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传世青花玉壶春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翡翠和玉石常年吸收天地精华,接受日月洗礼,久而久之上面就会出现忽浓忽淡的灵气,可是这瓷器和字画,却是人们用汗水和心血烧制和勾勒出来的,加上年代久远,上面就会出现魂气,年代越久魂气越重,如果做工精美的话,那价格当然不用细表。

    “小伙子,我这里有一件乾隆年青花双耳瓷瓶,你掌掌眼!”

    这老头说话间,弯腰从多宝阁下面的一个暗格里,拿出一个黄色镜盒,秦奋打眼一看,上面确实环绕着一丝魂气,当即心中大喜。

    老头看到秦奋波澜不惊的脸色,心中忍不住赞叹秦奋的定力。这才小心翼翼的将这只青花双耳瓷瓶拿了出来,然后轻轻的放在柜台之上。

    店主双手撤开,秦奋这才伸手去拿,仔细端详了一下,釉面温润,胎面开片匀称,瓶底年款,篆字体写着大清乾隆年制。

    如果单凭肉眼看去,这东西的确是乾隆年间的,这年款,明显就是乾隆年制的。

    不过秦奋,嘴上虽然挂着笑意,可是双眼早已将之看透,这青花瓶之上,虽然有魂气环绕,可是却只有瓶底最胜,瓶身之上,并无魂气,这一看,秦奋心中已然有数。

    “秦奋,这瓶子是乾隆年的吗?!”陆波凑上前小心问道。

    秦奋只是微笑了一下,没有答话,而后,拿起放大镜又在瓶身上装模作样了看了几眼,这才抬头朝着这老店主笑了一下。

    就在店主,以为秦奋看中这瓶子的时候,秦奋却缓缓将这清朝双耳青花瓶,瓶口朝下放在了柜台之上。

    这店主,脸色顿时一变,脸色愠怒的望了秦奋一眼,只见秦奋脸上根本没有其他表情,一直挂着捉摸不透的笑意。

    “小伙子,你可看好了?!”这店主,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老板,你是希望……我现在就给你说说吗?!”

    秦奋看到老板的样子,脸上再添一抹笑意,淡淡说道。

    这店主也算是个懂规矩的人,心中一紧,不由得四下打量了一下,除去跟秦奋一起进来的人,店里起码还有六七个客人,眼珠子一转,二话没说,从柜台里拿出一沓钱,看起来有一千块左右,直接装进了一个红包之中,极其隐晦的递给了秦奋。

    “小兄弟,拿去喝茶!”

    “老板,我可不是为了这点东西来的,把你店里的宝贝拿出来吧?!”秦奋低声说道。

    “这是规矩,小兄弟,务必收下!”

    秦奋看到店老板一脸诚意,索性将红包接了过来,当然这也是打消这老板心中的顾虑。

    古玩行当之中,不成文的规矩很多,但是大部分人却都懂,而且都也遵守,其实这红包无非就是封口费而已。

    买家看出卖家以假当真的东西,一般不会直接说,而是将瓶口朝下放在一边,如果懂规矩的卖主,直接就会给封口费,言下之意,很明了,当然也有不开窍的,买家当然就可以当众说出,宝贝其中不如意的地方了。

    秦奋刚才阴阳眼一瞧,顿时看出来,这瓶子分明是拼接而成的,瓶底是乾隆年的,可是瓶身却是后来粘合上去的现代仿品,这算是很普通的一种作假方法了,不过,打眼的人却数不胜数。

    显然,这个老头,还算是懂规矩。

    “小伙子,眼光的确独到,不过我这里实在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了,还请到别家转转吧!”这店老板,心中已经认定,秦奋不是一般好蒙骗的,就算拿出好东西,只怕价钱也给不上去,还不如留下骗一骗那些有钱的土豪。

    秦奋脸上故意露出一丝疑惑之色,忍不住质疑道:“老板,你这样做生意,可有些不妥吧,藏私可是开店的大忌!”

    “小伙子,不是我老头子藏私,实在是拿不出来了,您还是别家转转吧!”

    话音一落,这店老板直接绕过柜台去招呼其他客人,将秦奋晾在了一边。

    “人老成精,果真很不假!”

    秦奋忍不住暗忖道。

    “咦……”

    就在秦奋有些失望的时候,忽然,空气之中凭空多了一丝气息,而且越来越浓烈,秦奋忍不住四下环顾,这时,门口忽然出现了一个,抱着一个黑色提包的男子,看起来有四十多岁,胡子拉碴,一脸的紧张。

    “这位先生,您是想买还是想卖?!”店老板一看到有人进来,急忙迎接了上去。

    “你……你是老板?!”

    这中年人,看起来真的很紧张,说话间,一双眼睛还四下看了一下。

    “呵呵,我就是!”

    “我这里有个花瓶,你们收吗?!”

    “只要是好东西,当然收了,请这边来!”

    店主二话不说做出一个请的姿势,一旁的秦奋,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因为那浓郁的气息,就是从他手中,有些破旧的提包里散发出来的。

    这中年男人将提包小心放在柜台上,回头再次看了一眼,这才紧张的将之打开,只见里面装着满满一提包的稻草,显然是怕路上颠簸将花瓶碰坏,当然还有有一种可能,这人应该是乡下上来的,没有其他保护花瓶的东西,而且路途遥远,过于颠簸,所以才放了一包的稻草。

    这人,将稻草小心拨开,双手轻轻的捧出一个花瓶,秦奋的脸色顿时一变。

    元青花?!

    这次不单单是秦奋了,就连沈安璐的目光都忍不住落在这只花瓶之上。

    元青花双凤花卉纹玉壶春,这真是传世珍宝了,目前仅华夏,出土的元青花不过上百件,当然还有流失海外的几百件,如果按照现在市场估计,或许可以达到几千万不止。

    这玉壶春应该是元代中晚期的产物,属于小件器物一类,瓶口为喇叭口,细长颈、胆腹、圈足稍微外撇,高二十五六厘米,口径差不多七八厘米,釉面透明度较高,而且有一层淡淡的光晕,这一点基本就可以断定,它的确是一件元代青花玉壶春了。

    随着店主将这花瓶拿在手中,秦奋仔细看到,这玉壶春内外全都有釉,而且胎土细白,露胎的地方有火石红色,上面的青花双凤栩栩如生,瓶口内岩有一圈荷叶,瓶身上每一圈纹饰,都有足够的留白。

    当然,秦奋目光还是落在这胎上,清晰可见均匀开片,到了现在,秦奋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元青花搞到手了。

    这店主手拿放大镜,一寸寸的在玉壶春上挪着,深怕错过任何一处,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一旁的秦奋忍不住佩服这老头,显然,这老头是担心被人看出自己的心境。

    不过,当老头将放大镜挪到瓶底之后,脸上露出一丝丝淡淡的失落,秦奋身体一动,余光一扫,只见年款上写着‘至正十年制’,有着阴阳眼帮助,秦奋瞬间发现其中意思,明白这店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了。

    其实,元代青花有款识的存世并不多见,加上遗失海外的,也不过寥寥几件而已。

    “这位先生,你打算多少钱出手?!”

    好一会儿之后,店主终于放下放大镜,抬起头,淡淡的问道。

    这中年男人,看到店主的表情有些凝重,心中突然紧张了不少,思索了好半晌,才唯唯诺诺的说道:“十……十万块!”

    “呵呵,这件东西,并非元代青花玉壶春,应该是一件仿品,所以,我只能给你一万块!”店主轻笑了一下说道。

    秦奋心中不免的多了几分轻松,就看这中年男人心中所想了。

    “低了十万块我不卖!”中年男人一咬牙。

    “两万,最多了!”店主让了一步。

    “十万!”

    这男人显然就是一根筋了,十万是不打算少一分了。

    这店主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客人,就记住一口价了,思索了一下,抬头再次笑道:“你等一下!”

    说完,店主回头冲着一个年轻店员耳语几句,只见这小店员直接从柜台后面的一扇门钻了进去,秦奋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显然是去找高人去了。

    果然,不到三分钟,一个看上去跟店主差不多年龄的老人,神色匆匆的走了出来。

    秦奋扫了这老头一眼,头发花白,带着一副眼镜,一身中山装,看起来像是一个老学究一般。

    “童古韵?!”

    这时,身后的沈安璐,忍不住低叫一声,秦奋急忙回头,小声问道:“什么情况?!”

    “这人叫童古韵,可是瓷器鉴定方面的权威专家,跟董文博其名,东董西童,就是这个意思。不过两人涉足和擅长的领域不同,我之前在东昌的时候,见过这个人,为人谦逊,低调,要比董文博稳重许多。”

    沈安璐面色凝重,小心在秦奋耳边说道。

    “原来如此,那我就拭目以待,看看这童古韵,到底有几分本事?!!”秦奋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只见,这童古韵来到柜台里,迫不及待的拿起放大镜,开始研究这元青花,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看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最后看到瓶底的落款之后,脸上同样露出一丝失落感。

    “这位先生,元青花存世不多,属于传世珍宝,但是有年款的更是寥寥无几,而且这年款分明是后来加上去的,所以这件元青花,应该是仿品!”童古韵最终无奈的冲着这个中年男人摇摇头。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可是我老婆当年的嫁妆,而且我老婆娘家的祖上,在宫里待过,这就是从宫里弄出来的,怎么会是假的呢?!”中年男人满脸痛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