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拼玄术秦奋完胜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这老头面色凝重,而且脸色忽然变得铁青,尤其这双眼睛,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压,下一秒,秦奋的周身,竟然隐约有些压迫感。

    秦奋脸色露出一抹不屑,他当然知道,这杜明说话间,已经是释放出一道精气,直接将自己笼罩在了其中。

    “呵呵,杜老,素问您是瓷器大家,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秦奋双手一抱拳,同时一道精气迸射而出,压迫在秦奋周身的威压,瞬间消失不见。

    同时, 杜明只感觉一阵压抑,身体忍不住后退了半步,脸色也突然阴沉了下来,其中包括着满满的惊讶。

    一双眼睛,忍不住再次落在秦奋脸上,只见对方,仿若无事的朝着他微笑了一下。

    第一次对决,秦奋完胜。

    “几位都是瓷器大家,现在就请大家,再重新鉴定这元青花,看看到底是不是传世青花?!”

    秦奋并未再理会杜明,而是指了指元青花,朝着这几个号称专家的人说道。

    几人面面相觑,目光全都落在杜明身上,因为他们是以杜明为首的。

    这杜明心中好一阵震惊,眼前的这个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这么轻松的就将自己的精气威压给打破了。

    不过震惊归震惊,但是这一刻,他还是保持住镇定,瞪了秦奋一眼,几步上前,将元青花拿在了手中。

    “这元青花,不论是胎质,还是釉光,还是青花花纹,抑或是瓶底的款识,没有丝毫的作假痕迹,所以,这元青花瓷瓶,的确是传世之宝!”

    杜明说罢之后,将元青花放在展台之后,其他几人,全都围拢过来,拿出放大镜和强光手电,依次鉴别了一下,最终,全都认定这的确是元青花无疑。

    “呵呵,几位的眼光不错!”

    等到众人鉴定完毕,秦奋忽然轻笑一声说道。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依旧觉得我们几个打眼了吗?!”杜明上前一步,冷声说道。

    同时,又是一道精气破体而出,直接朝着秦奋的腹部轰去。

    “哼!”

    秦奋脸色一变,轻描淡写的一抬手,体内三清诀顿时运转,同样,一道强横的精气,直接将杜明的精气,轰成粉碎,下一秒全部被秦奋吸收。

    “杜老,你这么大岁数了,我劝你还是少动肝火,容易伤身体!”

    秦奋说话间,抬手间,又是一道强大的精气,突如其来的状况,使得杜明脸色一变,急忙强运丹田。

    “砰!”

    可是,还未来得及抵抗,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威压,直扑面门,下一秒,猛地后退散步,一个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拍卖台上。

    几人见状,急忙过去将杜明扶起来,这一刻,杜明的脸上满是震惊,因为,他这次清晰的感受到,眼前这个小子的实力,远在他之上了。

    这一次,他算是彻底打眼了,没想到秦奋,竟然同样是玄门中人,而且修为,比他高好几个档次。

    心中,忍不住有些慌了。

    “杜老是怎么回事?!”苟森朋脸色一变,急忙问道。

    鸿丰这时候,也是一脸蒙圈,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估……估计,没站稳吧!”

    “哼,真是越老越老越不中用!”苟森朋气的牙根痒痒。

    同样,沈安璐等人,也是被台上的状况,弄得摸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奋,你说这是假的,拿出证据来啊?!”

    “就是,这瓷器大家都鉴定过来,还能全都走眼吗?!”

    台下,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已经开始起哄。

    不过秦奋却一脸淡定,随后,抬头淡淡说道:“我说的假可是跟你们理解的不一样!”

    “什么?!”

    场下顿时一阵骚动,不知道这秦奋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呵呵,稍安勿躁,我先前说的很清楚,这青花的确是元代的,但是却不是一件!”

    “我去……你真急死我们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如果你没本事,就赶快下台来吧,免得耽误大家时间!”

    “呵呵,不知道懂收藏的人,听没听过换装假底,这个词没有?!”

    “什么?!换装假底?!”

    场下再次议论了起来,就连台上的几个专家都是满脸的震惊,唯独杜明的脸色微变,因为一切,他是心知肚明的。

    “那你的意思,这个元青花的底子是假的了?!”有人质问道。

    “严格的说,他也是元代青花无疑,只是这原本是两件东西,因为其中一件元青花的底子,不知何故被打碎,所以就找到一个元青花的底子,然后,将两者粘合在一起,形成现在这件完好无损的元青花。”

    秦奋话音一落,苟森朋已经坐不住了,因为他同样知道,其中的秘密。

    苟森朋不住的给杜明递眼色,可是奈何对方,却一直无动于衷,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几位瓷器专家都看不出来,你怎么就能断定呢?!”

    听到秦奋的话,一些喜欢收藏的人,已经跃跃欲试的想知道答案了。

    “呵呵,很简单,因为这些所谓的专家是以杜明马首是瞻的,而杜明很多人都知道,他是苟氏珠宝的首席鉴宝师,换做是你,你会说自己主子的东西,是假的吗?!”

    秦奋轻笑一声,目光落在杜明身上,只见杜明,此刻满脸羞愧的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秦奋。

    “你说话注意点,杜明可是瓷器大家,品德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苟森朋这时候已经是坐不住了。

    说话同时,目光落在杜明身上,随后冷声道:“杜老,您说是吧?!”

    杜明一个踉跄,终于是抬起头,看了一眼苟森朋,只见对方正阴狠的望着自己。

    最终,一咬牙,一跺脚,硬着头皮道:“秦奋,你胡说八道,这元青花,分明是完整的元代传世珍宝,何来换装假底一说。”

    “原来他就是秦奋啊?!”

    听到秦奋二字,台下已经有人议论起来。

    “秦奋是谁?!”

    “这你都不知道,东昌正德斋的老板,据说鉴宝手段一流。”

    “不错,你们没听说吗?!前段时间他来西昌,童古韵和秦奋打赌,好像也是一件元青花,结果童大家输给了秦奋,现在童古韵已经在正德斋坐堂了。”

    “我去……原来,他才是瓷器大家啊!”

    众人恍然大悟。

    “杜老,看来你是一条道走到黑了,别怪我没给你机会!”秦奋冷眼望了一下杜明,然后将目光落在台下。

    “他真的就是正德斋的那个秦奋吗?!”苟森朋这时候,忽然想起什么,阴沉问到身边的鸿丰。

    “看来,多半错不了了!”

    “哼,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苟森朋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

    须臾,场下才安静了下来,唯独陆波不在,应该还没办好自己交代给他的事情。

    “各位,动瓷器的人都知道,这换装假底什么意思,简单说吧,就是将有款识的真瓶底换装在缺底或者新瓷上,然后用铁锈抹在底足外面,高温烤干,涂上一层蜡,这样就看不出上面的拼接痕迹了。”

    “这种换底的手法其实很简单,所以,但凡有些实力真本事的瓷器大家,都应该能看出来,只不过,今天这几位大家,实在是太平庸了,而且全都听杜明一个人的,所以才认定是真的!”

    话音一落,台下又是一阵唏嘘,不过台上的这几位,全都低下了头,显然,秦奋说到了他们的心坎里。

    “秦奋,你最好拿出证据来,凭你这么一说,岂能让人信服?!”苟森朋这时候已经是有些慌了。

    就在这时,先前出去的陆波,已经端着一个盆子走了进来。

    “这臭小子跑出来,弄来半盆开水干嘛呀?!”陆展鸿看到去而复返的陆波,一脸的茫然。

    “秦奋,一切照你安顿的,准备好了。”陆波朝着秦奋神秘一笑。

    “呵呵,辛苦!”

    “各位,我说过,这种换底的方法很简单,所以鉴别起来,也很简单。”

    “到底怎么样啊?!你弄半盆开水做什么?!”有人耐不住性子,再次问道。

    “呵呵,这可不是普通的开水,这是碱水!”

    “碱水?!”

    “不错,只要将这碱水,装到这元青花里,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秦奋,你最好别乱来,我这可是元青花,你要装开碱水,如果我这元青花有任何损坏,你能赔得起吗?!”苟森朋朝着秦奋叫道。

    “怎么,你怕了?!”

    “我怕……我只是怕你,把我的元青花弄坏!”苟森朋有些底虚道。

    “几位,这样的鉴别方法,会不会损坏一件真瓷器?!这种方法,你们知还是不知道!”秦奋突然脸色一寒,朝着几个专家问道。

    须臾,这这几个人,不管杜明说不说,他们全都点了点头。

    “不……不会!”

    “杜老你说呢?!”秦奋将目光落在杜明身上。

    这杜明知道秦奋是一名玄术高手之后,哪里还敢说瞎话,一咬牙,点头道:“这的确是鉴别瓷器的一个方法,不会对瓷器有损伤!”

    “嘎吱……”

    苟森朋的牙根咬的清晰作响,堂堂他苟家的军师,自己的师父杜明,到底是怎么了?!

    “各位,既然几位专家都说了,就没什么顾虑了,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秦奋说罢,朝着众人微笑了一下,陆波直接端起水盆,往元青花中,灌起了开碱水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