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乾隆青花长颈瓶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就在这时,秦奋脸色一变,直接上前几步。

    “你……你是干什么的?!”

    听到这话,这男人顿时一阵紧张,朝着秦奋冷喝道。

    “砰!”

    秦奋脸色一寒,二话不说,抬起一脚,直接将这男人踢翻在地。

    这女人此刻更是吓得浑身发抖,不过看向秦奋的目光,多了几分感激之色。

    “来人啊!有人来我清雅堂闹事,给我往死里打!”

    这男人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朝着几个店员招呼了一下,顿时三四个人,已经将秦奋围住。

    秦奋冷眼看了几人一下,忍不住怒道:“原来这清雅堂就是坑蒙拐骗,欺负人的地方!”

    “哼,你不单打人,还敢辱没我清雅堂的名声,我看你是真的想死!”这男人说罢,招呼了一下,三四个人直接朝着秦奋扑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让身处清雅堂的客人,全都跑了出去。

    秦奋冷眼看了扑过来的几个人,脸色一寒,抬起手,随便几拳之后,这几个人竟然全都栽倒在地,不敢动弹。

    “你到底是什么人?!敢来我清雅堂闹事!”

    这男人眼见秦奋的手段,当下心中有些紧张起来。

    “哼,你还没资格知道我是谁,因为你就是个人渣!”秦奋冷哼一声说道。

    “我怎么了?!我开店做生意,碍着你什么事情了?!”这男人咬牙道。

    “我问你,刚才你拉着这位大姐要做什么?!”秦奋说话间,看了一眼,依旧满脸紧张的女人。

    听到这话,这男人脸色一变,片刻才狡辩道:“她来卖花瓶,我叫他到后堂,我要好好看下这瓶子,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听到这样无耻的解释,秦奋忍不住冷笑了一下。

    “你真是够无耻的,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古玩店有这一规矩呢?!我刚才听你说,这花瓶是民国仿品?!”

    这男人脸上闪过一抹害怕,急忙说道:“当然是民国仿品了,要不然还是乾隆年的花瓶吗?!”

    “你是这里的鉴宝师?!”秦奋再问。

    “不错,我就是清雅堂分店的鉴宝师安大壮。”这男人听到秦奋的语气低沉下来,这次有了一些底气。

    “安大壮?!我看你这形象应该叫矮戳胖吧!”秦奋满脸不屑。

    “你……”

    “怎么?!还想挨揍!”秦奋冷道。

    “哼,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你敢对我清雅堂不敬,你就等着吧,有你好受的!”

    这安大壮这时已经是清醒了一些。

    “清雅堂?!呵呵,那我问你,你刚才说,清雅堂向来童叟无欺!”

    “当然了,我清雅堂的名声可不是盖的?!”安大壮脸上露出一丝自豪。

    “杜老,您帮着看一下这花瓶。”秦奋没有理会安大壮,回头朝着同样有些震惊的杜明说道。

    杜明听到秦奋召唤,急忙上前走到柜台前,将这花瓶拿在手中,仔细端详了起来。

    “秦董,这花瓶应该名为青花山水纹长颈花瓶,颈长,瓶口外撇,从器型上看,应该是典型的乾隆年间官窑制品。”

    杜明简单看了一眼,朝着秦奋说道。

    “嗯,杜老继续说说!”

    秦奋点了点头,其实刚才一打眼,秦奋已经知道这花瓶的真伪了,趁着这个机会,无非是想要考验一下杜明,看看他到底有几分本事。

    因为乾隆年间的瓷器,很难和康熙雍正年间的区分出来。

    杜明继续端详起来。

    片刻之后,杜明脸上露出一抹异样,急忙说道:“这花瓶上下开片一致,尤其上面的青花,看起来很浓郁,这也是乾隆年间的一个特点,色彩艳丽!”

    “青花沉入釉下,看起来青亮许多,同样是乾隆年的特点之一。”

    杜明说话间,已经将花瓶看了一遍,目光落在了瓶底之上。

    “据我研究,乾隆年间的瓷器,有瓷胎和浆胎,这件青花应该就是瓷胎,而且底足为泥鳅背,看起来比雍正和康熙年的更尖。”

    “因为乾隆年间的瓷器,有时候从器型上很难和雍正年的区别,所以,重点其实就是在款识上。”

    说话间,杜明仔细端详起了这青花的款识,大清乾隆年制,篆书体,例子双圈,而且这字在釉之下,典型的乾隆年手法。

    “秦董,的确是乾隆年青花山水纹长颈花瓶。”

    最终,杜明朝着秦奋点头肯定道。

    “呵呵,杜老的造诣,的确很高!”秦奋欣慰的点点头。

    杜明一愣,突然意识到,这秦奋或许早就看出这花瓶的真伪了,只不过是考验自己,可是自己,竟然还在秦奋面前卖弄了一下。

    “其实秦董早就看出来真伪了,我这还恬不知耻的卖弄呢!真是惭愧!”

    杜明满脸愧色的苦笑道。

    “杜老多虑了,让您鉴定,不为别的,就是想要这个安大壮好好听听!”

    说话间,秦奋的目光已经落在了安大壮身上。

    只见这安大壮脸上满是紧张,能成为清雅堂的鉴宝师,当然也是有几分手段的,刚才他当然看出这东西是康熙年的了,可是却说成是民国的。

    “安大壮,你别告诉我,你自己没看出来!”秦奋脸色一寒。

    “我……我看的就是民国的!”

    “哼,童叟无欺?!我看你这清雅堂,不过是沽名钓誉吧?!”

    “谁说我清雅堂是沽名钓誉了?!”

    就在这时,清雅堂内再次走进来几个人,为首的秦奋认识,正是在拍卖会见过的吴清。

    “哈哈,原来是秦奋兄弟,怎么,到我清雅堂也不打个招呼,我也好欢迎一下啊!”

    这吴清看到秦奋,心中一惊,急忙大笑着说道。

    “吴老,我不过是路过此处,听到你的鉴宝师正欺负一个女同志,所以进来看看而已!”

    秦奋面无表情的朝着吴清说道。

    要说之前,秦奋对这吴清还有几分好感,可是当得知他的一些情况之后,而且眼见清雅堂的做事风格之后,彻底对吴清提不起一丝的兴趣。

    “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欺负人了?!”

    这安大壮看到吴清带人进来,顿时眼珠子亮了,直接跑到吴清跟前。

    “秦奋你说话可是要负责的,我清雅堂的店员,可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吴清看了一眼,一脸惨像的几个店员,心中已然明白了过来,当即脸色一变说道。

    “吴老,事情如何?!你自己调查去吧,我没兴趣跟你废话,不过,你清雅堂口口声声童叟无欺,可是这位女同志,分明拿着乾隆年的青花瓷瓶来出售,你这鉴宝师,不单单说是民国仿品,而且还想趁机欺负她,这就是你清雅堂的做事风格吗?!”

    吴清脸色一变,扭脸狠狠的瞪了安大壮一眼,这安大壮急忙低下头,不敢说话。

    “秦奋,就算这位客人手中的东西是真的,但是免不了我的店员有打眼的时候吧,你这样咄咄逼人,合适吗?!”吴清冷道。

    “既然如此,就不必自诩童叟无欺了。”

    “秦奋,你这是要来我清雅堂踢场子吗?!”吴清看到秦奋脸上的不屑,当下怒道。

    听到这话,秦奋脸色露出一抹冷笑,随后说道:“踢场子的话,你清雅堂还不配,不过,我听说,这几天,你在我正德斋店铺旁边全都开了分店,我想你才是踢场子吧?!”

    吴清一愣,急忙说道:“你搞错了吧,自古都是开门做生意,什么地界兴旺,就在什么地方了,何来踢场子一说。”

    “既然吴老没有这意思,那便再好不过了,大家相安无事最好,如果吴老有别的想法,那就别怪我秦奋不客气,你知道我的手段,如果跟我过不去,我不在乎让他成为第二个苟氏!”

    秦奋说罢,不再去看吴清,而是回过头,看向依旧满脸紧张的妇女,“这位大姐,你这花瓶的确是乾隆年间的,如果你信得过我,现在就跟我到隔壁正德斋去,我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价格!”

    “好……好吧!”

    这妇女虽然紧张,可是经过刚才的事情,已经看了出来,这秦奋同样不是简单人,所以犹豫一下,朝着秦奋点了点头。

    “吴老,后会有期!”

    秦奋朝着吴清轻笑了一下,抬步向外走去。

    “等一下!”

    吴清忽然低喝一声,刹那,跟在吴清身边的两个年轻人,挡在了秦奋面前。

    秦奋脸色一变,脚步嘎然而止,回过头朝着吴清反问道:“吴老这是什么意思?!”

    “秦奋,你这样公然在我店铺抢生意,可是坏了规矩啊!”吴清愠怒道。

    “呵呵,吴老还是问问你那不争气的鉴宝师吧,如此一件古董,两万块钱就要收!这就是你清雅堂的风格吗?!”

    秦奋说罢,继续要朝外走,可是吴清的两个保镖却满脸怒色的将他拦住。

    “滚开!”

    秦奋一声暴喝,一道精气瞬间迸射而出,两个保镖,身体直接踉跄后退了三步之外。

    秦奋双目射出两道寒光,这二人哪里还敢上前。

    秦奋这次朝着杜明和那妇女示意一下,朝着外面走去。

    “老板……”

    “啪……”

    吴清没等安大壮说话,一个耳光甩了过去,这安大壮被打的原地转了一圈,漫天的星星。

    “王八蛋,以后要是还这样的话,我直接废掉你!”吴清暴怒道。

    说话间,秦奋三人离开清雅堂,已经是走进了正德斋分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