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西周青铜饪食器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三人缓缓向着二楼走去,沈安璐则是有些不明其意,小心的观察着秦奋的表情,只见对方,每上一个台阶,脸色就凝重一分。

    三清诀在体内催动,而且悄然释放一道,将沈安璐全身罩住,至于陆波应该没什么事情,毕竟秦奋曾经救过他,现在身上多少还沾染一些佛气。

    不过,秦奋目前还是比较意外,已经快要到二楼了,可是他却一点异常气息都没有感觉到,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秦奋,就是这间房间,里面全都是我父亲收藏的翡翠玉器。”

    三人上了二楼,陆波朝着前面指了一下,秦奋抬眼一看,这门的材质是实木的,这还不止,这实木竟然是桃木。

    秦奋意外之余,阴阳眼开启,只见这桃木门周围,环绕着一圈淡淡的灵气,他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笑意,忍不住暗忖,原来如此,看来陆波家没有一丝异样,跟这桃木门是分不开了。

    “陆波,这门,可是桃木制成?!可是你父亲后来更换的?!”秦奋忍不住问道。

    陆波心中一紧,急忙说道:“你果然好眼力,正是桃木的,说起这门,还真是有点意思,应该是几年前,我爸有个做实木生意的朋友,来家里做客,看到他收藏的东西,于是就决定给他做一扇桃木门,既美观又有收藏价值,这样才配得上这一屋子的宝贝。”

    秦奋心中一动,看来陆波父亲这朋友,如果不是误打误撞,那便是当初看出来一些端倪,只是没有明说而已,在古玩一行,其实有些事情是不便明说的,就如同打眼收到东西,自己当做宝贝,可是朋友看出端倪,却不好意思打击对方一样。

    “这屋子,平时都有谁进去过?!”

    秦奋的脸色,逐渐的凝重下来,一旁站着的沈安璐,俏脸之上满是疑惑,这秦奋今天是怎么了?!故弄玄虚……

    “只有我爸爸一个人,我曾经进去过一次,可是觉得很压抑,甚至有些寒冷,所以就再没进去过。”

    “寒冷?!”秦奋淡淡看了一眼陆波,再问道:“你指的什么?!”

    “哦……是这样,这房间里面的窗户,我爸从来不打开,而且窗帘一直拉着,真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

    “走吧,进去看看,你把门打开!”

    秦奋不多想,其实几句问话之后,秦奋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

    “咔嚓!”

    陆波用钥匙将门打开,轻轻一拉,这桃木门缓缓打开,果然,里面黑漆漆的一片。

    就在这时,一股寒气,忽然铺面而来,陆波和沈安璐同时打了一个冷战,秦奋见状,手指轻微一动,化作三清指一弹,这些想要破门而出的寒气,硬生生的被逼退。

    秦奋再次催动一丝精气,将沈安璐和陆波的周身笼罩在其中,秦奋肉眼可见的那丝丝寒气,根本近不了他们的身。

    “秦奋,这里怎么这么冷?!”沈安璐脸上浮现出一丝害怕,而且看脸色,竟然有些发白。

    “陆波,关上门,锁好吧!我们先出去!”

    秦奋看到沈安璐的样子,心中有些担心,低声说了一句,转身直接离开门口,沈安璐心中害怕,看到秦奋下楼,急忙跟了上去。

    就在刚才桃木门一被打开,秦奋就已经将里面的情况尽收眼底,一百多平米的房间,三个多宝架,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翡翠玉器,而且看起来都是些老玩意儿。

    不过,秦奋刚才的目光,并未在这些东西上多停留,而是一直盯着,摆放在房间最里面,一个桌上的一件东西。

    这一刻,或许只有秦奋自己知道,那阴寒之气,并不是什么寒气,而是一股浓烈的煞气!

    三人走到一楼沙发上,先后落座,陆波还好,只是沈安璐的表情却有些不自在,显然刚才有些吓到了。

    “你没事吧?!”

    秦奋将目光落在沈安璐身上,心中多少有些担心。

    “没什么,就是刚才不知道为什么,身上有些冷,而且……”

    沈安璐话还没说完,秦奋右手已经落在对方的玉手之上,沈安璐一阵颤抖,想要抽出,可是秦奋却冲着她微笑一下,目光之中尽是温柔,这时,沈安璐忽然觉得很踏实,任由秦奋抓着自己的手。

    陆波见状,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沈安璐是何许人?!东昌三朵花之一,有哪个男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摸她的手,心中对秦奋,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片刻,秦奋缓缓的放开她的手,只见沈安璐原本还惨白的脸色,已经升腾起一丝女儿红,甚至,身上温暖了许多,低着头,不敢去看秦奋和陆波。

    陆波虽然震惊,可是却不敢开两人的玩笑,尤其想起沈安璐那不善言笑,整天一副冷冰冰高傲的姿态,他可惹不起,不过,还是没忍住,朝着秦奋露出一副佩服的目光。

    秦奋轻笑了一下,算是回应,其实,就在刚才,秦奋并非是刻意安抚沈安璐,而是趁着两人不注意,让手腕上的佛珠,轻触了一下沈安璐的皮肤,一道佛气,缓缓进入沈安璐体内。

    “你之前说,你爸爸有一件青铜器对吗?!”

    片刻之后,秦奋打破沉默,目光落在陆波身上。

    陆波听到秦奋问话,急忙回过神,点头道:“嗯,那是我父亲在一个朋友那里,花大价钱买来的,我对这些也不懂,看起来像是一个青铜鼎,有几次,我想拿出去找人鉴定一下真伪,可是我爸,却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这老爷子,简直是视若珍宝,根本不允许我动一下!”

    “呵呵!”看着陆波一副苦恼样,秦奋轻笑了一下,淡淡解释道:“刚才,我看到那东西了,其实那不是鼎!”

    “那是什么?!”陆波坐直身子,满脸紧张道。

    “青铜饪食器!”

    “这是什么东西?!”

    陆波的脸上,再次多了几分惊讶,毕竟二楼房间黑漆漆一片,而秦奋只是在门口站了一下,就能看到里面的一切,让他好一阵瞠目结舌。

    “呵呵,这青铜饪食器是先秦时期的主要物件,其实,说白了就是一种盛稻黍稷梁的器皿,而这青铜饪食器的真正名字叫做簠。”

    “簠?!”

    陆波更是傻眼了,这又是什么东西?!

    一旁的沈安璐,看到秦奋一副故弄玄虚的样子,心中又开始不爽起来了,好像天下事,只有他秦奋才通晓呢?!

    秦奋看了一眼,形态迥异的两人,再次轻笑了一下,说道:“簠是西周时期的产物,虽然是盛梁器物,但是它的用途却有些特殊,是古人祭祀时候要用到的,所以又叫祭祀盛梁器皿。”

    “秦奋,你这样卖弄很有意思吗?!以为我们都不懂,显得你博学多才吗?!”

    一旁的沈安璐,实在是受不了,秦奋这个样子了,直接冷声道。

    陆波一愣,这是什么情况,刚才还那么暧昧,怎么现在就翻脸了?!

    “那这么说,你知道了?!那你说说,我听听!”秦奋笑望了沈安璐一眼。

    “簠,长方形,盖子和器身是一样的,上下对称,合为一体,分开就是两个器皿,起源西周,到了战国晚期就基本没了,你刚才说的没错,就是古人祭祀用的器皿,”

    沈安璐说罢,脸上浮现出一丝自信,冷冷的看了秦奋一眼。

    “呵呵,我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你对青铜器也有研究,真是受教了。”

    秦奋并未理会沈安璐那高傲的挑衅,满脸微笑的点了一下头。

    “不对呀?!”

    陆波听完沈安璐的话,低头想了半天,猛地抬起头叫道。

    “陆波,你什么意思?!”

    沈安璐一脸冷漠的盯着陆波,唯独秦奋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意。

    “呃……沈小姐,不好意思,真的无意冒犯,你说的别的我倒是不清楚,只是这形状有些不符合!”陆波打了跟冷战,他可不敢招惹这朵花,急忙解释道。

    “不可能,如果不是我说的那个样子,那就不算簠!”沈安璐被质疑,当下冷道。

    “沈董,我看,还是先听陆波说说吧,你不能这么武断吧?!”

    “秦奋,你……说谁武断呢?!”沈安璐娇喝道。

    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这不根本不是武断,她只想在秦奋面前,想要表现一下自己,说到底,自己可不是一无是处,还有一点很重要,沈安璐可从来不轻易在外人面前表现,只因为她面对的是秦奋。

    说白了,女人的那点小心思,男人怎么能完全猜透呢!

    秦奋看着沈安璐的表情,实在无心在争辩,只好将目光落在了陆波身上。

    这陆波算是有些眼力劲儿,急忙说道:“这青铜器我见过,是圆形的,而且盖子也不是沈董说的那样,就是普通的盖子,上面还有三个如同蝙蝠状的提手,器身上有两个耳朵,看形状像是两条龙,尤其这青铜器上,还有我看不懂的花纹。”

    “那……这就不是青铜簠,而是青铜鼎!”沈安璐听完陆波的描述,考虑了一下,直接说道。

    秦奋默不作声,因为他方才已经看清楚这青铜器了,陆波形容的差不多,抬眼看了一下时间,十一点四十分,心想,时间应该是差不多了,这才缓缓的站起身。

    “沈董,其实书本上的东西,不一定很全面的,任何事情,都也不是绝对的。”

    “你……”

    “好了,你们现在这里休息一下,我上楼看看!”

    秦奋话音一落,拿起装有福海观音的锦盒,朝着楼梯处走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