中年修士辩解道。

    “换人了就得重新交,是惯例。”祥云上的蓝衣修士耐心回道。

    “现在已经过了午时,剩下半天还收一块二品灵石?”中年修士不满。

    “这也是惯例,你如果觉得不公平,明儿赶早。”

    中年修士没辙,想了想,还是舍不得放弃这个摊位,乖乖地交了灵石。那名栖霞弟子丢给他一张画有特定花纹的符纸,驾起祥云,扬长而去。

    远处一个摊位,突然爆发激烈争吵,买方激愤之下对摊位甩了个风刃,将货物打得四处飞溅,于是争吵发展成为武斗…就在这时,一支祥云巡逻队迅速赶到,不由分说,将双方全部制伏,并强行带出自由市场。

    几名栖霞执法弟子各自摸出一个铜钟,在空中大声喊道:“秋交会行为守则第七条:自由市场严禁斗殴,触犯者视情节轻重,关禁闭3至12个时辰,并罚二品灵石5至20块。无力支付灵石者,可能被投入矿洞以工抵罚。请各位保持克制,文明交易,切勿冲动…”

    这熟悉的一幕,让唐晨倍感亲切。

    “自由市场,道爷来了!”

    他收起风行符,到了这里,前行速度已经比乌龟快不了多少。

    正了正竹篓,唐晨随着人流走进山谷。

    由于出了黄雀那一码子事,唐晨在严家躲了一段时间,赶到栖霞山时,秋交会只剩最后五天。一直梦想在秋交会淘到宝的吃货深感时不我待,希望好好把握剩下的时间,他睁大眼睛,鹰隼般的目光在不同摊位上扫过。

    一个时辰过去,唐晨被晒得满头大汗,却依旧兴致勃勃,毫无倦意。

    这一个时辰里,他只是偶尔停下来,买了几种难得一见的调料和香料,除此之外再无收获。唐晨也不着急,自由市场就是这样,没有明确的分区,所有摊位卖的东西都没有规律,只能大海捞针般一路走过去,唐晨去年在秋交会自由市场泡了十五天,拿得出手的战绩,也就是那块绿苓龟壳,区区一个时辰无收获,心理完全没有波动。

    忽然,他在一个摊位前停了下来。

    这个摊位所处位置不错,路边一大块半人高的青石板,是天然的货架,石板上数十种货物大多是食材,收拾得干干净净,摆放得整整齐齐。摊主是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正斜倚在一块山岩旁懒洋洋地晒太阳,唐晨停下来时,还有两人在青石板前看货,摊主也当没看见似的,继续晒他的太阳,浑然没有主动推销的意思。

    唐晨拈起一块熏肉,问道:“这是什么?”

    摊主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看,道:“血纹狐肉,三品。”

    “怎么卖?”

    “每斤五块二品灵石。”

    唐晨把肉一丢,音量提高八度,戟指怒道:“熏肉也卖这么贵?抢人啊!”

    摊主不予理会。

    唐晨以为摊主没听见,只得又说一遍,摊主开口道:“一分灵石一分货,我这熏肉保存下来的灵气,至少比同类熏肉多三成,你可以算一下,四块灵石的普通熏肉和我卖的熏肉比,哪个更划算?我的食材识货者自然会买,概不还价!”

    唐晨汗颜,遇到牛逼摊主,被看穿他杀价的小伎俩,着实有点难为情,偏偏他还没办法反驳,因为对方并没有乱讲。好在这厮虽然年纪不大,脸皮倒也不薄,好整以暇地靠在石板前,继续看其他食材。

    又问过几种食材价格,唐晨漫不经心地拿起土黄色根茎,道:“这个呢?”

    那汉子目中精芒一闪而逝,想了想,说道:“十块三品灵石。”

    “你有没搞错?!”唐晨愤然。

    上一次是佯装以便砍价,这一次却是真的怒了。

    这厮从前多穷困潦倒,淘宝能给他带来很多乐趣,学到不少市侩招数,生恐被奸商算计。在这摊位折腾那么久,就是奔这东西来的,不料想,对方竟报出一个完全不合情理的天价!

    摊主眼中神采更亮,也不晒太阳了,利索地站到唐晨面前,急切道:“你知道这是什么?”

    “当然!这是…”唐晨猛地回过神来,怒道:“我凭什么告诉你?”

    “小兄弟,实不相瞒,这东西是我从别处收来的,我知道它是食材,可是不知道是什么食材,该怎么用,快急死我了。你既然知道,说嘛说嘛!”摊主先前说“概不还价”的傲气已经完全消失,语气中带着几分恳求。

    “不认识你也收?”

    “不认识才收!我想知道嘛。”

    唐晨眼睛骨碌碌地转,道:“告诉你也可以,不过这东西……”

    “送你!”

    “好!”

    唐晨立马应了下来,将土黄色根茎托到胸前,道:“听说过沙萝藤吗?”

    “沙萝藤,你说的是生都界出产的那种三品灵草?”摊主狐疑道。

    “老板果然见多识广,连沙萝藤都知道!”唐晨慷慨地送上一记马屁,笑道:“这是沙萝瓜,沙萝藤的果实。”

    “我知道沙萝藤会开花,没听说过沙萝藤能结果啊?”

    “你有所不知,沙萝藤的花虽然开在外面,果却是长在土里,是地瓜…”唐晨耐心地解释着,并随口指出沙萝瓜的一些物性,以及大致的炼制方法,那摊主原本还有些不信,两停(一停约一分钟)之后,却已是深信不疑。

    摊主向唐晨郑重一揖:“受教了!小兄弟果然渊学!”

    “好说好说,那这沙萝瓜…”

    “自然是你的!”

    摊主大声道,比先前讲“概不还价”时还要霸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