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秦奋调解释前嫌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若灵一声低喝,这金色小蛇,直接爬到床头柜上,然后钻入到金色小瓶之中,顷刻间将半瓶爱人泪蛊全部吞到了肚子里。

    谷若灵脸色一变,口中低喝道:“小灵,去!”

    金色小蛇原本就是若灵的本命蛊,所以可以听懂她的话,快速的爬到了陈志坚老婆的脸颊之上,然后从鼻孔钻了进去。

    秦奋顾不上惊讶,阴阳眼急忙开启,只见师娘的脑袋开始出现此起彼伏的鼓包,秦奋清晰的看见,金色小蛇正在跟师娘脑子里的蜈蚣战斗着。

    十分钟之后,终于趋近于平静,不过若灵的脸色却已经十分严肃,手上的印法不断的变化。

    终于又过了五分钟,金色小蛇已经从鼻孔里钻出,再度回到了谷若灵的手心,下一秒消失不见。

    谷若灵一身香汗,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秦奋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不过,谷若灵最终还是默念一道口诀,整个身体,顿时恢复如初,而且卧室之中的气息,温馨了许多。

    “好了……”

    谷若灵朝着秦奋挤出一抹笑意,下一瞬,缓缓的朝前栽去。

    秦奋眼疾手快,急忙上前抱住谷若灵,一道精气快速进入若灵的体内,十分钟之后,谷若灵惨白的脸色,已经泛起红润,看得出来,已经恢复了过来。

    “你没事吧?!怎么会晕过去呢?!”秦奋满脸的担心。

    谷若灵脸色一红,有些羞赧的说道:“制蛊和解蛊的前后二十四个小时,是不允许进行男女之事的,都怪你……”

    “呃……你怎么不早说呢?!”秦奋有些自责道。

    “好了,别担心,当时不是情到深处嘛……”谷若灵说话间,满脸的娇羞。

    “傻丫头……”

    秦奋一把搂住谷若灵。

    “你师娘已经没事了,明天醒过来之后,便可以下床走动了。”

    片刻之后,谷若灵朝着秦奋认真道。

    “嗯,谢谢你了!”秦奋满眼心疼道。

    “其实,还是要谢谢苗长老,要不是她老人家放下当年的恩怨,纵然我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治好你师娘!”

    谷若灵沉思一下,说道。

    “我知道,等我们回苗疆的时候,我亲自道谢,咱们先出去吧,陈老师他们都等急了。”

    秦奋说罢,将谷若灵扶起来,眼下谷若灵已经恢复了不少,看起来气色还不错。

    “怎么样!?”

    面对陈志坚的一脸紧张,秦奋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随后认真道:“这次治疗之后,明天或许就可以好了,但是那些中药必须吃上一个疗程,才能彻底去根!”

    “我知道了,谢谢你!”

    陈志坚就差给秦奋跪下了。

    “陈老师千万不要这么说,要说谢也是我对您说,没有您哪有我的今天呢!”秦奋急忙摆手道。

    “秦哥,我妈妈明天真的能康复吗?!”这时候手拿冰块的陈洁,急忙跑了过来,求证道。

    “呵呵,我说话算话!”秦奋轻笑道。

    “那好,只要我妈妈明天真的能好,我便兑现你提出的条件!”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啪!”

    随后两人击掌为誓。

    “你们两个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怎么我完全看不懂!”一旁的陈志坚一头雾水的看着两个人。

    “是这样……”

    “秦哥不许说!”

    秦奋正要跟陈志坚说,却被陈洁给阻拦住。

    “呵呵,小洁,其实当你决定答应我提出的条件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不是吗?!”

    秦奋说话间,微笑的看向陈洁,只见对方听到这话,有些不自觉的低下了头,因为秦奋说出了她的心思。

    “到底怎么了?!”

    看到自己女儿这幅样子,陈志坚心中多少有些担心。

    “呵呵,其实小洁在心里,已经原谅了你……”

    “什么?!”

    陈志坚一愣,脸上满满的震惊,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师,这些年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很悔恨,而且小洁一直恨着你,但是我想说,当年您的确是错了,无形中伤害了师娘,更伤害了小洁当初幼小的心灵,其实她恨着你,同样不好受,所以她开始叛逆,开始堕落,而您却没有真正的设身处地为她想想。”

    听到秦奋的话,陈志坚陷入了沉默之中,脸上的表情变得很难看。

    一旁的陈洁一双美目之中,已经尽是泪水,因为秦奋说出了她的心思。

    “陈老师,您好好想想吧!”

    说罢,秦奋带着谷若灵打算离开。

    其实这话秦奋完全是说给陈洁听的,临走还不忘记跟陈志坚使了个眼色。

    “秦奋,你和若灵先别走!”

    不过陈志坚老脸一变,急忙叫住秦奋和谷若灵。

    “老师还有什么事情吗?!”秦奋回过头有些疑惑道。

    “其实老师知道,你说这些都是想让小洁听到,其实我心里也是受益匪浅,你说的没错,这些年因为跟小洁关系僵硬,所以便忽视了她。反正这个疙瘩迟早要解开的,今天就当着你们两人的面解开吧!”

    话音一落,陈志坚直接转脸看向陈洁,这一刻陈洁的泪水顺着脸颊,不断的往下淌。

    在她心中,同样经受着一种煎熬,一种血脉相连的煎熬。

    “小洁,爸爸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妈妈,爸爸不求别的,只求在暮年能得到你和你妈妈的谅解,让我尽职尽责做一个好父亲好丈夫,可以吗?!”

    说话间,陈志坚竟然给陈洁鞠了一个躬。

    陈洁急忙躲开,随后眼泪更是夺眶而出。

    “爸……”

    陈洁一头扑进陈志坚的怀抱,哭喊了一声。

    “呜呜……”

    “好了,我的乖女儿,都是爸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

    陈志坚老泪纵横,哽咽道。

    望着父女冰释前嫌,秦奋和谷若灵相视一笑,随后悄悄的离开了陈家。

    “刚才我都感动的要哭了……”

    离开陈家之后,谷若灵忍不住鼻子一酸,朝着秦奋说道。

    “傻丫头,未来的路很长,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放心以后有我陪在你身边,你不会孤独!”

    秦奋一把将谷若灵搂在怀中,其实秦奋知道,谷若灵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母亲也离开了她,说起来,两人算是同病相怜了。

    所以这一刻,他们俩人彼此找到了倚靠。

    这一晚,若灵和秦奋没有回万兴家园,而是去了一家五星宾馆,虽然若灵在施展蛊术前后时间,不可以有男女之事,但是有秦奋的精气帮助,所以这一晚,两人很是尽兴……

    第二天一早,两人早早的洗漱完,直接去了正德斋。

    赵琼琼看到两人进来,急忙笑着迎接了上去。

    “你们两个昨天晚上是不是又……”

    赵琼琼一脸醋意的问道。

    “琼琼姐……”

    谷若灵脸色一红,急忙上前抓住她的胳膊,倒是秦奋有些不得劲,好像已经好几天没跟赵琼琼在一起了。

    想必赵琼琼心里一定很不开心了。

    “琼琼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现在你们去准备一下,待会儿咱们要在这里,进行一场简单的招聘会!”

    “招聘会?!”赵琼琼一愣。

    “不错,现在店里太忙,你们几个根本吃不消,所以先招几个普通打杂的店员过来帮着分担一些。”秦奋点头道。

    “哪还准备什么啊,普通打杂的,只要人品差不多就可以了。”赵琼琼感觉有些小题大做。

    “呵呵,不是你想的这样,我是从东昌大学的考古专业找了几个学生,先从打杂开始,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晋级实习鉴宝师的!”秦奋轻笑一下,解释道。

    “哦,你这是未雨绸缪,想提前为咱们正德斋储备人才吧?!”赵琼琼恍然大悟。

    “呵呵,就你聪明!”

    “哼,少来!”

    赵琼琼白了秦奋一眼,然后拉着谷若灵朝着里面走去。

    秦奋则是来到分店这边,只见童古韵和闻通已经早早的来到了店里。

    “干爹童老,不出意外,今天上午就会有学生过来应聘,咱们准备一下!”

    “东昌大学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童古韵眉头一皱,急忙问道。

    “还不清楚,不过薛凯这次必须要付出代价的,要不然这件事情不算完!”秦奋说话间,脸上闪过一丝冷色。

    “嗯,这样的人,的确不应该待在学校!”童古韵点头道。

    “二老和琼琼一起准备一下应聘的事情,这次咱们一定要选一些各方面条件不错的人才!”

    “我明白,放心吧,上次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童古韵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么早就有客人了吗?!”

    这时闻通突然有些惊讶的看向外面。

    果然,门口处正有三个人朝里看,秦奋看到三人,顿时脸上露出一抹喜色,迎接了上去。

    “陈老师,师娘……”

    来人正是陈志坚一家三口。

    三人急忙回头一看,只见秦奋已经笑呵呵的从台阶上走下来。

    “秦奋,师娘是来谢谢你的!”

    说话间,陈志坚老婆已经抑制不住泪水,而且要下跪。

    秦奋见状急忙上前一把扶住,满眼认真的说道:“师娘,您身体刚刚恢复一些,千万不要过于激动,而且不宜走的太长久,快到里面坐!”

    陈志坚老婆僵持不过秦奋,只能任由对方将她扶进了休息室。

    “老陈,你好啊!”

    这时候童古韵也是上前跟陈志坚握手。

    “老童,之前在学校的事情,谢谢你了。”陈志坚急忙说道。

    “说的哪里话,都是秦奋的本事,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看到二人有说有笑,秦奋一愣,好奇道:“两位原来早就认识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