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薛丁茂

    来人先是一楞,接着哈哈大笑:“没想到还能遇见你,缘分啊!”

    “是啊,下午刚在你那儿买了东西,晚上还能碰到。参加秋交会的至少几万人,这么巧的事也能发生,确实是缘分。”唐晨感慨道。

    “我先前还在奇怪,怎么这里多了一个帐篷,没想到是你。”

    这三十来岁的汉子,赫然便是唐晨碰到的摊主,送他沙萝瓜的那位。

    摊主看到唐晨是真的高兴,虽说下午白送了唐晨食材,却解了困扰他许久的一个谜团,他对唐晨也有几分好奇,年龄这么小,连沙萝瓜这样冷僻的食材都知道,显然对食材颇有研究,他最是喜欢与这样的人打交道,只可惜白天在高层上不便深聊,他本有点引以为憾,不料想晚上还能在宿营地碰上,顿时让摊主有了点天网恢恢的赶脚。

    他决定把握住这天赐良机。

    也不管唐晨愿不愿意,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自我介绍道:“在下薛丁茂,桐山界食材商人,不知小兄弟是哪里人啊?”

    唐晨也抱拳,笑道:“小仓界土生吃货,唐晨。”

    薛丁茂忍俊不禁,拊掌大笑:“哈哈,你对食材那么熟悉,我倒是信了你是吃货一枚。这锅里的香气整座山包都能闻到,应该学过炼食吧?”

    “会一点皮毛。”

    薛丁茂睥了他一眼,摇头道:“小兄弟休要自谦,我走南闯北近二十年,经手食材无数,见过的炼食师也不少,却从未有人炼制的灵食有此等香味,这锅里是什么?”

    唐晨卖了个关子,道:“薛兄不妨猜猜看。”

    “这怎么猜…难道,难道是沙萝瓜?”薛丁茂满脸希翼。

    “正是。”唐晨含笑点头。

    “加入沙萝瓜炼制的灵食,竟有如此独特的气味!”薛丁茂瞪大了眼睛,啧啧称奇,攸地,他的神情由惊讶转为肃穆,认真道:“待会我能尝尝吗?”

    “薛兄送我的食材,如果连这点小要求我都拒绝,未免有些不近人情。”唐晨转而笑道:“只是没想到,薛兄也是好吃之人。”

    见唐晨答应,薛丁茂明显松了一口气,苦笑道:“好吃算不上。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灵食生意,经手食材难以计数,养成一个习惯,无论食材贵贱,总得亲自尝过才能安心,否则便会浑身不自在。沙萝瓜难得一见,如果错过今天,下次再遇见也不知得多久以后,只得厚颜相求,小兄弟莫笑。”

    唐晨愕然,想到下午在山谷向薛丁茂买食材的经过,唐晨有了份明悟。

    薛丁茂确实不是吃货,从他摆摊时懒洋洋地晒太阳,几乎不主动招呼客人来看,容易给人留下懒散的印象。实际上,他对自己从事的行业极其认真。为了得到自己不了解的讯息,可以将价值不匪的食材拱手相送,为了尝到食材的味道,可以不怕冒昧地向认识不久的陌生人提出请求。

    薛丁茂是一位很执着、很认真的人,至少,在食材方面是这样。

    对执着的人,唐晨自然不会有讥笑,只有尊敬。

    他自己也是一位执着的人,一位执着的吃货。

    有相似性格属性,并且炼食与食材天然互补,两人越聊越是投机。

    薛丁茂对他经手过的食材大多非常熟悉,然而受地域等客观环境限制,对一些稀有食材缺乏足够了解;唐晨则正好相反,早早树立“吃遍《朵颐录》中所有美食”的目标,对食材的追求自然也高大上,热衷于稀有食材、高端食材的讯息收集,后来又得到沧澜真人传承玉简,里面有王奉舟对食材系统而严谨的论述和划分,以王奉舟的能力,得到高端食材和稀有食材相对容易得多,炼食篇中记载的食材,本就有许多是唐晨前所未闻的。

    薛丁茂能从唐晨这里了解到更多高端食材的知识,唐晨也能从薛丁茂处澄清对一些常见灵食的疑问。

    半个时辰下来,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势,连称呼都改了。

    “没想到唐小弟对高端食材如此精通,佩服!”

    “薛大哥,灵食早就熟了,咱们是不是先吃东西?”

    “熟了?那你还等什么?赶紧的!”

    唐晨苦笑,心道要不是你谈兴大发,我早就吃饱了好不好。

    不过,他很能理解薛丁茂的心情,回到帐篷内,从乾坤袋里多拿出一副餐具,揭开锅盖,将灵食分别盛到三个餐盘里。

    薛丁茂一看,对唐晨竖起了大拇指,赞许道:“不错!小小年纪就懂得人情世故,难道炼气修为就敢一个人在外面跑。初来乍到,确实应与周围的人打好关系,万一遇到事情,说不定还有人援手。”

    说罢,他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一座帐篷前,以唐晨的名义,大声邀请里面的人一起用膳,也就是先前唐晨捡柴回来时看到的那位年青修士。

    唐晨手拿木铲楞在那里,哭笑不得。

    薛丁茂显然是误会了,他哪有请别人的心思?

    小猫从树上跳下,脑袋在唐晨腿上拱了拱,施施然踱到它专用餐盘前…

    这时候,年青修士从他的帐篷里钻了出来,薛丁茂正热情地说着什么。唐晨百忙中从乾坤袋里又摸出一副餐具,盛上灵食。薛丁茂领着年青修士走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形,先是一楞,旋即反应过来自己摆了乌龙,却也不可能再说什么。好在唐晨已经及时补救,站起身,对年青修士表示欢迎,正式邀请对方一起享受晚膳。

    “参加秋交会的人很多,我们三人能在这里相遇,也是缘分。初来乍到,小弟刚好得到一种稀有食材,就用自炼的灵食,请两位兄长赏脸品评。”

    年青修士显然不善言辞,有些局促,并不吭声,只是微微颔首示意。

    先前唐晨曾远远地看到他,此时走得近了,才发现年青修士十分高大。

    唐晨还没成年,不好比较,薛丁茂却是个瘦高个,年青修士却比薛丁茂高出大半个头。而且,看起来此人身体极其强健,配以轮廓分明且不失俊朗的脸型,虽然他沉默地站在那里,却隐隐散发出极度危险的慑人气势。恍惚之间,唐晨仿佛觉得,自己正面对一头猛兽。

    年青修士沉默寡言。

    共进晚膳时,他也很少说话,从不主动参与唐晨和薛丁茂的讨论。虽然面色一直很平静,唐晨和薛丁茂却分明感觉到他心事重重。

    他的眼睛与常人也不一样,是一对深沉的蓝眸,宝石般璀璨的眸子里,光影流转,似乎始终流淌着无尽的遗憾与沧桑。然而,他的面貌顶多二十岁左右,眼神与年龄极不相称。

    不参与讨论的年青修士,吃起东西自然更快一些,见其他人还没吃完,他也不便起身离开。他百无聊赖地看着周围,最后,视线停留在小猫身上,蓝眸中骤然闪过一丝黑芒。

    小猫突然间寒毛倒竖,它毫不犹豫停止进食,眨眼间便藏到唐晨身后。

    好一会,它才偷偷探出头瞅年青修士,却没有任何发现。

    它的目光中,有几分疑惑,还有几分戒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