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错鎏金观音坐像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随着拍卖师无奈的解释,台下再次一阵大笑。

    “不懂别乱叫!”

    “就是……差点吓死我,你这嗓门真大!”

    众人议论件,先前的大汉,满脸羞愧的低下了头。

    “秦奋,依你看,这东西是件什么瓷器呢?!”陆展鸿同样满脸好奇。

    秦奋再度苦恼了一番,急忙说道:“陆叔,全称叫做,清康熙绿釉四方笔洗!而且,这东西是我的!”

    “啊……”

    陆展鸿急忙捂住嘴,朝着秦奋露出一个怪异的表情,搞得秦奋云里雾里的,这陆展鸿还真不淡定。

    “你小子,我越来越看不懂你小子了,这么多好东西都哪里来的?!”

    “呵呵,陆叔,我这次带了好几件东西过来,待会儿你就知道了。”秦奋朝着陆展鸿神秘笑了一下。

    “经过拍卖会的专家团鉴定,这件拍卖品是清代康熙年间,绿釉四方笔洗,而且从款识上鉴定,为官窑制品,起拍价五百万!”

    随着拍卖师介绍完毕,一些不懂古董或者瓷器的,全都小声议论起来,觉得这东西连一百块都不值!

    当然,冲着古董而来的一些人,却是嗤之以鼻,认为这些人是粗俗之人。

    不过,秦奋却不管这些议论,一直面带微笑。

    “一千万!”

    刚才那个鲁莽的汉子,再次举牌叫价,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人再嘲笑他。

    不过秦奋倒是很好奇,这人一脸粗狂,怎么看都不像是玩儿古董的人。

    “一千五百万!”

    这时,坐在人群中间的一个老头,举牌叫价。

    “两千万!”

    “两千五百万!”

    “……”

    “七千万!”

    终于,先前叫价的老头,直接将价格叫到了七千万,周围顿时安静下来,随后,喧哗声大躁。

    没想到一个清代的笔洗,竟然卖到七千万,真是有钱没处花了。

    “懂什么?!这叫有价无市,这东西对你们这些不懂之人,肯定不值这个价钱,但是喜欢收藏的却知道其中珍稀度。”

    “不错,这件瓷器可是清代康熙年间的典型瓷器,尤其是官窑,市场上都是难得一见的。”

    “哼,给你们简单普及一下,看到那釉色没有,这可是绿釉之中的代表湖水绿,还有造型和花纹。”

    “算了,你跟他们废什么话呢?!他们就是奔着珠宝来的,对于这种传世珍品,根本见都没见过!”

    听到这些人的议论,秦奋忍不住轻笑一下,看来,这其中,的确是有些懂行的人,这次倒是不虚此行了。

    “恭喜你了哈!”沈安璐白了秦奋一眼。

    “呵呵,谢谢,这才开始,好东西在后面呢!”秦奋朝着沈安璐挤眉弄眼道。

    赵琼琼看到两人的样子,趁着秦奋不注意,在秦奋的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把,秦奋顿时呲牙咧嘴起来,但是看到赵琼琼气鼓鼓的样子,只好朝着她苦笑了一下。

    “早知道就不带着她来了,这下,大腿恐怕都青了。”秦奋苦恼腹诽着。

    “秦奋,这东西你多少钱收的?!”

    就在这时,陆波满脸好奇的跨过陆展鸿,小心问道。

    “呃……没多少,差不多一百万吧!”秦奋无奈扯谎道。

    “我去……秦奋商量个事儿,这汽车我不卖了,我跟你倒腾古董吧,这暴利!”

    “滚蛋!”

    秦奋笑骂一句,不过,想想,心中也是比较高兴,这东西市场价最多三千万,没想到经过拍卖会一叫,竟然翻了一番还多,看来,多参加这种拍卖会,还真不错。

    “鸿老,这东西到底是真的吗?!”

    秦奋耳力惊人,这时,就听到坐在第一排的苟森朋,忽然小声跟旁边的那个中年人说道。

    其实,方才秦奋已经观察清楚了,这鸿丰坐的位置乃是稀宝楼的位置,这样看来,这稀宝楼应该是苟氏的产业了。

    “有拍卖中心的鉴宝专家鉴定,这东西应该是真的,而且成色品相都不错,算是传世珍宝了。”鸿丰低声说道。

    “知道这是哪家公司的吗?!”苟森朋再次问道。

    “我们在拍卖中心的人,已经说了,这次天璐珠宝带过来好几件传世珍宝,这件就是其中之一。”

    听到鸿丰的话,苟森朋脸色微变,扭过头,看了一眼沈安璐和秦奋,然后将目光落在秦奋的身上。

    四目相对,秦奋只是露出一抹深沉的笑意,而苟森朋的眼中却释放出一道阴狠之色,显然已经将秦奋列入敌人的名单。

    “通知杜老,查查这个秦奋,我可不希望,被一个无名小子,坏了我这次的好事!”苟森朋再次小声朝着鸿丰说道。

    但是,声音再小,也是难逃秦奋的耳朵,只见,秦奋嘴角上扬,这杜老又是什么鬼呢?!

    说话间,礼仪小姐已经将下一件拍品摆在了站台之上,秦奋打眼一瞧,竟然是一件观音坐像雕塑。

    错鎏金观音菩萨坐像?!

    不得不说,这里的人,的确有识货的,已经有些低声呼出这观音佛像的名字。

    秦奋正要开启阴阳眼,仔细瞧,突然胳膊处,传来一丝异样。

    秦奋心中一动,急忙开启阴阳眼低头一瞧,只见,手腕上的佛珠竟然隐约开始发出金光。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秦奋顿时露出一抹惊喜,三清诀一动,抬头向着展台上的观音像望去。

    这一望不要紧,只见,展台上的错鎏金观音坐像,在阴阳眼的观察之下,竟然同样环绕着一丝浓郁的金光。

    “看来,这两者之间,定然存在着某种联系!”秦奋心中已经是有了一些打算。

    这观音像表面为鎏金,周身为青铜,而且铜色有绿锈,出土痕迹很清晰,品相不算太完整,所以秦奋认定,这应该是战国中期的产物。

    秦奋的目光一直在这观音像的身上,高约三十五厘米左右,头戴宝冠,一脸平静慈祥,结跏跌坐在一个莲花座之上,双手叠在一起放在身前。

    “大家看大屏幕,这件拍品名为,错鎏金观音菩萨坐像,根据我们鉴定专家团,一直认为是北魏时期的青铜器,极具有收藏价值!起拍价一千万!”

    不可谓这件东西,起拍价的确少的可怕。

    不过,对于热衷于收藏的人来说,这价格却并不高。

    “秦奋,这件东西也是你的吧!?”

    陆展鸿看到秦奋一直盯着这东西,忍不住小声问道。

    “不是我的,不过我倒是有些兴趣。”

    秦奋同样低声说了一句。

    陆展鸿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直接举起手中的牌子。

    “一千一百万!”

    陆展鸿一语出,秦奋顿时一愣,明白了陆展鸿的意思。不过却没有说话,只是朝着他微笑了一下。

    秦奋有着自己的打算和顾忌,如果这东西不是苟氏的,那自己如果叫价的话,对方一定要争,所以,陆展鸿出手,等拍到手之后,把钱还给陆展鸿就可以了。

    “鸿老,这东西是谁的?!有没有价值?!”苟森朋再次小声问到身边的鸿丰。

    “收藏价值很高,升值空间没有!毕竟这种东西,别看年代久远,但是喜欢青铜器的人少之甚少,所以,以后出手,恐怕有些困难。”

    “这件东西,应该是清雅堂,吴清那个老东西的!你看他的表情。”

    这鸿丰小声说罢,将脸扭向,坐在第一排,距离苟森朋不远处的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身上。

    这老头一身黑色中山装,白面无须,虽然年过半百,可是气色倒也不错,尤其,看起来,给人一种很慈祥的感觉。

    秦奋听到两人说话,粗略的大量了一下这叫做吴清的老头,脸上不禁露出一抹笑意。

    原本,他还以为这清雅堂是苟森朋的产业呢,现在看来,这苟氏跟清雅堂应该也是敌对势力。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秦奋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一个想法已经在脑中成形。

    “哼,这老东西太不识趣了,我苟氏几次想要跟他合作,可是这老东西却一次次的拒绝,今天就让他好好的丢一次人!”苟森朋说话间,脸上露出一抹阴狠。

    “一千二百万!”

    终于,又有人开始加价。

    “一千五百万!”

    先前拍走秦奋笔洗的那个老头,再度出手了。

    “一千八百万!”

    陆展鸿毫不犹豫,再次举起手中的牌子。

    “两千万!”

    话音刚落,那个老头子再次加价,秦奋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这老头还真是执着。

    就在陆展鸿再度要加价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年轻人出现在拍卖台,然后在拍卖师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这拍卖师听完之后,急忙点了点头。

    “各位,刚才我们专家鉴定团,传过来消息,这件观音坐像,真伪性还有些争议,所以,本着为大家负责任的态度,刚才的拍卖价格作废。”

    “呼呼……”

    “好险,得亏刚才的价格被刷了,要不然,我可是赔大发了。”

    “就是,看来这拍卖会,的确很负责任!”

    这时候,台下的人再度议论了起来,尤其先前出价的人,满脑门的冷汗。

    “各位,安静一下,当然这是专家团给出的意见,如果大家自己觉得,这件东西值得的话,那可以重新竞拍!”拍卖师虽然这么说了,可是却引来一片唏嘘,显然大部分人,都不打算再出手了。

    “哼,你们是什么专家团,这东西可是我清雅堂的镇店之宝!”

    这时候,清雅堂的老板吴清,抑制不住火气,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