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有秘密的人都蛋疼

    将土黄色根茎装入竹篓中,唐晨隐隐有一些激动。

    沙萝瓜,《朵颐录》有载:三品灵果,为沙萝藤隐实,深埋于泥土之中。沙萝藤多结米粒般大小明实,苦涩不可食用,唯十载龄沙萝藤或能结隐实,其大如瓜,谓之沙萝瓜…沙萝瓜色泽黄褐,味同明实,难以下咽,但若以乌藿香调和炖肉,苦涩尽除,异香浓烈,实为不可多得的极品食材…

    沙萝瓜之所以难得,一是很少有人知道沙萝藤会结隐实,二是结隐实的前提条件相对苛刻,第三点,沙萝瓜成熟后如果没有及时采掘,便会在地下化为汁液,反哺沙萝藤本身。

    这块沙萝瓜足有五六斤重,又可作为调料反复使用,很合唐晨的胃口。

    到秋交会第一天,就幸运淘到不逊色于绿苓龟壳的稀有食材,某吃货心中的得意可想而知。而且,这块沙萝瓜来得容易,仅仅分享了一点资讯,便让摊主心甘情愿地拱手让出,成就感又强了几分。

    竹篓中,小猫早已蜷缩着酣睡,身边被塞进一砣东西,它也懒得睁眼。

    唐晨顺手摸了摸小猫的脑袋,背起竹篓,继续前行。

    或许今天的好运气都已用尽,随后的一个多时辰里,没有碰到能让唐晨为之心动的食材,他也不气馁。在秋交会淘宝就是这样,没有寻到满意的东西是常态,倘若时时刻刻都能找到好东西,还叫什么淘宝?

    银辉祥云开始在天空中倒计时,歇市时间快到。

    唐晨在一个摊位上买了一大包乌藿香,信步沿着山谷小道往山上爬。

    秋交会期间,会场附近涌入大量人流,会远远超出当地实际接待能力。历届主办方虽然都会搭建大量临时客栈,在实际需求面前,也是杯水车薪。稍有些经验的人都知道,参加秋交会最方便最经济的做法,是随便找个地方宿营,不仅少些喧嚣和乌烟瘴气,还能省下昂贵的住宿费用。

    唐晨参加过秋交会,对这种情形早有心理准备。

    来栖霞山之前,他就在乾坤袋中准备了一顶全新的帐篷。

    虽说住帐篷终究没有睡洞府里舒服,可唐晨修为尚浅,无法效仿那些高阶修士,轻轻松松地用飞剑或傀儡开岩挖洞,能在帐篷里躲避风吹雨淋,已经是一件幸事。

    山谷中部,就有不少可以扎营的地方。有些动身较早的人已经在这里,或动手组装帐篷,更多人索性就在地面铺上一块油布,便惬意地躺在上面悠然望天。靠近山壁的地方,被挖出几个土坑,坑壁有烟熏火燎的痕迹,看来是低阶露宿者开辟的临时厨房。

    凭什么说是低阶?

    因为筑基期就可以辟谷……

    附近好点的地势已被全部占领,而且选择在这些地方宿营的人太密集,唐晨叹了一口气,继续背着竹篓往山上走。

    接近山峰顶部时,唐晨终于找到中意的宿营地。

    这是一座孤立的小山包,远远望去,山包表面全被树木占据,可走进去后,就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小山包中部有十多棵老树,树身笔直向天,冠盖如华伞般茂密,这些老树树冠所笼罩的区域,其它植物很难获得必需的生存空间,反而非常适合搭建临时营地。

    他不是第一个发现这个宿营地的人,空地上的孔洞和藤条,是搭建帐篷留下的痕迹,且痕迹很新。

    不过,仔细观察了一番后,唐晨还是决定在这里安营扎寨。

    一个帐篷占不了多大空间,从地上痕迹看,这块空地原本有两个帐篷,唐晨加进来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唐晨特意避开了先前两个帐篷的位置,把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划为自己的地盘。

    放下背篓,将上面的布掀开,小猫的脑袋探了出来。

    四下张望了一番,发现附近没有任何让它不安的陌生人,小家伙精神一振,忙不迭地从竹篓中跳出。一边踩着优雅的猫步在附近游荡,一边贪婪地呼吸着山间清新的空气,不时对着唐晨叫上一两声,似乎在抗议让它长时间呆在背篓里的不满。

    见唐晨不予理会,小家伙爬上最近的大树。

    它在一根横枝上坐下,藐视着地上的唐晨,每当唐晨从它身下经过,便用爪子挠下树皮。当唐晨抬头怒视它时,小猫便一脸无辜地蹲坐着,眯起眼睛佯装瞌睡,仿佛它什么都没做过,情景惹人发噱。

    趁四下无人,唐晨将折好的帐篷从乾坤袋中取出。

    “明天开始,哥恐怕就要背着帐篷逛市场了…”唐晨有些苦恼。

    他有两个乾坤袋,装下随身物品绰绰有余,然而,一个炼气修士如果不知道藏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人间蒸发。唐晨特意准备了一个竹篓,就是想掩盖拥有乾坤袋的事实,今晚使用了帐篷,如果明天仍然轻装上阵,落在有心人眼里就是致命的破绽,唐晨显然不敢大意。

    要想不背着帐篷上路,倒也不是没有办法,不用便是。

    问题是,他还指望着晚上炼食修炼和练习基础剑招,食材和调料都在乾坤袋里,没有帐篷蔽人耳目,反而更容易暴露肥羊本质。他现在外放气息只有炼气五层水准,一旦被人发现油水丰盛,唐晨相信,附近生出杀人夺宝心思的坏蛋即使没有一百,也有八、九十…

    “尼玛,是不是有秘密的人,都这么蛋疼…”

    思之再三,他还是决定搭帐篷,享受了再说。

    唐晨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搭帐篷轻车熟路,十停不到,完事大吉。

    倒是寻找柴火花了更多的时间,秋交会已经持续了十余日,宿营者众,每日消耗的干柴自然不少。好在唐晨有索钩之类的野外工具,能去一些别人不容易到的地方,花了二十多停时间,总算把晚上需要的柴火找够。

    回到宿营地,空地上有位年青修士在搭帐篷。

    看到唐晨回来,那名修士虽有些惊讶,却也没有说什么,微笑着颔首,唐晨也微笑回应,算是打过招呼。年青修士继续手头的事情,唐晨将柴火堆在一边,随即回到帐篷里取出食材和烹饪用具,搬到外面准备晚膳。

    得到沙萝瓜,自然要先尝为快!

    点然柴火,架起铁锅,放入适量油脂。

    等待油脂融化的短暂时间,唐晨将少量沙萝瓜切成丝,与乌藿香一起投入锅内。翻炒约一停后,将事先切好的肉块倒入锅内,又陆续加入一些辅料,拌匀,盖上锅盖。

    不一会,就有浓烈的香气从锅中传出,很快整片山包弥漫着一股奇香,非常特别,难以形容。

    “什么东西?这么香!”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唐晨回头。

    “是你?”

    两人同时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