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玻璃并非玻璃种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大家先看看这块玉佩如何?!”

    贺万峰这时候心中一动,故意卖了一个关子,没有直接说出彭万里或者秦奋的答案。

    而是将这最后一枚翡观音,递给了这些会员的手中。

    大家顿时围拢上来,小心端详,经过几人之手之后,有人已经有了答案。

    “这是张老佩戴的翡翠观音,乃是一块极品玻璃种。”

    “嗯,我之前也见过,张老你说说吧!”

    说话间,只见这翡翠观音交到了一个看上去六十岁左右的老头的手里。

    这老头一脸得意之色,显然这些挂件之中,自己的这一枚玻璃种翡翠,最为的贵重值钱了。

    “呵呵,这还是六年前,我从一个古玩商手中花大价钱买来的,说起来算是我身上,最值钱的玩意儿了。”

    这张老得意笑道。

    听到这话,彭万里同样一脸的笑意,旁边的秦奋,脸上同样是满满的笑意,只不过秦奋的笑,分明是对着彭万里的,而且多了几分不屑。

    “好,那咱们就来看看,二位给出的答案吧!”

    这时候,贺万峰的脸色却是有些不太好看,犹豫一下,将两人的答案,摆在了桌子上。

    “玻璃种翡翠,透明度高,价值不菲!”

    只见彭万里的纸上,赫然写着这么一行字,所有人都不得不对彭万里刮目相看。

    须臾,这些人的目光,已经落在秦奋的答案上,等到这些人看到上面的字之后,脸色为之一变,怔怔的望向秦奋。

    “玻璃并非玻璃种,其中棉絮为气泡!”

    “啊……秦奋会长这是?!”

    “秦会长的意思,莫非是张老的玻璃种翡翠,不是玻璃种,而是一块玻璃吗?!”

    听到众人的议论,原本一脸得意的张老,顿时脸色有些难看了。

    如果真的按照秦奋这么说的,那他不单单是打眼那么简单了,这些年自己视若珍宝的东西,竟然只是一块玻璃,这要是传出去,让他颜面何存。

    “哈哈,秦奋你这是黔驴技穷了吧?!分明是玻璃种翡翠,你竟然摸成了玻璃,这真是贻笑大方了。”

    这时候,最为得意的莫过于彭万里了,大笑之间,不忘记挖苦秦奋。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秦奋身上。

    “秦会长,您这次恐怕是打眼了,我们刚才鉴定过,一致认为这是玻璃种翡翠,虽然其中有着一些棉絮,但是正好是绿色的,这倒是给这翡翠,增加了不小的装点,所以,恐怕是您输了。”

    这时候,贺万峰虽然不想说差距结果,但是面对这么多人,尤其彭万里的冷眼,他又不得不说。

    “就是,秦会长,这可是我当初花了大价钱的,而且我认识那古玩商,是绝对不会骗我的!”

    这时,翡翠持有者张老,也是站出来质疑秦奋的的鉴别。

    不过,眼下唯独童古韵一言不发,因为他脖子上同样挂着一块玻璃种的翡翠,虽然肉眼看不出区别,但是以他对秦奋的了解,既然这么笃定,想必其中肯定有所玄机。

    “呵呵,各位,刚才大家仅仅是倚靠肉眼和手感来判断这玉观音的品质,但是众所周知判断翡翠的真伪,单单这两点是完全不够的。”

    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哼,秦奋输就是输了,你该不会是输不起了吧,大家可都是用看和摸来判断的,你凭什么就觉得,你判断的才是正确!尤其这张老在古董协会这么多年了,鉴宝水平可见一斑。”

    彭万里冷哼一声,直接反问道。

    “彭会长,古玩行当,打眼是很正常的事情,跟你的本事大小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就算是你一辈子鉴宝,也难免会出现打眼的情况,况且张老也说了,那卖给他这观音挂件的古玩网商,跟他的关系不浅,所以,我想当初张老应该没有仔细鉴定吧?!”

    秦奋说罢,笑呵呵的看向了满脸无奈的张老 。

    “秦会长你说的没错,我跟那人的关系的确不浅,所以,除去看和摸,确实是没有用其他的方法鉴别。”

    张老沉默一下,最终有些不爽的说道,显然心中对秦奋这样武断的鉴定有些微词。

    “就算是如此,那我们这么多人的鉴定结果都一样,唯独你自己一意孤行,谁对谁错,不用多说了吧?!”彭万里这时候满脑子,都想着秦奋出洋相的样子。

    “哈哈,彭会长,你真是越老越糊涂了,这鉴宝一途,最大的机会就是人云亦云了,为什么打眼的那么多,而捡漏的却微乎其微呢?!我想其中道理,不用我多说了吧?!”

    秦奋大笑着看向彭万里。

    彭万里一愣神,脸上浮现出一丝怒色,跟秦奋斗嘴,看来只有吃亏的份了。

    “好啦,秦奋你不用红口白牙的说你那堆大道理了,任何事情都要讲证据,眼见为实,既然你说这观音,只是一块不值钱的玻璃,那你就证明给大家看!”

    彭万里怒道。

    “彭会长你当真要我现场鉴定吗?!”

    秦奋脸上露出一抹神秘,朝着彭万里笑道。

    “废话!”

    “哼,那就别怪你自己打自己的脸了!”秦奋说罢,看了一眼在场的人,继续说道:“你们是不是也很想知道答案?!”

    “嗯!”

    这些人全都点点头。

    “秦会长,您可要小心鉴定啊,这真的是我花大价钱买来的!”

    这时候,张老的脸色已经是浮现出一丝苦相,要说最紧张的无非就是他了,戴了六年的宝贝,竟然只是一块玻璃,这可是不小的笑话啊,到时候在古董协会都待不下去了。

    “张老,这一次恐怕您要失望了,当然,打眼是很平常的事情,没什么丢人不丢人的,要说丢人,我看有些人才会真的丢人呢!”

    秦奋说话间,余光扫了一眼彭万里,只见对方一脸的不屑,而且还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面对秦奋的含沙射影,彭万里犹豫一下,却不敢再说话,因为在秦奋面前,他是讨不到一丝便宜的,此刻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次的比试上了。

    “秦会长,您就别掉大家胃口了,你说这是玻璃,那你的证据是什么?!”

    贺万峰急忙说道。

    “呵呵,贺副会长别急。”

    秦奋轻笑一下,目光落在童古韵身上,“童老,我记得你有一枚跟这个大小差不多的玻璃种翡翠观音对吗?!”

    听到这话,众人目光再次落在童古韵身上,只见童古韵二话没说从脖子上取下来一枚翡翠观音,看成色要比张老的这一枚还要好一些,通体泛白,而且透光度相当好,里面更是没有一丝棉絮。

    “哇……童老这块玻璃种,可真的是极品了。”

    “果然如此!”

    众人忍不住争先恐后的将童古韵的玻璃种观音,拿在手中端详,顿时引起不小的轰动。

    “呵呵,这还是当初一个做原石生意的朋友送给我的,说起来,佩戴也有五六年了。”

    童古韵不骄不躁抱拳轻笑道。

    “大家看看,两块玻璃种有什么区别没有?!”

    众人话音刚落下,秦奋便微笑着说道。

    这时候连同彭万里在内,一起凑上前,尤其彭万里更是伸出双手,抢先将两块翡翠拿在了手中,仔细端详一阵之后,脸上当即露出一抹邪笑。

    “秦奋,我看你是想赢想疯了吧!”彭万里将之放在桌上,脸上顿时出现一抹得意,冷声说道:“虽然童古韵的这枚玻璃种,从从品相成色乃至手感上,的确要比这一块强上一些,但是如何证明张老的这枚就是玻璃呢?!”

    “彭会长是谁傻,待会儿见分晓,我且问你,如果你输了,该当如何?!”

    秦奋脸色一变,冷冷的看向了彭万里。

    其实,原本秦奋没有直接鉴别,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周民生,因为这彭万里跟周民生算得上关系不错了,而且这人除去极端的自负之外,倒是没有其他坏毛病,所以秦奋想给他个机会,让他知难而退,可是现在看来,这彭万里是打算跟自己死磕到底了。

    所以,对于这种不识抬举的人,秦奋时常是不会让对方好过的,既然玩儿,那秦奋就要让对方非死即残,这是他这段时间混迹古玩行,悟出的道理,古玩水深,想要自保,那必须不能姑息怜悯。

    彭万里看到秦奋那自得的样子,心中更是不爽,心中一横,当下大声冷道:“好,那我就跟你赌上一把,如果我输了,我就辞去这文物协会会长一职!”

    “呼……”

    这下众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这彭万里和秦奋,彻底是打算不死不休了。

    “好,就依你!”

    秦奋点头答道。

    “哼,那要是你输了呢?!”彭万里反问道。

    “随便!”

    秦奋一仰头,故意做出一副高姿态。

    “不知死活,那我提议,如果你输了,就滚出古董协会,而且以后永远不要参合我们组织的事情!”

    “彭万里没本事的人,说大话可是要遭雷劈的,你想好了吗?!”秦奋轻笑反问道。

    “哼,废话少说开始吧!”

    彭万里这时候已经是成竹在胸,笃定自己是赢定了。

    “好,算你有尿性,那我就开始了。”

    秦奋说罢,不待彭万里反驳,直接看了众人一眼,大声问道:“不知道大家听说过脱玻化玻璃没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