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奇葩主意赚大钱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说话间,一个脖子上戴着一条小拇指粗的金链子的光头男,便拨开人群,直接来到闻通面前。

    这人二话没说,直接甩给闻通两千块钱,然后朝着闻通冷道:“这是两千,我要带我女朋友进去,如果合适的话,我就直接买了。大爷不差钱!”

    “呵呵,看的出来,您是金主,那既然交了钱,当然可以进去了,请!”闻通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这金链子二话不说,带着女朋友便走进店内,闻通这才跟上前,然后将门关上!

    “这什么意思吗?!这老头子脑子是不是有病,这么奇葩的招儿都能想出来!”苏骏驰有些不爽的说道。

    “东西在人家手里,人家想怎么办就怎么办?!碍着你什么事情了。”沈安璐冷漠道。

    “璐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他要是知道沈氏集团的千金也来了,他敢这个样子吗?!”苏骏驰急忙解释道。

    “哼,我看你是想说你苏家也来了吧?!我告诉你,每个人生来就是平等的,只是社会分工不同,我劝你还是离开这里的好。”沈安璐白了苏骏驰一眼,直接将脸扭向一边。

    苏骏驰无奈之下,只好闭嘴,眼下还不是招惹沈安璐的时候。

    其实从一开始秦奋就将外面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当然看到了沈安璐和苏骏驰,心中一阵爽感,他们不是很牛吗?!现在就要好好的整治他们一番。

    金链子此刻已经看到了店内摆放的宋代玉酒杯,不过秦奋一眼就能看出来,对方不过就是一个暴发户,对于这种古董玩意儿,根本没有任何的研究,充其量就是带着小女朋友来这里显摆的。

    “老板,这东西看起来不错,我打算买了,拿回去喝酒!你开个价吧!”金链子只是看了几眼之后,便抬起头财大气粗的对闻通说道。

    “先生,这东西我不卖!”闻通抱歉到。

    “哼,你是不是以为我没钱呢?!告诉你, 我手上光是煤矿就有几十个,还怕我买不起这么一个破酒杯吗?!”金链子满脸炫耀道。

    “真是抱歉,之前说好了,只能看,却不卖,就算你把矿都给我,我也不能卖给你!”闻通再次说道。

    “哼,老东西,找抽呢是吧?!今天我还就要买!”这金链子说话间,一只大手已经伸过来要抓着玉酒杯。

    “砰!”

    “啊呀……我的手…我的手没知觉了……”

    金链子的手还没接触到玉酒杯,突然一声闷响,而后整条胳膊就如同触电般,猛地抽了回去,身边的女人急忙将他扶住。

    “这位先生,这东西不卖,你难道听不见吗?!”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秦奋,突然挡在了金链子面前。

    这金链子不是傻子,手底下也有一些有些功夫的保镖,当然知道此刻遇到的是什么人了。

    当即满脸痛苦的,冲着秦奋嚷道:“大爷不过是花钱买个破酒杯,你是什么人出来多管闲事!”

    “我是这里的店伙计,但是如果你想动粗的话,那我不介意让你那些矿失去主人!还有今天的事情敢说出去半个字,我保证你活不过明天!”秦奋的眼神之中,突然露出一抹杀气,整个店内顿时充斥着一股寒气。

    秦奋其实本无心跟跟着金链子计较,但是他不想这个没脑子的人打乱了他的计划,到时候可就前功尽弃了。

    金链子和他的女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显然是被秦奋吓到了,急忙点头哈腰的说道:“小兄弟,今天我认栽了,这东西我不要了!”

    “那最好记住我说的话,出去!”秦奋说罢,直接将脸扭向一边。

    这金链子急忙抹去额头的冷汗,点着头带着自己的女人退出了店铺。

    “秦奋,这样做恐怕不妥当吧?!”等到金链子离开,闻通这才有些担心道。

    “闻老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现在我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让人知道,我们店铺这件东西的珍奇度,而且还能不费一点力气的赚点钱,何乐而不为呢!?”秦奋轻笑一下解释道。

    “可是……我是担心树大招风!”

    “闻老,我说过这这正是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让别人知道,当初陷害你的人,很可能已经知道消息了,不出意外很快就要有所动作了。”秦奋说话间,目光露在了窗户外面的人群。

    一个小时之后,已经有一百多人进来看了这宋代的玉酒杯,只可惜闻通都是同样的话,只能看,不卖!

    虽然有人想耍横,但是都被秦奋的一个眼神,给吓得倒退了出去。

    看着桌子上那一厚沓百元大钞,闻通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这一个多小时,什么也没损失,就平白赚了十万块,心中更是被这秦奋佩服的五体投地。

    秦奋心中也很开心,因为自打得到琉璃珠之中范蠡的点拨之后,让他有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这范蠡真不愧被后世人成为商人鼻祖陶朱公,做生意的手段,的确是层出不穷。

    此刻,外面只剩下苏骏驰和沈安璐等人了,本来苏骏驰打算带着沈安璐一起进去,可是对方根本对他不理不睬,苏骏驰只好自己交钱进了店铺,当然秦奋已经躲到了后面的小屋之中。

    苏骏驰一进店铺便看到这玉酒杯,造型别致轻巧,而且晶莹剔透明显就是极品于打造而成,尤其他多年接触古玩玉器,所以一眼便看出,这玉酒杯的确是宋代之物,而且应该是皇室制品。

    “闻老先生,这东西我要了,您开个价吧!”苏骏驰眼中闪过一道光芒,不过神色依旧淡定,深怕闻通看出他的心思。

    “这位先生,这东西只能看,却不卖!看过之后还请自觉一些,毕竟后面还有人排队!”闻通说道。

    “老先生这是为何?!既然这东西你拿出来供人观赏,想必是有出手的意思,而我却是很喜欢这东西,当然价钱方面好说!”苏骏驰再度说道。

    “不好意思,不卖!”

    “闻老先生,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收我一千块钱,只让我看一眼,这未免说不过去吧?!”苏骏驰脸色微变,没想到这闻老头竟然这么固执。

    “先生,先前已经说好了,双方自愿,既然你交钱进来,就表明同意了口头规矩,现在你这么说,可是有些不对了!”闻通语气同样冷了许多。

    苏骏驰被呛,当下脸色一变,而后语气略带威胁的说道:“老先生,我可是东昌是苏家的人,这东西放在您这里实在有些暴殄天物,我看您还是卖给我吧!”

    这苏骏驰明显是要拿苏家出来压人了,闻通当然听的清楚,不过经过片刻的沉默之后,闻通脸色一变,同样冷道:“恕我老头子孤陋寡闻了,我并不知道什么叔家还是伯家,我只知道这宋代玉酒杯我不卖,所以请您离开这里!”

    苏骏驰心中着实窝着一股火,可是他这人本就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尤其想到外面的沈安璐,硬是把火气压了下来,继而满脸堆笑的说道:“闻老先生,既然这样说,那我就不夺人所爱了,不过等您想要割爱的时候,一定要第一个通知我啊,这是我的名片!”

    苏骏驰将一张精致的名片放在桌上之后,依旧满脸笑意的离开了店铺,只不过闻通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一抹阴险来。

    “没想到苏家的后代,城府竟然这么深!”闻通望着门口忍不住叹道。

    “闻老跟苏家人认识?!”秦奋淡淡问道。

    “年轻的时候打过几次交道!”闻通说道。

    “闻老,外面的那三个人,让他们一起进来吧!”秦奋安顿一句,再次回到小屋之中。

    沈安璐看到苏骏驰空手出来,终于轻松了一些,先前还担心这宋代玉酒杯会被苏骏驰买走呢,现在看来他也是空手而归了。

    不过沈安璐高兴之余,心中还是有些担忧,苏骏驰的能力可不是一般,连他都不能说动这店主,那她估计也够呛了。

    “三位,你们是最后的客人了,还要不要进来,要是打算进来的话,三位就一起吧!”这时,闻通已经出现在店门口,然后对沈安璐姐弟还有魏浩说道。

    “既然等了这么长时间了,当然是要看上一看了。”沈安璐说罢,首先向着店铺走去。

    等到三人进来之后,三人的目光便齐刷刷的聚集在了玉酒杯上,沈安璐是内行,魏浩因为大学学习的专业缘故同样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唯独沈强只是看个热闹。

    不管是这玉酒杯本身的种水,还是其他方面,沈安璐确信这这正是宋代玉酒杯,之前他在一个拍卖会上看到一个类似的酒杯,成色和造型还不如这个,但是当初却拍出了七百万的天价。

    “姑娘,这东西怎么样!?”闻通一改常态,开口温和道。

    当然这也是秦奋刚刚交代的。

    “宋代玉酒杯,造型独特,玉质极品,果然是好东西,老先生能割爱吗?!”沈安璐说话间,眼睛一刻都没离开过这玉酒杯。

    “呵呵,实在抱歉了,老头子做不了主!”闻通突然面露难色道。

    “什么意思?!”沈安璐有些不解道。

    “因为这宋代玉酒杯是我的!”

    就在沈安璐疑惑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已经响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