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黄5问道

    祥云上,鹿一鸣百无聊赖地跟着大队行进。

    “真是无聊啊。”

    他脸上仍是标志性的落寞神情。

    在鹿一鸣看来,秋交会是无聊的盛会,参加秋交会的人都是无聊的人。他也在栖霞山,是精英护法队的一员,自然也是一个无聊的人。更让他沮丧的是,这么无聊的秋交会也没几天好混了,他真的不想回元武派……

    想到这里,鹿一鸣心头一阵茫然,神情也显得更加落寞。

    心头象压着一块石头,憋闷得很,一股莫名的烦躁在胸臆间激荡。

    鹿一鸣心神不宁地吊在精英执法队末尾,眼睛半睁半闭,象是没睡醒。例行公事般完成了早间巡逻,执法队留人在会场附近轮值镇场,其他人则回到山腰处的一片广场上休息。

    精英执法们可以在这里交流修炼心得,或在广场上找个地方闭目调息。除非山下有普通执法弟子们解决不了的严重事件,否则,他们可以在这里做自己的事情。不仅自由度很高,还能领到一笔不错的酬劳。

    鹿一鸣总是独来独往,无意与其他人讨论,这次也不例外。

    不等领队开口,他已径自驾着祥云脱离队伍,在一片无人区域落下。

    他的做法显然有些不合情理,自绝于人民之外,必定会招致不少冷眼,但鹿一鸣对此毫不在意。每当有人瞪他,他便用鄙视和挑衅的目光回敬,恨不得有人忍不住跳出来与他打一架。然而,或许因为他的凶名在小仓界太过响亮,抑或大家顾及领头的栖霞派大弟子黄问道面子,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以实际行为找他的麻烦,让鹿一鸣大为失望。

    秋交会是小仓各派共同的秋交会,执法队成员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小仓十大门派都有派弟子到栖霞山捧场,很多人应邀成了执法队成员,鹿一鸣所在的这支精英执法队,就包含了七大派精英弟子。大家都是各自门派的精英,彼此间难免有攀比的心思,别看平时里相处还算和谐,可若是稍有火星落下,便很可能引爆冲突。

    一名年青的栖霞派女弟子捧着一盘灵果,向他款款走去。

    “鹿师兄一路辛苦,吃点灵果吧。”

    鹿一鸣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打坐。

    女弟子美丽的面庞顿时变得惨白,却仍是佯装镇定,伏下身子将果盘轻轻放在鹿一鸣面前,柔声道:“灵果我放这儿了,鹿师兄口渴时不妨一试。”

    说完,那女弟子向鹿一鸣施了一礼,转身欲行。

    “拿走。”

    鹿一鸣的声音,依然是那么冷漠,栖霞女弟子一滞。

    “拿走,我不吃。”鹿一鸣以为对方没听清,又缓缓重复了一遍。

    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那女子竟掩面而走,隐约有晶莹的水珠落在地上。

    鹿一鸣眉头皱得更紧,嘀咕道:“我只是让她把东西拿走,她为何如此?前番代表栖霞派到元武派递邀请函,可没有这样小气!唔,我看错了这人…”

    他的话音虽轻,但在场的都是凝脉修为,蚂蚁爬行的声响都能听得一清二楚,鹿一鸣说的话,大家也是听得一字不差。

    于是,人们投向他的目光便多了些复杂的意味。

    有人嗟叹他不解风情,有人则认为他始乱终弃故意让那女子伤心。

    场中几名凝脉女修,霎时间都起了同仇敌忾之心,理所当然地将鹿一鸣视为大坏蛋。看向他的眼神,就象在看一头畜牲。

    女人们忿忿不平,开始发动言论讨伐。

    “太不象话了!”

    “胡师姐息怒,犯不着为禽兽上火哟。”

    “也是…如此冷漠,真是暴虐成性!”

    “装沧桑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别看某些人长得象男人,里子指不定是什么,听说有男人好龙阳…”

    一串咳嗽声,此起彼伏。

    一众男修憋得甚是辛苦,一个个脸涨得通红,此时借咳嗽舒缓了一些,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得一个个做闭目调息状,不过两只耳朵都有高高竖起。那些早就看鹿一鸣不顺眼的修士,却是心头大快,巴不得女修们再毒舌一些,最好让那厮羞愧自绝。

    鹿一鸣用自己的方式作出回应。

    “闭嘴。”

    鹿一鸣睁开眼睛,注视着那些女修,广场上陡然多了一股暴戾的杀意。

    杀意如有实质,皮肤如被针刺。

    众人不禁悚然,以前有些人还以为,鹿一鸣的嗜杀成性传闻有些浮夸,如今方知名副其实。

    那几名女修首当其冲,更是花容失色。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站在女修们身前。

    这是一个相貌普通,表情平和的男子。

    他身材显得比较矮小,静静地站在那里,却如大山一般沉默厚重,让人不禁生出“没有人能将他撼动”的感觉。他轻易挡下鹿一鸣惊人的杀意,却没有人觉得奇怪,

    因为他是黄问道。

    黄问道,在小仓界年青一辈中堪称传奇人物。

    他最初是栖霞派一名外门杂役,资质一般,没有靠山,全凭自身努力,一步步成为栖霞大弟子,为门派立功无数。且黄问道性情平和,处事公允,在栖霞派弟子中威望无双。近年来他已很少出手,但有小道消息称,前些时间小仓联军打击秋风盗一役,被誉为秋风盗年青一代最强者的七首领肖战天,就陨落在黄问道剑下,可见黄问道的实力。

    见黄问道站出来直面鹿一鸣,场内气氛逐渐变得凝重。

    “鹿师弟,跟我来一下。”

    黄问道说罢,抛出飞剑,当先御剑而去。

    鹿一鸣神色凝重,却也没有迟疑,驾剑追赶,两人很快便不见了人影。

    两人一走,广场上顿时炸开了锅。

    “黄师兄叫走鹿一鸣,是要决斗吗?”

    “废话!鹿一鸣刚才对同道展露杀意,黄师兄作为主人,岂能没表示?而且,被鹿一鸣惹哭的高凤师妹就是栖霞弟子,黄师兄怕是要教训他一番。”

    “我早看那厮不顺眼,如果黄师兄不出手,我都忍不住想找他比划!”

    “黄师兄厚道,这种情况下,仍然记得维护大家的颜面…”

    “他死定了!”

    “对,他死定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