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7桔云

    夜幕降临,山林中弥漫着浓浓肉香。

    “来来来,莫大哥薛大哥,可以开饭了。”唐晨热情地招呼两人。

    莫忘坐在火堆前默然不语,薛丁茂探头往锅里看了一眼,“咦,寒鸭血?”

    “不愧是做这行的,正是红烧寒鸭血旺。”

    “就这点?”

    唐晨起身,回到自己帐篷端出几大盘提前炼制好的灵食,摆在地面的青布上,得意地笑道:“今天没淘到什么好东西,但也不能亏了大家的肚皮,我特意多买了一些食材。别的不敢说,晚上灵食管够!”

    莫忘仍有点不知所措,一直望着灵食发呆。

    唐晨向他的餐盘中添了食物,笑道:“莫大哥,尝尝我的手艺!”

    薛丁茂走南闯北多年,深谙人情世故,知道莫忘性情比较孤僻,不擅与人交流,唐晨明显在设法消除他的拘谨。薛丁茂心领神会,不着痕迹地在一旁插科打诨助攻,逐渐让莫忘放松下来,晚餐氛围变得轻松了不少。

    今天的寒鸭血,采用了毛血旺的做法,加了不少辛辣调料,做出来的血旺汤汁红亮,麻辣鲜香,味浓味厚,唐晨吃得极爽,薛丁茂和莫忘被辣得涕泪横流。然而,两人终究还是无法抵挡美食的诱惑,虽然满头大汗不停地喝水,筷子却怎么都舍不得停下。

    莫忘对吃的没什么研究,还不知道这血旺有多么特别,薛丁茂却是做食材生意的人,吃过灵食无数,从没见过这样的做法。

    薛丁茂抹了把眼泪,道:“阿晨,你太坏了!”

    唐晨掩嘴偷笑:“哪有?我哪知道你们吃辣的不行!要是实在受不了,你们可以跟我家汤姆学,吃别的吧,又不是只是一种选择。”

    听见叫它名字,小猫得意地叫了两声,继续蹲在一旁埋头吃肉。

    莫忘打了个喷嚏,端起面前的水杯,一仰脖子咕噜咕噜往下灌,让咽喉缓过火烧火燎般的痛苦,盯着那盘血旺,蓝眸中流露出又怕又爱的眼神。思忖了一阵,最终还是没敢继续摧残自己,发出一声心有不甘的叹息。

    这一幕被唐晨和薛丁茂看个正着。

    莫忘尴尬不已,苦着脸道:“好吃,辣!”

    两人一阵大笑。

    这个小插曲后,场中的氛围倒是越来越融洽。

    薛丁茂道:“你的货我今天拿给炼器坊的人看了,要明天才有确切消息。”

    “好。”唐晨也不在意,他知道薛丁茂有些人脉,如果连薛丁茂都处理不好,他自己上,恐怕也不会有更好的结果。

    “你学炼食多久了?”薛丁茂又问道。

    “快半年了。”

    “半年?”

    “是啊,怎么了?”

    薛丁茂打量着着唐晨,见他不似在开玩笑,也认真道:“你炼制的灵食,味道姑且不说,食材中蕴藏的灵气激荡非常充分。我遇见过很多炼食师,其中不乏从事炼食行业十多年的老手,没有一个人能做到这等程度…阿晨,一定要坚持下去,你很可能是难得一见的炼食天才!”

    唐晨笑着,点头道:“放心吧,我天生就是吃货。生命不息,炼食不止!”

    自家知自家事,他能将灵气充分激荡,是灵目神通的缘故。

    灵目能轻易看透灵气在食材中的分布,唐晨运用灵目激发灵气的效果,不是那些靠经验和感觉的炼食师能够比拟的,有着本质的不同。

    神通果然象传说的那样,非常好用,灵目一出,灵气无所遁形。

    唐晨的心思,很快又转到自由市场淘宝上。

    今天在市场上转了一天,大海捞针,一无所获。

    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最后三天,希望能再收获惊喜。

    蓦地,他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能不能用灵目神通淘宝?

    对修士有用处的东西,绝大多数都附带有灵气。

    法宝、符篆、灵兽、丹药、各种材料…莫不如是。灵目能辨识食材中的灵气,能辨识天地间的灵气,那么从理论上来讲,灵目自然也能辨识出非食材中的灵气!

    唐晨越想越觉得可行。

    自由市场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如果灵目运用得宜,即使不能直接锁定最有价值的宝物,也能缩小范围,至少比自己没头苍蝇般撞大运强得多。自由市场上的很多修士,自己都不知道手上东西的价值。如果灵目有效果,那么唐晨就相当于自带一台小功率寻宝雷达,所过之处,只需扫扫扫…

    抬头看着星空,少年无比希望这个夜晚快点过去。

    ……

    唐晨抬头望天的时候,离他宿营地十余里外的小径上,一队蓝衣修士正沿着山道疾行。

    这队人胸前和袖口上,都绣有一朵飘逸的云霞,说明他们是栖霞弟子。

    本届秋交会由栖霞派承办,栖霞派仅是展位收入就赚得盆满钵满,门派高层个个眉开眼笑。不过,利益通常总是伴随着责任而来,栖霞派收租收得愉快,当然也要维护秋交会秩序,尽可能保障与会者生命与财产安全。于是栖霞派组建了多支巡逻队,不分昼夜,在展会附近分班巡逻。

    这些措施并不能完全杜绝杀人夺宝的事情发生,栖霞派也算尽到责任,几万人散布在这片区域,任何一个门派都不可能做到万无一失。虽然每天都有人消失,但总的来讲,本届秋交会在平稳进行。

    巡逻队今天没有严格按照原定路线行进。

    队长某位多年不见的好友也有参加秋交会,一直希望能与队长碰个面,可是队长任务在身,一直没抽出时间。他的好友明天要走,队长希望稍稍修改一下巡逻线路,以便有机会向好友当面道别。

    这是人之常情,路线也只偏离了一小段,同队弟子乐得做顺水人情。

    “就在前面的山谷,大家等会可以休息一下。”队长说道。

    “这么高兴,你那朋友难道是女的?”副队长调侃道。

    队长不回答,唇角掠起一抹笑意。

    走在最前面的一名队员忽然停步,并作出警戒手势。

    队长快步跑到最前面,低声道:“怎么了?”

    “很重的血腥味!”

    五停后,巡逻队悄然进入山谷。

    山谷中只有尸体,没有一个活人,鲜血汇成了小水洼。

    “不!”队长跪倒在一名女子的面前,发出悲怆绝望的呐喊。

    “加强戒备,血还是热的!”一名弟子说道。

    就在这时,黑暗中走出几道身影,踩着淋漓的鲜血,向巡逻队逼近。

    副队长立即甩出了示警的灵珠。

    灵珠在空中爆开,发出醒目的桔色光芒,一朵桔云在空中绽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