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三招之下辨真假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脱玻化玻璃?!”

    在场的人全都一愣,面面相觑之后,朝着秦奋重重点头。

    “秦奋,真以为大家什么不懂吗?!在场的人可都是在古玩行当混迹了十几甚至几十年的专家了!”

    彭万里不屑道。

    “呵呵,既然知道,那大家也肯定是知道,这种东西出现在上个世纪,尤其是在国外很常见!”

    “不错,这脱玻化玻璃,在国外叫做依莫利宝石,准玉石,是仿冒翡翠玉器的其中一种。”这时候贺万峰点头说道。

    “呵呵,贺副会长说的没错,而这东西,原本就是一块脱玻化玻璃,毫无价值!”

    说话间,秦奋缓缓的拿起长老的‘玻璃种’观音,朝着大家示意了一下。

    “这不可能!”

    张老听到这话,当即反驳,脸上已经是通红一片。

    “呵呵,张老先稍安勿躁,这脱玻化玻璃的密度相对玉石较小,所以同样大小的重量对比,这东西就显得稍轻了,刚才大家都对比过,感觉如何呢?!”

    秦奋轻笑一下,再次看向众人。

    这时候,一些没太注意的人,急忙再次将两块大小差不多的玻璃种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果然其中轻重不太一样。

    “张老的的确轻了一些!”

    有人已经点头说道。

    “哼,秦奋你这算什么鉴别方法,就算同样大小的两块玉石,只要成色不一样,密度就不一样,那重量当然不一样了。”

    彭万里脸色一寒,冷声说道。

    “呵呵,彭会长待会儿我会让你闭嘴的!到时候找个地方哭去吧!”

    “哼,你……那我就拭目以待!”

    彭万里一丝语塞,气的直跺脚。

    “童老,您知道这是不是翡翠?!还有其他鉴别方法吗?!”

    这时候,秦奋忽然将目光移动到童古韵身上。

    只见童古韵一脸风淡云轻,而且看得出来,他心中其实早就有想法了。

    虽然童古韵是瓷器大家,但是这段时间恶补玉器鉴别本事,所以,正好趁着这机会,给童老一个表现的机会。

    这古董协会之中,童老先前混的的确不尽如人意,眼下,正是打这些人脸的好机会,秦奋当然要满足对方一下了。

    “呵呵,我才疏学浅,在秦会长面前,根本不敢卖弄,不过,我倒是知道一种方法,或许能鉴别一二。”

    童古韵心知秦奋的用意,当下朝着秦奋感激的点点头,随后一步上前,淡淡说道。

    “老童,没想到你不玩瓷器,玩上玉器了?!”

    “就是,看来童老是多方面开花了。”

    一些平时看不上童古韵的人,已经开始变着味儿的挖苦他。

    “哈哈,我童古韵是活到老学到老,而且从来不敢自诩为什么专家,倒是有些人,明明一知半解,却硬是要充大头!”

    童古韵爽朗一笑,淡淡说道。

    “哼,童古韵你赶快说你的方法吧,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

    彭万里脸上一变,没想到这童古韵现在跟秦奋一个德行!

    “彭会长,您先别着急,这样您的位置能坐的时间长久一些。”

    童古韵脸色微变,朝着彭万里冷声回敬了一句,彭万里气的再次语塞。

    秦奋则是在一旁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这童老,损人竟然同样不带一个脏字。

    “各位,我这种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用水!”

    童古韵定了定神,中气十足的说道。

    “水?!”

    众人皆是一愣。

    “我知道了,童老是打算试验一下,这两块翡翠的疏水性吧?!”

    一个研究玉器的会员,顿时恍然大悟。

    “呵呵,不错就是疏水性!”童古韵轻笑道:“玻璃和天然翡翠的疏水性大不相同,大家知道,玻璃的疏水性很强,只要水滴落上去,很快便会散开,可是天然翡翠却正好相反,水滴上去则是会久久聚集,不会散开!”

    “我杯里有水!”

    这时,一个会员已经拿起自己放在会议桌上的水杯,递给了童古韵。

    “童老开始吧!”

    秦奋点点头,朝着童古韵示意道。

    童古韵微笑回应,目光落在桌子上的两枚玻璃种翡翠之上,然后小心的将一滴水,滴在自己佩戴的玻璃种翡翠之上。

    “吧嗒……”

    水滴落在翡翠之上,果然没有瞬间花开,而且溅在一旁的小水珠,竟然缓缓的向着大水珠集合,最终合多为一。

    众人屏声静气,小心的盯着这童古韵的翡翠观音,大约一分钟之后,这水滴已然没有散开的迹象。

    “果然没有散开,看来这童老的玻璃种翡翠疏水性很低,应该是天然翡翠。”

    “应该错不了,而且成色要比张老的好上许多。”

    这时候,已经有人开始交头接耳,而且看得出来,这些人看到童古韵这块天然玻璃种翡翠,满眼的爱不释手。

    童古韵没有理会这些,而是朝着张老的翡翠上,同样倒了一滴水珠。

    “啊……快看,散开了。”

    “真的散开了。”

    “完蛋了,张老的翡翠或许真的存在真伪争议啊!”

    让人震惊的一幕最终还是发生了,这水滴落在张老的翡翠之上,瞬间就朝着四面八方散开。

    这时候张老的脸都绿了,紧紧盯着自己的玻璃种观音,不断地自语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相比众人,彭万里的脸上,同样闪过一抹震惊,作为文物协会的会长,他当然不是屁都不懂之辈了,换做平时,他也会笃定的认为,这翡翠就是玻璃的高仿品。

    可是眼下不同,他是在跟秦奋打赌比试,怎么会轻易认输,所以,震惊之余,依旧满脸的不屑。

    “这就是最简单的一个方法了,根本证明不了什么!”彭万里索性硬着头皮到。

    “哈,彭会长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好吧,今天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这时候,秦奋却是一脸笑意,话音一落,直接看向众人。

    “其实,现在结果如何,你们稍微有些常识的就应该已经明白了,但是,这里有人依旧是不服气,那我只好让他彻底死心了。”

    秦奋说罢,拿起童古韵的玻璃种翡翠,重重的在张老的翡翠的划了一下!

    “啊……”

    “秦会长这是……”

    “别说话!!”

    秦奋没有理会众人的议论,再次故技重施,反之,拿起张老的‘玻璃种’翡翠,在童老的翡翠上狠狠的划了一下。

    随后才将两枚观音,重新放在桌子上,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众人,这时候除去一些人脸上的震惊,更多的就只是疑惑了,不知道秦奋为什么要这么做?!

    “各位,有一个常识,我想到大家都应该知道,包括彭会长,更是心知肚明,玻璃仿的翡翠硬度要比天然翡翠低,所以两者互相划下去,玻璃上面会留下极重的划痕,可是天然翡翠则没有或者很轻,甚至可以擦拭下去。”

    秦奋说罢,只见不少人全都点头,就连彭万里都不置可否。

    “还有一点,你们看里面的绿色飘絮,看起来的确很像是绿彩,给这翡翠增添不少的装饰,但这却只是人工做的手段,用绿色颜料,将玻璃内部高温加工时候,留下的气泡给掩盖过去。所以,真假如何,大家自己看吧!”

    秦奋说罢,拍拍手,将脸扭向一边。

    同样,这次依旧是彭万里,第一个冲了上来,拿起两枚翡翠一对比,脸上顿时变得极其的难看。

    这时,一些眼尖的人,已经看出了端倪。

    “快看,张老的翡翠上面,有一道很重的划痕,可是童老的却没有!”

    “高手啊!”

    “张老,恐怕您是被骗了。”

    这时候,议论之声已经响彻偌大的会议室。

    只见,张老缓缓的从彭万里手中接过自己的‘玻璃种’翡翠,欲哭无泪的自语道:“几十年鉴宝,没想到自己佩戴六年的东西,竟然就是一块玻璃,我还有什么资格待在古董协会呢!”

    “啪!”

    张老说话间,脸上一变,挥手重重的将‘玻璃种’摔在了地上,顿时碎成一片,如果原先都不好判断,可是这一刻,所有人都看清楚,地上这一堆,分明就是碎玻璃渣子。

    “真的是玻璃高仿啊!”

    无论是何时何地,什么身份,总是不缺少吃瓜群众,这时候,有人已经看热闹不怕事大的高呼了出来。

    张老简直是无地自容,摔完之后,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秦奋见状,朝着贺万峰使了一个眼色,贺万峰心领神会,急忙追了上去,一把将对方拉住,劝解道:“张老息怒,秦会长说的没错,在咱们这个行当,哪有不打眼的呢,不能因为这一次失败,就自暴自弃啊。”

    “可是……我真的没脸待在协会了,太丢人了。”张老满脸羞愧的说罢,继续要朝外走。

    “张老,是人就难免犯错,而混迹古玩一行,打眼是常有的事情,跟你的本事大小无关,个你的身份地位年龄更无关,所以,这不算什么,就当是交学费了,而且也涨知识了,不是么?!”

    见状,秦奋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看来这些人,全都有着一股子高傲劲,只不过有些人会高傲过头,那便是严重的自负了,例如彭万里。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无不汗颜,原本还想看张老热闹的,也全都低下了头。

    张老身体当即一怔,回过头,朝着秦奋满脸自愧的说道:“秦会长您说的没错,先前我还对您颇有微词,可是现在看来,你才是真正的行家,我服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