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陆波遭遇存隐情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秦奋听到陆波的声音有些不对劲,他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凝重,看来事情果真不是那般简单的。

    “明天上午,你到我店里来,然后再具体说一下。”秦奋最终没有急着问陆波。

    “好吧,明天我去找你,还有谢谢你,就在刚才,我又差点出车祸,不过却侥幸躲过去了,只是我的戒指上的翡翠莫名其妙碎掉了,或许有些事情我不该问,不过你今天看过我的戒指,所以我知道,这次是你救了我!”

    沉默了半晌之后,陆波的声音再次响起。

    话音一落, 秦奋脸上多了一分凝重,本来当时秦奋只是有些担心而已,没想到这阴魂竟然要置陆波死地,结合刚才陆波的语气,秦奋明显猜到,这件事情应该还有其他原因。

    “陆波,你不用多想,或许一切都是巧合,你好好休息,明天见面再说!”秦奋说罢,直接挂掉了电话。

    “闻老,走吧,我送你回去!”秦奋挂掉电话,眼见闻通已经将店铺收拾好,于是直接说道。

    “不用了,我老头子自己走就可以了。”

    “呵呵,今天朋友刚送了一辆车,我带你体验一下。”

    “哦……是吗?!看的出来,你的人缘一定很好,如果不是我当初贪心,我儿子现在也有你这么大了。”

    看着闻通落泪,秦奋心中也是一阵不忍,尤其想到自己的父亲,尤其难过,他发誓有生之年,不论生死一定要找到自己那便宜父亲,当面问清楚,当初为什么抛弃他。

    想起自己的父亲,秦奋忍不住想起自己的母亲和外公,母亲给了他生命,外公将他养大,可是却在自己即将有能力孝敬他的时候,撒手人寰,而两个舅舅对他从小便是冷言相加,就连他们的子女都对自己呼来喝去。

    想到这些,秦奋心中一阵不爽。

    “闻老,我从小便没有父亲了,如果您不介意的话,以后就把我看作你儿子一般,我给你养老送终!”秦奋很是认真的对闻通说道。

    “真的吗?!”闻通顿时老泪纵横,紧紧握住秦奋的手。

    “当然是真的,以后你就是我干爹,我就是你干儿子!”秦奋再次肯定道。

    闻通激动的差点晕过去,好一阵之后,才激动的点头道:“好,谢谢你,儿子!”

    两人相拥而泣,好一阵之后,闻通才算缓和过来,秦奋则是拉着他,走出了店铺。

    闻通实在没想到,这个干儿子认的一点都没亏,晚年生活,简直堪比神仙一般,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秦奋没想到闻老的住处,竟然是在一平城中村内,当下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决定明天就给老人先买一套小一点的房子。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秦奋简单洗漱了一下,便上了床,这才有时间拿起脖子上的琉璃珠仔细端详起来。

    只见这黄褐色的琉璃珠,颜色好像是发生了轻微的变化,褐色更浅,黄色更深了一些,而且上面的八个蜻蜓眼也比之前更加的绿了。

    “果然是有效果!”秦奋忍不住暗忖道。

    当初自己开启阴阳透视眼,偷窥美女的时候,这珠子就有变化,不过却是能力减弱的征兆,而且连同体内精气都有些减弱,通过今天自己出手救陆波,这珠子则是再次悄然变化了一下,应该是进阶的征兆。

    行正道,断邪念,救苍生,或许这才是真琉璃珠子的真谛所在吧。秦奋想罢,将珠子再次挂在脖子上,然后安然进入梦乡。

    第二天,秦奋很早起来,开车离开学校后,买了两份早点便来到了古玩店。让秦奋意外的是,闻通竟然早他一步到了。

    “干爹,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秦奋看到忙碌的闻通,上前微笑道。

    一声干爹,显然是让闻通有些意外,当即身体一怔,好一会儿才从恍惚中醒过来,急忙笑着迎上去,“嘿嘿,人老了,觉就少了。你怎么也来这么早,年轻人还是身体重要。”

    闻通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所以说话间,多了几分生涩。

    “干爹,现在我已经是你的儿子了,你千万不要这么生分。”

    “呵呵,我知道,容我适应适应!”闻通咧嘴笑道。

    就在两人吃早点的时候,店铺内急匆匆的钻进来一个人,秦奋一看,顿时有些意外道:“陆波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秦奋,这次你一定要救我!”说话间陆波就要作揖,秦奋急忙站起身,伸手将他扶住。

    “都是兄弟,你这是做什么?!”

    秦奋眼见陆波脸上的紧张之色,急忙说道。

    “那天撞见的烧纸的人,我已经找到了。”陆波战战兢兢说道。

    秦奋看了一眼一脸疑惑的紧张,急忙说道:“干爹,我有些事情出去一趟,这里交给您老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就行!”

    说完,秦奋直接拉着陆波出了正德斋。

    “详细说说!”

    秦奋跟着陆波上了他的车,然后才认真道。

    “其实,两年前我出过一场车祸,一个老太太红灯的时候闯马路,而我是绿灯,所以没看人直接冲了出去,结果老太太被我当场撞死了,虽然全责不是我,但是我当时直接给了老太太他儿子一百万。”

    “后来呢?!”秦奋脸上浮现出一丝凝重。

    “老太太的儿子后来得了一场怪病,一百万花光了,而且还借了很多钱,但是都没能治好病。所以现在生活很窘迫,简直是家徒四壁。”陆波有些不忍道。

    “那天烧纸的就是老太太的儿子对吗?!”秦奋问道。

    “你怎么知道?!”陆波一个踉跄。

    “如果我猜的没错,那天你撞见老太太儿子的时间,就是两年前出车祸的那一天对吗?!”

    “看来你的确不是一般人。”陆波心有余悸的说道:“的确,那天是老太太的忌日,他儿子想烧点纸钱。”

    “直接去老太太儿子家吧!”秦奋说罢,双目缓缓闭上,不再说话。

    陆波本想问些什么,但是看到秦奋的样子,只能闭嘴。

    车子走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终于是停了下来,秦奋睁开眼睛一看,这里同样是一处城中村,但是相比闻通住着的地方,这个村子显得更加的破败,就连一条完整的路都没有。

    “就是前面那家。”下车后,陆波用手指了下,前面不远处,一个破败的院子。

    这家院墙已经坍塌了不少,大门更是破烂不堪,秦奋眉头微皱,迈步走进了院子。

    只见,三间平房,其中一间的房顶已经塌陷了下去,能住人的也就只有两间了,秦奋心中多少有些不忍,没想到东昌市里还有这么穷苦的存在。

    “梁哥在吗?!”陆波走进房子,轻声呼唤了一句。

    片刻之后,终于听到里面有了虚弱的回音,“谁啊,进来吧!”

    秦奋和陆波这才走进了屋子,如果说外面破败,里面简直就没有下脚的地方了,外屋地上满是盆盆罐罐,两人好容易挪到里屋,只见十多平米的房子,一张用木头板子搭建的大床,床里面有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边上坐着一男一女中年人,正在吃饭。

    “梁哥,我又来了?!”

    “你来干啥呀?!老太太都死了两年了,你该赔的也赔了。”中年男子声音虚弱道。

    听声音应该是患有重病。

    秦奋目光落在饭菜上,一人一碗糊糊,然后就是一盘自制的咸菜。这生活让他都不禁难受。

    不过当秦奋目光落在这中年男子脸上的时候,心中顿时明白了一些东西。

    “梁哥是吧?!听说您生病了,我们过来看看你。毕竟当年是我朋友不小心将老太太给撞到了。”秦奋当即面露一丝微笑道。

    “唉,这件事情其实责任不全在他身上,老太太眼神不好,所以就闯了马路……”这梁哥说话间,忍不住一阵唉声叹气。

    “不管怎么说,我朋友还是过错方,理应赔礼道歉的。”

    “死都死了,赔也赔了,你们走吧,我这里太脏了。”这梁哥好似不太欢迎两人。

    就在这时,秦奋忽然感觉背心出一阵阴凉,脸色一变,急忙开启阴阳透视眼,只见门口处,赫然站着先前秦奋见到的那个老太太,只见老太太的脸上满色怒色,秦奋忍不住一阵冷战。

    情急之下,秦奋默念一道口诀,然后手指悄然向着门口一弹,这老太太顿时朝后躲去,而后不见踪影。

    秦奋这才将目光再次落在梁哥身上,只见这人的脸面已经成了色灰色,阳火很弱,显然是命不久矣的征兆。

    “梁哥你这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呢?!”秦奋再次问道。

    “唉……出去说吧。”这梁哥感叹一声,艰难的下床,一步步的挪到了外面。

    秦奋拎出屋时,再次看了一眼梁哥的老婆,印堂之处同样有些发灰,好在他们的儿子看起来应该没事。

    “先前是身体有些虚,连个碗都端不住,所以就住进了医院,前前后后花了一百多万,可是什么毛病都没查出来,没有任何起色,现在身体就更别提了,多走两步都不行,现在也没钱治了,只能在家等死!或许是我梁大毛该遭报应吧。”梁大毛来到院子里,靠在墙边尽量让自己呼吸畅快一些。

    “遭报应?!”秦奋一愣,当即问道:“梁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