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山惨谷惨案

    最早赶到山谷的是精英执法队。

    从桔云出现,到精英执法队赶到现场只过了短短五息时间,反应很快。然而他们看到的只是一地死尸,偌大山谷,没有一个活人。

    能进入精英执法队的修士,修为都有凝脉水平,如此水准的修士,大多经历过很多战斗,亲历或见证无数生死。可是,看到这片山谷中的惨状,大家分明感觉到瘆人的寒意。

    现场太过血腥!

    数十具尸体,只有几具大致保持完整,大部分遇害者身体都残缺不全。十位栖霞派巡逻弟子最是惨烈,身首异处算是轻的,有的栖霞弟子被开膛,有的只剩下头和躯干,四肢象是被生生从身体上撕落,然后随意扔在四周。那些伤口也很不规则,能明显看到长长的爪痕。

    精英执法队已经有人开始呕吐,那些没吐的人,也大多不自觉地颤抖。

    修行之路残酷,修士们经历过战斗。

    但修士间的战斗,多是以击溃对手为目的,即便要对方死,也是简单直接地灭杀,没有谁会刻意亵渎对方遗体。修真界少数以虐杀为乐的变态,一旦东窗事发,都会成为过街老鼠,在无数修士的追杀中自食其果。

    山谷中的情形,已经超出了修士们的承受极限。

    凝脉修士都不是弱手,可现在,大家脸色很不好看。几乎所有人脸上,都能看到愤怒和惊慌。

    比较正常的只有两个人,黄问道和鹿一鸣。

    无论什么时候,黄问道都保持着冷静。

    而以嗜杀闻名的鹿一鸣,则是莫名地兴奋。他身上已看不到半分落寞,反而象一柄出鞘的剑,锋芒毕露,凌厉迫人。

    黄问道面沉如水,开始分派任务。

    “张师弟、吴师妹,你们到谷外。让别的巡逻队谷外驻防,封锁消息,不要告诉他们里面的情况,也不要让其他人进来。”

    这两人吐得最厉害,听到黄问道的吩咐,二话不说便往谷外飞奔。

    “鹿师弟,和我在这里查验。”

    “其他人两三人一组搜索谷内,注意安全!”

    转瞬间,场中只剩下鹿一鸣和黄问道两人。

    “鹿师弟,你怎么看?”

    黄问道在一名栖霞弟子遗体边蹲下,一边查看,一边问鹿一鸣。

    鹿一鸣信步在血案现场游走观察,沉声道:“很强。我们来得够快了,可对方还是杀光了一队巡逻人员,并且在我们赶到前离开,要做到这一点,说明他们解决巡逻队的时间很短。对方很可能是某一位高阶御兽师,很多伤口都象是凶兽所为,因此现场才会弄得这么血腥。我一直认为御兽师职业很没前途,杀人都没有技术含量。”

    “多少人?”

    这次鹿一鸣没有立即回答,他在现场走完一圈,看过所有的尸体才道:“出手的不超过四个。”

    “包括凶兽?”

    “包括。”

    黄问道点头,道:“跟我的判断一样,我果然没看错你。”

    “什么意思?对了,为什么单单让我留下?”

    “因为你比较适应这种环境,正常人遇到这种事,很难冷静思考。”

    鹿一鸣无奈:“黄师兄,你这是拐着弯骂我不正常…”

    黄问道没有否认,忽然道:“除了御兽师,我还想到另一种可能。”

    “什么?”

    黄问道压低声音,艰难地吐出一个字:“魔!”

    鹿一鸣楞在原地,凌厉锋锐的气势荡然无存。

    ……

    栖霞派对山谷惨案非常震怒,即使栖霞派不是秋交会的承办方,只凭对方在他们的地盘上杀人,而且还以极度血腥的方式杀害了十名门中弟子,栖霞派就不可能当事情没发生过。他们连夜做出决定:以最早赶到现场的精英执法队为主,再抽调一些高阶修士暗中追查此案。

    由于栖霞派严密封锁消息,山谷里昨晚发生的惨案,普通人一无所知。

    天亮时,秋交会依然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开市没多久,一艘浮空舟在天空中飞掠而过,最后停在官方展区上空。浮空舟是一种飞行法宝,形如小船空间不大,只能装数人,速度却是极快。

    一名栖霞派接引弟子踏着飞剑迎了上去。

    浮空舟中也飞出一名修士,向栖霞接引弟子表明身份,随后回到舟内,在栖霞弟子的指挥下找地方降落。

    一名灰衣老者当先走了出来,身后紧跟着两位面无表情的中年修士。

    心炼阁的一名管事,早已在浮空舟外恭敬守候,拱手道:“士先生!”

    灰衣老者微微颔首,问道:“林雅商会的人约到什么时候?”

    “巳时。还有约一个时辰,我们已在酒楼订好会面房间。”

    “直接带我去会面地点,顺便把林雅商会最新情报给我。我来之前虽然详细了解过他们,可这次谈判关系到两家长期合作,不能有半点马虎。”

    管事取出一个玉简,道:“先生放心,情报都在这里面,请!”

    中午时分,士先生与林雅商会代表携手而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神情。一直紧张等待结果的心炼阁管事,心头石头终于落了地。

    买卖谈成了。

    林雅商会是一家颇有实力的大商会,在十多个界都有销售网点,心炼阁与林雅商会合作后,心炼阁炼制的法宝和器物会有更大市场。虽然必须分出一部分利润,但市场扩大了,且心炼阁无需分出精力和人手从事经营,只需将主要精力专注于擅长的炼器方面,长远来看,显然是一件好事。

    管事对士先生充满敬意。

    代表心炼阁参与此次谈判的士先生,名义上只是客座供奉,却与心炼阁主人渊源极深,深得阁主信任。若非士先生同时是某门派的长老,无法舍弃门派职务,否则,他很可能出任心炼阁的实际主事者。

    送走林雅商会的代表后,士先生笑着慢慢走了回来,显得心情极佳。

    管事心头一动,随即取出一块虫壳,请士先生帮忙鉴定。

    他简单地介绍了虫壳的各种性能,叹道:“在下水平有限,虽用尽办法,仍不知此物是何来历,也难以确定其价值,还请先生帮忙看一看。”

    士先生饶有兴致地接过黑甲虫壳,拈在眉前端详。

    他面上笑容渐渐敛去,眼眸中却多出一抹异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