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专家也有打眼时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童古韵看到这中年男人的表情,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难过,本来还以为自己能得到一件元青花呢,可是现在看来,不过是一场空欢喜了。

    “先生,我给你说说,这元青花的胎质较为坚密,而且这纹饰之间的留白,稍微有些不匀,过这釉色倒是有一种沉重的光泽,看起来不像是做旧的痕迹,说白了应该是一件现代仿品,所以价格只能是两万!”童古韵很认真的解释了一遍。

    “不可能,这不可能!少了十万块我不卖!”这中年男子,怔怔的说道。

    “哎,那您就去别家看看吧,我童古韵一般看过的东西,别人肯定也不会收的,这件东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童古韵?!”

    店内的人听到这三个字,满脸惊讶的围拢了过来,“原来这就是‘东董西童’之一的童古韵童老,瓷器大家啊!”

    听到这话,童古韵急忙寒暄摆手道:“称不上大家,就是一个爱好!”童古韵倒是真谦虚。

    中年男人这一刻,已经是失落到了极点,缓缓的将花瓶放在提包中就要离开,秦奋见状,急忙朝着他喊了一句,“这位先生,能让我看看你的玉壶春瓶吗?!”

    “哎,连童专家都鉴定过了,你还看什么,回去当花瓶使唤了。”这中年人,痛苦的摇头道。

    “童老,您当真十万块不要这件玉壶春吗?!”秦奋扭脸朝着童古韵微笑了一下。

    “元青花因为存世不多,所以价格飙升,当然这也有引来了不少的旁门左道之人,仿制的水平,简直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老头子我,当年还花了十万,买了一件假的,最后只听了一个响。”童古韵想起自己当年打眼的事情,就是一阵耿耿于怀。

    “呵呵,那就多谢童老谦让了。”

    秦奋抱拳微笑了一下,直接走到这中年人面前,满脸微笑道:“这玉壶春我要了!”

    说话间,秦奋就要写支票,这中年男人刚才还一脸痛苦,可是这一刻,突然两眼冒光起来。

    “小兄弟,你别给我支票了,我不会用,你还是给我现金吧!”这中年男人声音怯懦的说道。

    “哦,那好吧!”

    秦奋说罢,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然后递给了陆波,然后耳语交待了几句。

    陆波点点头,急忙朝着外面跑去。

    “小伙子,年轻气盛,不过古玩这一行,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童古韵看到秦奋的表现,当下,摆出一副前辈的姿态。

    “呵呵,童老,我知道您是瓷器大家,但是,怎么说呢?!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像我这样的愣头青,倒是天不怕地不怕!”

    “你……哼!”

    童古韵顿时气结,满脸恼红的将头扭向一边,他倒要看看,秦奋一会儿如何的哭。

    十分钟之后,陆波已经重新回到了店铺内,怀里抱着崭新的钞票。

    “先生,这东西你要十万,但是看你的生活应该比较窘迫,我再多给你十万,一共二十万,你点点!”秦奋将钱摆在柜台上,微笑道。

    “啊……这……谢谢,谢谢!”

    “你点点吧!”

    “不用点了,不用点了。”这男人着急忙慌的将钱全都搂到黑色提包里,慌慌张张的跑到了古玩街,片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呢?!这元青花童老都鉴定过了,你为什么还要多花十万呢?!”

    “就是啊!真是搞不懂!”

    期间,店铺里的一些客人,已经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因为这个人是乡下人,不懂得古董的行情,所以才会开口只要十万的,我只是为了一个心安而已!”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小伙子,我看你这二十万,只能是听个响了。”童古韵在一旁,满脸嘲讽道。

    “童老,我念您是前辈,所以当你的话是对我的教诲了,可是我想告诉你,这一次,您走眼了!”秦奋声音突然认真了起来。

    “那你是觉得这件元青花是真的了?!”童古韵同样一脸正色道。

    “当然!”

    “那好,老头子今天就跟你打个赌,这东西就是仿品!”童古韵直接说道。

    “赌什么?!”

    “你是小辈,你说!”

    秦奋略一思索,忽然计上心头,满脸微笑道:“如果我赢了,你就答应我一件事情!如果我输了,从此退出古玩界!”

    “这样说来,老头子我倒是占便宜了,这样吧,如果我输了,老头子同样退出古玩界!”没想到童古韵也是性情中人。

    “呵呵,童老言重了,您的水平一直是我所佩服和仰慕的,退出的话,对古玩界可是重大的损失,那这就有些严重了,所以,我要童老答应的一件事情就是,如果您输了,就到东昌正德斋坐堂,做正德斋的瓷器鉴宝师!”秦奋轻笑一下,直接说道。

    “正德斋?!”童古韵脸上一阵巨变,当即问道:“你说的可是,出了一件天价宋代玉酒杯的正德斋?!”

    “不错!”

    “那你就是秦奋!”

    “不错!”

    童古韵愣住了,只感觉一阵眩晕,缓和了好半天,才再次问道:“那董文博就是被你逼死的了?!”

    听到这话,不单单是秦奋,就连沈安璐都是一怔,这话从何说起,尤其秦奋,当即变脸道:“童老,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说,是我逼死了董文博!现在我就正式告诉你,董文博勾结外人,吞掉天璐珠宝五个亿,然后才畏罪自杀!”

    “这不可能,我跟他相识一辈子了,他不可能做出这等事情的!”童古韵显然不能信服。

    “童老,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安璐,东昌市天璐珠宝的董事长,董文博虽然在业界口碑不错,可是最终晚节不保,的确吞掉我公司五个亿,事情败露之后,将钱归还公司,而后选择了自杀!”

    一直没有说话的沈安璐,这时候,脸色凝重,冷声朝着童古韵说道。

    一语出,满场哗然,没想到这两人,一个是最近风头很大的正德斋店主秦奋,一个是东昌天璐珠宝的董事长。

    这下童古韵无语了,脸上逐渐的痛苦了起来,店主见到童古韵这个样子,急忙将他扶住。

    “童老,您记住有钱能死鬼推磨!还有童老,你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你跟我赌了,我看这赌约还是算了吧!”秦奋心中多少有些不忍心。

    “慢着,我童古韵说话什么时候没算过,既然要赌,那就彻底赌上一次,你的赌约我答应了,只要你赢了,我跟你去正德斋,但是倘若我赢了,这辈子你都不能再做跟古玩一行挨边的事情。”童古韵咬牙说道。

    “那我就献丑了!”

    秦奋眼见对方铁了心,心中也就坦然了,没必要在怜悯什么了。

    秦奋说罢,缓缓的将元青花双凤花卉纹玉壶春,拿在了手中,满脸欣慰的观察了一下,片刻之后,才将脸扭向童古韵。

    “童老,其实你刚才说的什么胎质、纹饰之上的问题,那些都是在故弄玄虚,因为你看的出,这些地方没有任何瑕疵,说到底,只是我们平常见的元青花太少,所以才有此疑问。”

    “你说的没错!”童古韵毫不掩饰,坦荡道。

    “嗯,那便好,其实童老最拿不准的就是这年款!”秦奋将瓶底抬了起来。

    “如果你懂得一些的话,就能看出来,这至正十年制的字样,根本不是原来就有的!”童古韵直接说道。

    “没错,这的确是后来加上去的!”

    “那你还说什么,这不明显是仿品吗?!而且元青花,很少有带年款的!”

    秦奋轻笑了一下,然后缓缓走到柜台前,拿起一块鹿皮,然后才淡淡说道:“童老,其实少,并不代表没有,还是那句话,我们见得太少!”

    秦奋说罢,不等童古韵反应,众目睽睽之下,他直接在鹿皮上吐了一口口水。

    “呃……真恶心!”

    众人不觉眉头这一皱。

    就连沈安璐都有些受不了了,忍不住白了秦奋一眼。

    “各位,口水可是好东西,素有玉液、琼浆、华池神水的美称。”秦奋拿起鹿皮,朝着众人笑了一下。

    不过,没等众人反应,秦奋已经将沾有唾液的鹿皮,按在了瓶底的年款之上。

    众人急忙上前观看,秦奋这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就连一旁的童古韵都有些不明其意,还是第一次遇到用唾液擦瓷器的。

    秦奋稍稍用力,搓了五六个来回之后,缓缓的将鹿皮拿开,只见字迹还在,只是比之前清晰了一些,这些人,顿时大失所望,认定秦奋这次输定了。

    “呵呵,童老,您还是自己看吧!”

    秦奋也不吝惜,将瓶子稳稳的放在柜台之上,童古韵则是急忙戴好眼镜,将玉壶春捧了起来。

    “至正七年制!”

    五个字,清晰的出现在童古韵眼前,他以为自己眼花了,心想,刚才还是至正十年制呢,现在怎么成了七年了。

    想到此,急忙拿起老花镜,再次一看,果真写着至正七年制,而且明显不是后世人加上去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呃……”

    “童老,童老,您怎么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