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情债最易让人伤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望着谷若灵满脸的震惊,秦奋只好低头组织了一下语言,随后怔怔的望着谷若灵。

    “若灵,你知道苗长老,为什么会说天下的男人,都只会说欺骗的谎言吗?!”

    “为什么?!”谷若灵不解道。

    “因为,苗长老曾经的确被男人伤害过,还记得当初我说她被伤害过的时候,她的表现吗?!”

    秦奋反问道。

    “秦奋你到底什么意思?!”

    谷若灵百思不得其解,这秦奋到底是怎么了?!不过,她知道,秦奋不会平白无故的说这些话的。

    果然,秦奋说罢,转脸看了一下陈志坚的老婆,发现对方还在熟睡,这才回过头,一脸凝重的看向谷若灵。

    “其实,当年伤害苗长老的那个男人,就是我的老师陈志坚!”

    “什么?!”

    谷若灵身体一个踉跄,秦奋急忙上前一把将对方扶住,下一秒,只见谷若灵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怪不得,苗长老不让我相信男人说的话,原来是这样,是这样……”

    若灵满脸痛苦的喃喃自语道。

    “若灵你没事吧?!”秦奋有些紧张,搂着谷若灵,清晰的感觉到,对方身体的颤抖。

    “呜呜……”

    须臾,谷若灵靠在秦奋的肩头,已经是泣不成声,秦奋只好抚摸她的后背,让她缓和一下。

    “我在苗疆的时候,听我娘说过,苗长老受过伤,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苗长老!原本以为苗长老是身体受伤了,现在才知道,原来她是心灵受到了创伤,而且还是情伤!”

    谷若灵哽咽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事情会是这个样子,当初听陈老师说完他之前的事情之后,我就开始怀疑,师娘的病或许不是真的病,而是被下了蛊术,所以才带你来的,没想到这一切竟然这么巧合。”

    秦奋同样有些无奈道。

    谷若灵听完秦奋的话,一把抹去泪水,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冷漠起来,看了一眼秦奋,又看了一眼陈志坚的老婆。

    随后朝着秦奋冷声道:“这个蛊我不会帮着解的,这一切都是陈志坚咎由自取。”

    “若灵……这都是上一辈的恩怨了,你就别再怨恨了,再说我师娘本也是无辜的受害者,你真的忍心看着她被蛊毒夺去性命吗?!”秦奋见状,急忙说道。

    “我不管,陈志坚害了苗长老一辈子,我是不会解蛊的!”

    谷若灵脸上的冷漠越发的严重,而且语气更是决绝。

    “若灵……”

    “你别说了好吗?!我的心里,已经够乱的了,你让我静静,如果我真的帮她解蛊了,苗长老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的,而且我也不想给她解蛊,这一切都是陈志坚的错!”

    没等秦奋说完,谷若灵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秦奋虽然着急,可是眼下也是没有办法,谷若灵倔强起来,他也无能为力。

    “唉,那好吧,我先给陈老师随便写个中药方子,而你暂且不要表现出来,等到咱们好好商量之后再说好吗?!权当是给我一个面子了。”

    秦奋最终只能无奈的哀求道。

    望着秦奋左右为难的脸色,谷若灵唯有点头同意,其实,说到底她怎么会让自己心爱的男人为难呢?!

    看到谷若灵点头,秦奋终于露出一抹笑意,急忙掏出纸笔,写下了一个滋补方子,随后拉着谷若灵离开了房间。

    “秦奋怎么样了?!”正在外面一脸紧张踱着步子的陈志坚,看到秦奋和谷若灵出来,急忙上前问道。

    “呵呵,我刚刚给师娘检查过了,虽然瘫痪多年了,但是按照这个方子吃药,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康复了。”

    说话间,秦奋将刚刚写好的方子,递到了陈志坚的手中。

    陈志坚当即脸色大喜,接过方子看也没看便双手握住秦奋的手,激动道:“秦奋,老师谢谢你了,只要你师娘能康复了,我便去你正德斋坐堂,而且分文不要!”

    “呵呵,陈老师想通了。”

    秦奋着实有些意外,当下笑道。

    “唉,事情终究要过去,这些年我一直活在悔恨之中,虽然不清楚现在她怎么样了?!但是我只想她能好好的生活,而我也必须开始新的人生了。”

    陈志坚说话的时候,脸上露出的是满满的悔恨。

    一旁的谷若灵看的清晰,只不过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嗯,老师能想开就好,我想一切都会过去的,时间会湮灭一切怨恨的。”

    “但愿如此吧!”

    “嗯,那好,陈老师我先走了,若灵还有些事情,我得陪她走一趟!”

    原本陈志坚还想跟秦奋聊天,但是听到这话,当下点头道:“那好,我就不多留你了,过几天我会去正德斋找你的!”

    “那好,一言为定!”

    秦奋微笑说罢,带着谷若灵这才离开了陈志坚的家。

    “若灵你没事吧!”

    离开陈志坚家之后,秦奋急忙关心道。

    “我没事!”谷若灵冷冷说道。

    “对不起,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是我想告诉你,陈老师是一个好人,我的身世你也知道了,当初我上大学,根本就连学费都交不起,可是陈老师为了照顾我的自尊心,便给我申请助学金,而且给我联系勤工俭学的岗位,让我靠双手赚取自己上大学的钱。”

    “其实不单单的对我,对其他同学也一样,比如今天,他跟校长撕破脸,不就是为了他的学生吗?!这种有爱心而且心存正义的老师,难道不是好人吗?!”

    “我知道,他是好人,可是他伤害了苗长老,从小到大,苗长老对我都很好,所以这一次我真的没办法帮你!”

    谷若灵直接反驳道。

    “好吧,我知道你一时间难以接受,但是我想,这件事情你该跟苗长老说一下吧,如果苗长老不让你解蛊,那我二话不说,绝对不强求你,因为我不能逼迫我的女人做任何不想做的事情。”

    秦奋沉思一下,点头道。

    “谢谢你……”

    谷若灵听到这话,心头一暖,直接扑进了秦奋的怀抱里。

    “傻丫头,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其实看到你难受,我何尝能好受呢?!”秦奋抚摸着谷若灵的头发,心疼道。

    “我现在就给苗长老打电话,我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谷若灵缓和了好一阵,然后抹去泪水,对秦奋轻声说道。

    “嗯,想打就打吧,我想这件事情也该让苗长老知道了,我想这么多年了,她心里一定也不好受。”秦奋淡淡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

    谷若灵说罢,秦奋搂着她上了车,随后谷若灵掏出电话,犹豫了一下,最终给苗长老拨打了过去。

    “苗长老,我是若灵……”

    电话一通,谷若灵便对着电话轻声说道,语气尽量保持着愉快。

    “若灵,怎么想起给长老打电话了,是不是想我了?!”

    谷若灵电话按得是免提,所以秦奋可以清晰听到苗长老的声音。

    “嘿嘿,长老,若灵天天都在想您呢!”

    “这丫头,去了城里小嘴都变甜了,好啦,快说什么事情吧,你要是没事才不会想起我这老婆子呢。”苗长老笑骂道。

    “哎呀,长老,难道若灵就不能有想你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了吗?!”谷若灵俏脸撒娇道。

    “呵呵,当然可以了,你这丫头鬼精鬼精的,快说吧!”

    听到苗长老的声音,谷若灵的脸色变化了一下,事到如今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若灵,你怎么了?!”

    苗长老的声音,有些着急。

    “哦……没什么,只是的确有件事情,想问问长老。”

    “哈哈,就知道你这丫头有事,快说吧!”

    “苗长老……这里有人中了蛊,我想帮她解,可是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做?!而且不知道能不能解除?!”谷若灵犹豫了一下,最终说道。

    “什么蛊?!什么人中的?!”

    苗长老声音有些急切,这蛊术可是苗疆的传承,现在在东昌不断的有人中蛊,除去背叛师门的若灵的师姐之外,她想不到第二个人会随便下蛊。

    “蜈蚣噬髓蛊,是一个根长老年纪相仿的妇女中的!”

    “什么?!”

    谷若灵话音一落,苗长老顿时紧张的反问。

    随后,电话两端陷入了沉默了之中。

    “看来是天意啊!”

    许久之后,苗长老的声音,忽然苍老了一些,而且语气之中尽是感叹。

    “长老,您没事吧?!”谷若灵脸上浮现出一丝担心。

    “你见过陈志坚了?!”

    苗长老答非所问。

    谷若灵和秦奋脸色同时一变,显然陈志坚一直在苗长老的心中,而且无时无刻不曾忘记。

    “见过了,中蛊的人就是他的妻子,已经瘫痪了很多年了,恐怕再不解蛊的话,她就要撒手人寰了。”谷若灵再次说道。

    “天命如此,当年我中下这蛊,就算到了,未来我蛊族的传人,一定会遇到她的!”苗长老无奈道。

    “这蛊真的是您下的?!”谷若灵急忙问道。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而且能知道对方是被下蛊,一定是秦奋发现的吧?!”苗长老沉默了一下问道。

    “的确是秦奋发现的!”谷若灵不敢隐瞒。

    “秦奋的确不简单,我想你现在应该跟他在一起,你把电话给他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