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难解蜈蚣噬髓蛊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老婆子,看看你还认识他不?!”

    陈志坚带着秦奋和谷若灵进入到卧室之中,朝着正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的妇女说道。

    听到这话,老妇将脸扭过来,目光落在秦奋的身上,脸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秦奋朝着这妇女轻笑一下,阴阳眼悄然开启,这下,秦奋的眉头顿时一皱,只见师娘的身体已出现了脸色衰败之相,而且身体之中的三阳之火,已经是越来越削弱,想必都是因为这些年卧病在床所引起的。

    秦奋急忙回过神,说道:“师娘,您好好看看还认识我吗?!”

    秦奋说话间,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你……你是秦奋?!”

    这妇女顿时一阵惊讶,虚弱的伸出手,指着秦奋问道。

    “嘿嘿,师娘真是好记性,没想到您还记着我呢!”

    秦奋心中一阵惊讶,看来师娘这眼神还没问题,这就说明,还没到了天人五衰的地步。

    一句话,师娘的阳寿未尽,应该可以治好!

    “呵呵,还是几年前见过你呢,没想到你变化还挺大,差点没敢认,今天就留在家里吃饭吧,你们到客厅坐一会儿,我这房间空气不甚好,待会儿出去跟你聊天!”

    陈志坚老婆急忙挥挥手,朝着秦奋说道,仿佛是怕秦奋嫌弃,或者是给陈志坚带来不好的影响。

    “老婆子,秦奋是我的学生,咱就没必要这么多礼数了,而且我忘记告诉你了,秦奋其实家里是祖传的中医,所以他也懂得一些,所以我想让她帮你看看病!”

    陈志坚见状,上前对老婆安慰道。

    “唉,老陈啊,干嘛还麻烦小秦呢,我这病治不好了,你就不要白费心思了。抽空还是多管管女儿吧!”陈志坚老婆满脸的难过。

    “你又不是不知道,小洁现在看到我跟见到仇人一样,我的话她根本不听,只会起到反作用!”陈志坚犹豫了一下,没有将今天的事情告诉她。

    “老陈啊,这些年苦了你了,要不是我将那些事情告诉小洁,她也不会这么恨你,说到底都是我害了咱们的女儿啊!”

    陈志坚老婆说到这里,眼泪缓缓的淌了下来。

    “怪不得你,都是我的原因!”

    “这么些年了,其实我早就原谅你了,只是间接的伤害了小洁。”

    “好了,不说这些了,秦奋的医术很高的,让他帮你看看!”

    陈志坚安慰了一下老婆,随后看了一眼秦奋。

    “呵呵,就是师娘,你就听老师的吧,我先帮您把把脉!”

    说话间,秦奋给谷若灵一个眼色,随后自己上前,缓缓的坐在凳子上,将手指落在了对方的胳膊腕上。

    其实秦奋要说医术真的没有,这把脉也只是做做样子,他的目的就是想让谷若灵靠近一些师娘,然后看看这到底是不是被下了蛊。

    片刻,秦奋的脸色微变,挪开手指,目光在满脸紧张的陈志坚身上扫视了一下,最终看向了谷若灵,只见谷若灵晦涩的点了点头。

    秦奋心中顿时有了想法,急忙朝着陈志坚点头道:“老师放心吧,虽然师娘瘫痪了这么多年,但是经过您的悉心照料,身体器官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应该完全可以康复!”

    这话一出,陈志坚和他老婆,无不为之震惊,尤其陈志坚更是激动的拉住秦奋的手,再次确认道:“秦奋你说的是真的吗?!”

    “在老师面前,我怎么敢说假话呢?!”秦奋轻笑一下,肯定道。

    “哈哈,听到了吗老婆子,秦奋能治好你的病,能治好你的病!”

    陈志坚当下来到床边,紧紧的握住了他老婆的手。

    “嗯,我听到了,听到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抱头喜极而泣。

    秦奋原本一脸欣慰,可是当看到谷若灵脸上的表情之后,顿时有些疑惑起来。

    “我什么时候说能治好了?!”

    谷若灵悄声对秦奋耳语道。

    “那你点头……”

    “傻瓜,我点头是告诉你,她的确是被人下蛊了,我也没说我能治好啊!”谷若灵再次耳语道。

    “呃……”

    秦奋顿时满脑门黑线,这下吹牛吹大了,对于解蛊,秦奋的确是门外汉,但是有若灵在旁边,当然是底气十足了,可是现在他顿时无语了。

    “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秦奋依旧不死心道。

    “哼,你都吹牛了,那我只好试试了!”

    看着谷若灵的表情,秦奋唯有感激的朝着她笑了一下。

    “陈老师,您先不要激动,这样,您先到外面等一会儿,我先帮师娘瞧瞧!”

    过了一会儿,两人的情绪稍微镇定一些,秦奋这才上前小声说道。

    “哦哦……我明白,我去外面等着,你帮你师娘看看,到底该吃什么药?!”

    陈志坚说罢,急忙朝外走去。

    等到陈志坚离开,秦奋这才坐在窗前,满脸笑意的说道:“师娘,我再帮您把把脉!”

    “嗯!”

    陈志坚老婆很是配合的伸出手,秦奋欣慰一笑,体内三清诀一动,一道精气已经落于手指之上,随后放在了她的胳膊上。

    一道精气徐徐进入陈志坚老婆的胳膊之中,正当陈志坚老婆感觉一丝异样的时候,忽然困意上来,三秒钟之后,已经熟睡了过去,不过脸上却依旧挂着笑意。

    看来,知道自己能够康复,心里的确是高兴。

    看到陈志坚老婆熟睡过去,秦奋这才有些担忧的看向谷若灵。

    “若灵,我师娘真的是被人下蛊了吗?!”

    谷若灵没有说话,而是回头走到门口,然后将门从里面反锁,随后才扭过脸,一脸严肃的朝着秦奋说道:“我敢肯定,你师娘的确是被人下了蛊,而且蛊已经深入脑髓,继而影响她的脊髓,导致下半身瘫痪!”

    “什么蛊,这么狠毒?!”

    秦奋脸色微变。

    “我看看!”

    谷若灵说罢,已经来到床边,目不斜视的看了一眼昏睡过去的陈志坚老婆,随后双手瞬间化作奇怪印法,口中快速催生口诀,一条金色小蛇已经从袖口爬了出来。

    这期间,谷若灵的双眸紧闭,柳眉微竖,金色小蛇快速的趴到了陈志坚老婆的脸上,顺着鼻孔快速进入到对方的鼻孔之中。

    秦奋知道,这乃是谷若灵的金蛇蛊,跟她的本命蛊比起来,这金蛇蛊相对弱小一些,但是他还是清晰的看到,陈志坚老婆的头皮仿佛动了一下。

    大约过了一分钟之后,这金色小蛇已经再度从对方的鼻孔里钻了出来,重新回到谷若灵的手上,进入了袖口之中消失。

    “怎么样?!”

    看到若灵睁开眼睛,秦奋急忙问道。

    “是中了蜈蚣噬髓蛊!”

    谷若灵的脸色十分的难看,看的出来,她也感到很震惊。

    “这又是什么蛊啊?!”

    光听名字,秦奋就感觉到这蛊的厉害程度了。

    “很简单,将蜈蚣放在蛊药之中,浸泡十年,然后取出蜈蚣研制成沫,只要被人闻到,便会进入大脑之中,满满的吞噬对方的脑髓,一年之后,大脑之中就会生出蜈蚣,而对方的身体,则是开始迅速的恶化,最终不治身亡!”

    “我师娘已经瘫痪了好多年了,那为什么还活着,而且还只有双腿瘫痪呢?!”秦奋有些疑惑道。

    “这个,我也不不好说,不过蛊术博大精深,不是你所了解的那么片面,而且据我所知,在苗疆有很多人,在下蛊的时候,都可以随意控制蛊毒的蔓延,或者让蛊毒只侵害对方的某个部位,其他地方完好无损的!”

    “这么说来,我师娘之所以只是瘫痪,就是因为下蛊之人刻意控制了?!”秦奋再次问道。

    “应该是这样!”

    谷若灵点头道。

    “你知道在苗疆哪些人有这种手段吗?!”秦奋再次问道。

    “我娘,还有苗长老,还有几位长老,当然也包括我!”谷若灵毫不隐瞒道。

    听到这话,秦奋的脸色忽然间发生了一些变化,满脸凝重的望着熟睡在床上的师娘。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敏感的若灵觉察到秦奋的异样,好奇的问道。

    “你先告诉我,这蛊毒你能解的了吗?!”秦奋没有直接回答若灵的话,而是反问道。

    “这个……很困难,因为下蛊之人的水平很高,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师娘脑子里的蜈蚣噬髓蛊,已经再度形成了蜈蚣,想要抹除的话,我的手段恐怕还不够。”

    谷若灵说话间,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听到谷若灵的话,秦奋的脸色也是为之一变,原本还以为谷若灵可以解蛊呢,现在看来,这件事情恐怕有些难办了。

    其他倒是不担心,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跟陈老师解释。

    “那真的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秦奋再次问道。

    “我倒是可以试一试,但是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如果是苗长老在的话,或许有办法。”

    谷若灵考虑了一下,直接说道。

    “你是说苗长老能解这蛊毒?!”秦奋眼珠子一转问道。

    “嗯,苗长老之所以能成为长老,当然有着异于常人的本事,而且这蜈蚣噬髓蛊,她也曾炼制过,所以我想她应该有办法!”

    “那我问你,苗长老的真名,可是叫苗梦?!”

    事到如今,秦奋不得不摊牌了。

    “你怎么知道?!”谷若灵脸上顿时巨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