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画中珠玑被识破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看着秦奋那不可一世的样子,云倩心中一阵气恼,但是目前,她却不敢发火,毕竟这件事情,还需要秦奋的帮忙。

    “实话说,他卖给我的这件东西,叫做福海观音,极品冰种手工雕刻而成,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你想要这件东西?!”云倩直接问道。

    “呵呵,你果然聪明!”秦奋笑道。

    “秦奋,这不可能!而且你休想跟我谈条件,你面对的不是我云倩,而是国家,你手中的文物不是你个人的!”云倩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么跟你说吧,这件东西我要定了,而且我还有一个要求,就是你们要抓的这个小偷,他偷这些东西,卖的钱不是给自己,而是全部捐给了希望工程,所以,我希望你们可以放过他,我保证,以后他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秦奋没有理会云倩的态度。

    “秦奋你太天真了,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就凭你刚才说的这些,我完全可以直接逮捕你!”云倩冷声说道。

    “好吧,那你逮捕我吧,不过我奉劝你一句,没有我的帮助,你们根本破不了案子,不单单是这一件,还有董文博的事情,我想你应该知道,他不是自杀,而是他杀了吧?!”秦奋脸上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云倩看在眼里,心中气恼不已。

    “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你等我一下!”云倩冷声说罢,直接起身离开了审讯室。

    秦奋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我们不能跟他讲条件,这个人很聪明,他知道我们想要做什么,而且态度也极其恶劣,我的意见是,直接逮捕。”

    离开审讯室的云倩,回到自己办公室对着电话冷声说道。

    “云倩,答应他的条件,而且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不要掺杂个人感情,我会跟上面解释的。”电话里传来冷淡的声音。

    “组长……”

    “按照我说的做!”

    电话直接被挂断,云倩脸上满是怒气,她真想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非要让秦奋参与到其中,她来东昌这几年,基本已经摸到了一些线索,可是这一次上面,却让秦奋参与这件事情。

    “你的条件,我答应你!”

    十分钟之后,云倩满脸不爽的回到审讯室,朝着秦奋冷道。

    “谢谢……”

    “你不要太过得意,现在你最好,将知道的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云倩气恼道。

    “呵呵,这福海观音,其实就是我之前在牛来财的万古堂看到的,所以,这东西是从牛来财的幕后那里偷来的,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让你不逮捕阮高飞,也就是这个小偷的缘故了。他对你们很有帮助,如果真能将这东西的来源说清楚,这不正是立功了吗?!加上他侠义般的出发点,这个人不应该在牢狱里度过余生的。”

    “可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是我们所不能纵容的。”云倩虽然心中震惊,但还是不能信服。

    “不说这些了,既然你说了答应我的条件,我相信你和你的上级,应该是不会反悔的。”秦奋笑呵呵的说道。

    “你想怎么办?!”

    “很简单,阮高飞应该还会来找我,只要我能将他说服,就会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偷来这件文物的,然后你们便可以一网打尽了。”

    “就算你能说服他,但是你敢保证,这件东西,不是被人出售之后,然后被阮高飞偷来的吗?!”云倩疑惑道。

    “我想对方还没有那么傻吧,就算是出售,肯定也是海外了,在国内,他是不敢出售的,你应该明白。”秦奋解释道。

    “好,我信你,现在你该说说,你对董文博这件案子的看法了吧,他可是你天璐珠宝前任首席鉴宝师,而你是现任的,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你也是犯罪嫌疑人之一。”云倩说话间,一双美目,紧紧的盯着秦奋。

    只见秦奋,很是惬意的动了一下身体,淡淡说道:“作为警察,你有怀疑任何一个人的权利,但是你想过没有,我和沈安璐已经发现了董文博的秘密,随后被沈安璐开除,那我还为什么要杀他呢?!”

    “那你的想法呢?!”

    “很简单,董文博不是罪魁祸首,想要天璐珠宝倒闭的是另外的人,或许是竞争对手,或许是其他原因,事情败露了,对方怕董文博出卖,所以才会下杀手!”秦奋直接说道。

    “董文博是公众人物,什么人能将他收买呢?!”云倩依旧疑惑道。

    “这就要从董文博身边的人入手了,他平时跟谁走的最近?!”

    云倩考虑了一下,然后有些不确信的说道:“这董文博的身份特殊,跟他关系近的不在少数,但是我们发现,董文博这几年跟苏骏驰关系一直不错……”

    “呵呵,你们果然调查的很仔细,实话说吧,我的怀疑对象就是苏骏驰!”

    一语惊醒梦中人,秦奋一句话,让云倩脸上大变,因为在她心中,苏骏驰是最不应该被怀疑的对象,所以早早的就排除了。

    “秦奋,你知道苏家在东昌的实力吗?!不比沈家势小,而且苏骏驰对沈安璐的心思,你也应该知道,两家人更是希望联姻,成就一番大业的,你这样说,该不会是因为沈安璐的缘故吧,我可告诉你,璐璐在媒体面前说的那些,只是为了摆脱苏骏驰的纠缠,你可别会错了意。”

    面对云倩的质疑,秦奋略显无奈,这女人思考问题,总是爱掺杂点这些因素。

    “希望你搞清楚,我跟沈安璐没有任何关系,我有女朋友,对她只能说是合作关系而已,我之所以这么怀疑,就是因为董文博临死前,画的那幅不是画的画。”

    “那幅画?!”云倩一愣,当即问道:“这副画我们同样研究了很长时间,根本就是随手涂鸦的,什么都看不出来的。”

    “你还记得那幅画吗?!”秦奋直接问道。

    “当然!”

    “好,那我就给你分析一下!”秦奋再次扭了一下身体,说道:“画里有一匹马,对吗?!”

    “废话!”

    “呵呵!”秦奋苦笑了一下,“这匹马站在一片草原上,但是它没有吃草,而是抬着头,目视远方,他在想什么呢?!”

    “吃饱了,当然不吃了,能想什么?!”云倩不屑道。

    “你应该注意到了,这匹马不是古道瘦马,而是一匹身材健硕的骏马,一定要记住。”

    秦奋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笑意,继续说道:“其次它站着的地方是草原,可是却目视远方,只能说明一点,它想跑!”

    “你到底想说什么?!”云倩显然已经有些不耐烦,认为秦奋是在故弄玄虚的胡说。

    “站在草原上的一匹骏马想跑,可是它却跑不了。”秦奋淡淡说道。

    “为什么?!”

    云倩忽然开始认真起来,而且有一丝丝的紧张。

    “你注意到,这匹马的脚是被绊着的,所以它跑不了。”

    “继续!”

    云倩仿佛摸索到了一些什么。

    “继续,就是公布答案的时候了,我一直在想董文博作为鉴宝方面的专家,应该是涉猎很广,现在看来,他的确很有本事,对于文字和书画寓意,有着出众的研究。”秦奋唏嘘道。

    “废什么话,赶紧说!”云倩满脸紧张的等待秦奋的结果。

    “身材健硕的马,跑、绊脚、草原……”秦奋说到这里,显然有些无奈,停顿了一下才再次说道:“马跑,不叫跑,而叫驰骋,身材健硕的马,我们会叫骏马,草原之上被绊着脚,‘绊’字的音同‘办’,草字头加一个办字……念苏!”

    “苏骏驰?!”

    一石激起千层浪,云倩傻眼了,嘴巴成了圆型,脸上满是震惊,显然,她不敢相信,结果居然会是苏骏驰,可是现在她没有理由不相信,因为秦奋分析的丝丝入扣,简直是天衣无缝,只是她不敢想,苏骏驰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秦奋一脸笑意的望着云倩,对方是一直处于震惊之中,大概三分钟之后,云倩才算缓和过来一些,美目落在秦奋身上,如同看怪兽一般,这人的心思和智慧,岂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你早就知道是苏骏驰了,对吗?!”云倩忍不住好奇道。

    “我也是从董文博和苏骏驰的关系之中,还有那副画中猜测到的。”秦奋笑笑说道。

    “说到底这只是猜测,因为在董文博家中发现了半个鞋印,却不是苏骏驰的。”

    稍后,云倩脸上露出一丝难色。

    “呵呵,这个不着急,我的正德斋前几天有个叫冯二的来闹事,今天天璐珠宝专卖店的那几个人,也是冯二的手下,还有文物局的人,打着协同办案的幌子,也来过我的店里找事,我想这肯定不是巧合,而是故意有人针对我,所以,接下来我要会会这个冯二,应该会得到一些线索。”

    “你怀疑,这些事情都跟苏骏驰有关系?!”云倩再次发问。

    “对我敌意最大的,就是苏骏驰了,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他。”秦奋直接说道。

    “需要警方帮忙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