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76章 心结

    栖霞派试炼山谷布有法阵,长年云雾弥漫。

    试炼山谷是栖霞派弟子修行重地,平时每天都有很多弟子来到这山谷,可自从栖霞派拿下秋交会主办权,紧张而繁杂的筹备工作随之展开,栖霞弟子开始接受各种任务委托,试炼山谷便渐渐沉寂下来。

    秋交会期间,这里更是门可罗雀。

    两道剑光从天而降,雾海一阵剧烈翻腾,过了好一阵才逐渐平静下来。

    雾海中,鹿一鸣打量着四周。

    二十米之后,视线已然受到大雾影响,五十米开外,就只剩下一片白。黄问道就站在十米之外,淡淡地看着他。

    鹿一鸣傲然,冷笑道:“黄师兄挑得好地方,一鸣愿领教黄师兄高招……”

    “你误会了,我找你来不是为了打架。”

    鹿一鸣本已准备出剑,闻言不禁愕然,不解道:“我多次伤高师妹的心,先前又想对那几位牙尖嘴利的婆娘出手…这些事往大了说,有破坏小仓各派团结嫌疑;往小了说,最起码也太过横蛮霸道。黄兄是高师妹的大师兄,又是秋交会精英执法队的头,于公于私,似乎都应该和我要个说法吧?带我来这里不为打架,难道是为聊天?”

    “就是想和你聊聊。”

    黄问道笑了,在地上盘膝坐定,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无意动手。

    见鹿一鸣仍呆立着,他笑道:“鹿师弟倒也坦诚,知道先前作为有不妥之处。各派俊彦来栖霞山共襄盛会,我是栖霞大弟子,自然希望大家能和睦相处,但世事岂能尽如人愿?”

    “你我都是派中核心弟子,知道的事情更多,我小仓各大派表面和气,暗地里争斗其实一直都很激烈,所谓各派团结不过是虚妄的口号,既如此,我又何必勉强自己做注定不讨好的事?至于横蛮霸道…鹿师弟出自元武派,为薛掌门亲传弟子,行事直接,快意恩仇,实在太正常不过。”

    黄问道微笑着娓娓道来,虽然讲话内容涉及一些不便为外人道的内幕,可他言语间没有丝毫火气,反而给人真诚睿智的印象。即使他委婉指出元武派惯于横蛮霸道时,神情语气还是那么真诚,鹿一鸣反而不好借题发挥。

    鹿一鸣想了想,原地坐下。

    “黄师兄叫我来,有何赐教?”

    黄问道好整以暇道:“我知道你的事。”

    “什…什么事?”鹿一鸣脸色大变。

    “鹿师弟天资聪颖,悟性奇佳,被薛掌门收为亲传弟子之后进境神速,深得薛掌门喜爱。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薛掌门有意让鹿师弟接过他的衣钵,将元武派继续发扬光大,甚至希望鹿师弟成为他的女婿…”

    “打住,你表乱讲啊!”

    鹿一鸣气急败坏道:“什么女婿?没有的事!”

    黄问道停了下来,淡淡道:“鹿师弟无需矢口否认,听说婠儿师妹六年前就对你情根深种,誓言非你不嫁,今年十一岁,依然痴心不改…”

    鹿一鸣腾地站了起来,飞剑跳起悬在身前,嘶声道:“谁?谁他妈乱讲?”

    黄问道闭目不语,对鹿一鸣的飞剑完全不加以提防。

    半晌,义愤填膺的鹿一鸣,颓然坐倒在地上。

    黄问道睁开眼睛,叹道:“我先前说这些,其实并非想刺激你,而是想让你明白,我听说过你的事,所以能够理解你的感受。师恩如海,薛掌门老来得女,对婠儿师妹极为宠爱,你不忍让他失望,但又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一个小女孩的爱慕,这几年时间,你一直有心结。你总是踊跃接任务,总是在各地奔波,就是想尽量远离元武山,避开婠儿师妹,希望她有一天能够改变主意…我猜的可对?”

    鹿一鸣面色苍白,一言不发。

    “高凤师妹是我栖霞三长老孙女,这次到元武派递邀请函,本来是按照惯例,请贵派象征性地出些人手,以示小仓各派团结一心。没料想竟获得鹿师弟积极响应,她不知你的事情,不知你离山心切,误以为你对她有好感,既忐忑又欣喜,回山后告诉了一位要好的师妹,那位师妹也断定你对凤儿有意,从旁撺掇…”

    “高凤天真烂漫,可若是与元武掌门独女争情郎,不仅很难得偿所愿,说不定还会招来杀身之祸。你冷落她,伤她的心,其实是在救她。”

    “我会想办法开解高凤师妹,让她明白中间有误会。”黄问道说道。

    鹿一鸣抬起头,认真道:“谢谢。”

    “你不用谢我,高凤是栖霞弟子,也是我的师妹。”

    “我叫你出来,有两个目的。”

    “一是不希望你与其他人动手,刚才的情形,如果不把你们分开,只怕你们随时都可能打起来。好歹是我栖霞派的东道,出现那种情形,我自然有责任把你们分开,他们都以为我定会对你出手,待会我们回去后,都不提及此事,想必不会再有人找你麻烦。你不怕麻烦,是我不想伤了和气,所以,还希望鹿师弟配合一下。你是薛掌门亲传弟子,我是栖霞派大弟子,都关系着各自门派的声誉,若有人追问,就说你我大战一场不分胜负,莫要让我为难。”

    黄问道话说到这个份上,已是给足了鹿一鸣面子。

    鹿一鸣并非不知好歹的人,爽快点头道:“可以,第二件事是?”

    黄问道笑道:“第二件事,却是与你的修为有关。”

    “我的修为?”

    “五年前,元武派与墨剑门擂台决斗,我在台下看到你连胜十场。”

    “哦?”

    “你天赋很高,十个对手九死一残,我当时就很奇怪你出手如此狠辣。须知修行当先修心,你的手段,让我深感不安,觉得你有可能会因心性问题影响修为,颇为可惜…三年前,听说你将元武坊市盗贼团成员一一杀死,悬尸示众,我特意去看了他们的剑伤,果然发现那两年时间里,你的进步非常有限,与你的天资不匹配。”

    鹿一鸣茫然望着黄问道,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直到这几天,因为高凤师妹的事情,我特意托人查你…请鹿师弟见谅…知道你与婠儿师妹的事情后,我才明白你的问题出在哪里。”

    “你的心乱了。”

    “如果不尽快解开心结,让戾气继续郁积,不仅影响修为,还会伤身。”

    黄问道叹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解开心结,只能提醒到这一步了。”

    鹿一鸣终于明白,黄问道为何在栖霞派众弟子间,有那么高的威望。

    他没有说话,起身,郑重向黄问道一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