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74章 心炼阁

    长夜过去,又是一个清晨。

    薛丁茂收起玉简,起身向帐篷外走去。

    他今天起得晚了半个多时辰,实际上薛丁茂整夜未眠。《朵颐录》中记载的食材,品阶虽未必高,却基本都是罕见的类型,薛丁茂看得津津有味,若不是还要去市场上开摊,他几乎想就这样呆在帐里,偷得浮生半日闲。

    林中空地上,已经看不到另外两顶帐篷。

    薛丁茂苦笑,他清楚莫忘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行事作风,莫忘每天必定起得比他早,他下午收摊回来的时候,对方早已钻进帐篷里休整,想跟他说句话都难。

    “老邻居起得早,新来的唐小弟也是如此,倒显得我最懒散。”

    薛丁茂感慨着,麻利地收拾东西。

    把帐篷拆下来打包放进乾坤袋,确认没有漏掉东西,转身向山下走去。

    今天他没有象往常那样,直接走向山谷中自己的摊位。在山林里绕过几道弯,踏上一条约一米宽的正式山道,向官方展位区走去。

    小仓秋交会有上百年历史,影响力越来越大,早已不只是小仓界盛会。官方展位区,聚集的不仅仅是小仓界的知名商会或组织,归元境各界有头有脸的势力如果没有特殊原因,基本上都会参与,近十年来,其余四境天参加小仓秋交会的势力也越来越多。

    秋风盗被联手剿灭,就是因为方方面面都要维护秋交会声誉和品牌。

    对那些组织和势力而言,秋交会期间做成多少生意尚在其次,能在官方展位拥有一席之地,本身就是某种实力和地位的象征。

    薛丁茂做了多年食材生意,在食材界算是小有名气,却没资格在官方展区订到展位。不是花不起订展位的灵石,主办方也不会刻意为难谁,无形的沟壑却真实存在,没资格就是没资格。

    官方展位区,林立的大旗迎风飘扬。

    薛丁茂找准一面写有“心炼阁”三字的大旗,直直地走了过去。

    心炼阁,是桐山界最著名的炼器坊,他们炼制的法宝或器物,占了桐山界炼器市场近四成份额,自然有资格在小仓秋交会占据一席之地。薛丁茂也是桐山界人,虽说并非从事炼器行业,却还是认识几位心炼阁的管事。他来到这里,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熟人,问问黑甲虫壳的事。

    正好有一位他认识的管事当值,薛丁茂松了一口气。

    一番寒暄后,薛丁茂拿出几块黑甲虫壳,请对方帮忙鉴定。

    管事闻言,二话不说便拿在手上看,越看越是惊讶,后来索性取出一个百宝箱,从百宝箱里取出各种专业工具,对黑甲虫壳进行一系列测试。

    十停之后,测试终于告一段落。

    管事皱着眉头,问道:“薛老板,这东西哪来的?”

    薛丁茂早有准备,笑道:“帮一个朋友问问。这虫壳极其坚硬、质轻、而且不惧普通火焰,怎么样,能卖好价钱吗?”

    管事道:“我们是老朋友了,薛老板找我帮忙,我自然知无不言。这黑甲虫壳不仅质轻、坚固、不惧火,还有别的优点。我刚才用三种常见酸液测试过,没有任何反应;最难得的是,虫壳对灵力的兼容性极好,可能用于高品阶法宝炼制,是不可多得的炼器材料。”

    “值什么价?”薛丁茂眼前一亮。

    “这个不好说…”

    管事想了想,沉声道:“首先,这虫壳虽然是好材料,但它实在太硬了,这意味着炼制难很大,起码我暂时还想不出炼化它的方法;其次,虫壳偏小且不规则,炼制起来更加麻烦;第三,还得看虫壳多少数量,恕我直言,如果数量太少,很难有所作为…但这东西应是稀有材料,即使炼制时有这样那样的困难,还是有人愿意收购的,我们心炼阁就会储备各种稀有材料。”

    “只是这虫壳,具体值什么价,我现在也难以判断其价值。”

    “我们心炼阁有位客座供奉,正好因为秋交会上接洽的一笔大生意赶来小仓界,明天就会到,他老人家炼器造诣极高,应能给出一个相对准确的价格。这样吧,容我问过再给你回音,如何?”

    话说到这个份上,薛丁茂自然不可能拒绝。

    与管事交换了气息印记,便告辞离去。

    离开心炼阁后,薛丁茂没有立刻回山谷。

    他做事向来细致,虽说相信那管事不会讹他,但这些虫壳是唐晨所有,并非他本人的货物。他还是想货比三家,做到心中有数,以不负友人所托。

    又找了几家炼器坊,出示虫壳,询问价格。

    这几家炼器坊的人,依然认不出虫壳的来历,却又对这些材料显露出极大兴趣。只有一家炼器坊给出了一个审慎预估价,另外几家都表示需要做进一步鉴定,希望薛丁茂能留下一块样品。

    薛丁茂同意,面无表情地留下样品,转身离开。

    走在回山谷的路上,他心中多了几分惊讶。

    能在官方展区订下展位的,无不是所在领域的佼佼者,几家炼器坊都认不出虫壳的来历,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越是这样,薛丁茂心里越高兴,他是商人,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在他看来,唯一得到的审慎预估价,已经是一个不错的价格。

    “看来那小子能赚一笔…不行,我得让他放点血。”薛丁茂喃喃自语。

    取出一张传音符,凑近嘴边道:“晚膳能不能搞丰盛点?”

    不一会,又一张传音符自虚空中浮现,停在他的面前。

    唐晨的回答就一个字,言简意赅:“好!”

    薛丁茂拿着传音符微笑的时候,唐晨背着竹篓,象一只勤劳的蚂蚁,在自由市场四处淘宝。

    昨天首战告捷,让他士气大振。

    秋交会接近尾声,他必须把握住剩下的几天时间,希望能有更多收获。因此,尽管练剑和进食几乎到天亮才结束,他还是迅速收拾好行囊,早早地出现在自由市场上。

    栖霞弟子们分散开来收今天的灵石时,他已经在市场上泡了一个时辰。

    这时候,十多团祥云在天空中排成一列,绕着自由市场所在区域飞行。虽没有出声,但刻意外放的强大气机,足以让市场上的人正视他们的存在。这是秋交会的精英执法队,十多位凝脉修士每天会巡逻两次,威势足以吓退一些刺头,让自由市场更加和谐安定。

    凝脉修士的武力,显然不能镇压更高阶修士,比如金丹。

    然而,如果有高阶修士挑战执法队的权威,就会惹出让人头痛的存在,能修炼到金丹期的没有人傻到在秋交会惹事。是以,一群凝脉修士结伴而出,维护自由市场的秩序却是足够了。

    唐晨也在抬头看精英。

    这些祥云,让他想起了烤肉串。

    烤肉串从空中飞过……

    最后一朵祥云上,懒洋洋颓然坐着的落寞身影,让唐晨一楞。

    “鹿一鸣?元武派核心弟子,怎么跑来帮栖霞派巡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