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赴家宴以德报怨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众人身体忍不住一颤,这周老爷子发火,谁还敢说话,尤其是何奎,更是吓得一个踉跄,他敢跟周民生发火,但是面对周靖堂,他就是个后生晚辈。

    “哼,今天是家宴,你们这像什么?!成何体统?!”

    周靖堂脸色一寒,朝着众人喝道。

    “爸,您别生气,我们知道错了。”周民生急忙上前去劝解,周老身体刚好一些,他可不想因为这事,再让老爷子病倒。

    何奎老婆跟周民生老婆是姐妹,这一刻,急忙朝着公公走过来,安慰道:“爸您别生气,都是我的错!”

    “好了,都别站着了,都坐下吧!”

    周靖堂缓和了一下,略微平静道。

    何奎和老婆对视了一下,最终只能朝着餐桌挪了过来。

    秦奋这时候也跟着周子媛往餐桌前走。

    “秦奋坐在我身边!”

    没等几人落座,周靖堂再次说道。

    这下众人一愣,周靖堂坐的可是正主的位置,秦奋坐在他身边,足以彰显秦奋在周家的地位,这可跟周民生一样了啊。

    当下何奎的脸色变得极度难看起来。

    “咚咚咚……”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敲门声,周民生老婆急忙去开门。

    只见魏浩一家三口,也都赶过来了。

    “怎么才来,饭都做好了,就等你们一家三口了。”

    周民生老婆朝着自己的妹妹说道。

    “这不是等老魏吗?!刚下飞机。”魏浩母亲急忙解释道。

    “魏叔好!”

    这时候秦奋也是站起身,急忙来到门口迎接。

    “秦奋,好小子,听说最近干得不错,有前途!”

    魏浩的父亲魏宇成,跟秦奋早就认识了,当初秦奋上大学的时候,魏宇成就不止一次的见过秦奋,而且看出秦奋,未来一定会有好前途的。

    “魏叔,千万别这么说,都是小打小闹。”

    秦奋急忙笑着摆手。

    “哈哈,怎么能是小打小闹呢,现在整个东昌,谁不知道正德斋的秦奋呢,以后好好教教魏浩这臭小子,整天的花天酒地!”

    魏宇成也是性情中人,说话并无遮拦,这倒是让魏浩一脸的沮丧,摊上这样的老子,他也是醉了。

    说笑间,几人来到餐桌前,魏宇成急忙跟周靖堂打招呼道:“周叔,您好!”

    “宇成快坐吧!”

    看得出来周靖堂对魏宇成还算不错。

    “大姐夫二姐夫!”

    魏宇成朝着周民生和何奎打招呼。

    周民生微笑一下,可是何奎却一直绷着脸,像是谁欠了他钱一般。

    看到这场景,魏宇成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不过稍纵即逝,对于何奎的为人,他一直很看不起,平心而论,虽然这些年他完全是靠着自己的双手赚钱,没做过什么投机倒把的亏心事,更没有沾过周民生的光。可是何奎却完全是投机取巧,而且纵容自己的儿子,这是他所不齿的。

    “好啦,你们都到齐了,我这老家伙先说两句,欢迎来周家做客,尤其你们三个连襟,虽然事业不同,但是一定要团结才行!民生的位置特殊,你们两个在外面也要低调些,千万不要给他抹黑,这算是我老头子拜托了。”

    说罢,周靖堂直接喝了一杯酒。

    众人全都一愣,尤其魏宇成和何奎的脸色,魏宇成还好,急忙端起酒杯喝了,何奎却是迟迟不动,脸色越发的难看。

    这话,分明是说给自己听的!

    何奎都感觉,今天周民生摆的是鸿门宴了。

    “爸,您身体刚恢复,少喝点酒。”周民生急忙转移话题,劝解道。

    “不用管我,你今天请他们吃饭,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接下来我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听一听就好!”

    周靖堂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果真开始自顾自的吃饭,不理会众人。

    虽然这样说,可是他们心里都清楚,周靖堂怎么会袖手旁观呢。

    “好吧,今天我请大家过来,其实除了吃饭之外,还有一件事情,需要说一下!”

    周民生说罢,看了一眼周靖堂旁边的秦奋,又看了一眼何奎,秦奋一脸轻松,何奎一脸怒色。

    魏宇成也是刚才在路上的时候,听魏浩说了一些,不过孰对孰错,他心里清楚。

    “秦奋,不管怎么说,何奎算是你的长辈了,你给我表示一下!”周民生一脸正色的说道。

    秦奋心中一动,忍不住暗忖,“这老家伙,真的是要让自己先低姿态了。”

    不过看了一眼众人,秦奋也不觉得什么,毕竟要给媛媛些面子,索性站起身,端起一杯酒朝着何奎说道:“何董,先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不管怎么样,我跟你说声对不起,这杯酒我敬你!”

    原本一脸紧张的周子媛,看到秦奋能做成这样,心中一阵感动,要是换做平时,错又不在秦奋,他才不会道歉的,所以,她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何奎!”

    周民生看到何奎低着头,一句话不说,周民生急忙低喝道。

    “哼,把少雄的视网膜都打掉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而且还把我打了,就这么一句道歉就想了事吗?!”

    何奎心一横,冷眼看向秦奋。

    何奎老婆见状,急忙抓了抓他的衣襟,可是何奎却不管不顾。

    “何奎,这件事情到底什么原因,大概都知道了吧,少雄找秦奋的麻烦,充其量就是自卫,再说当时秦奋也不知道少雄是你的儿子!”

    周民生顿时有些不悦道:“至于你,你勾结别人,雇佣混混砸秦奋的店,秦奋虽然作法不可取,但是也是被你气的!”

    “哼哼,我就知道,今天是鸿门宴!我何奎是不会就这么轻易饶了他的!”何奎冷哼一下,再次怒道。

    周靖堂的脸色逐渐的难看起来,不过却没有说话。

    “二姐夫,你作为长辈,怎么非要跟秦奋计较呢,再说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本身错就在少雄和你身上,你这样,到底是想干什么?!”

    魏宇成本身就看不惯何奎,当下质问道。

    “哼,魏宇成你别装好人,秦奋和你儿子是好兄弟,你当然帮他说话了。”

    “何奎,你真是不可理喻,我是帮理不帮亲,谁对谁错,大家看的清楚!”

    魏宇成说罢,不去理会对方。

    “何奎,那你到底想怎么办?!”周民生压制胸中怒火,再次问道。

    “我被罚款一千万,秦奋必须赔偿我,而且砸了我的公司,损失起码一个亿,还有当众打我,还有少雄,必须公开道歉,要不然不算完!”

    何奎脸一寒,直接怒道。

    “呵呵……”

    听到这话,秦奋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何奎指着秦奋怒道。

    秦奋并未理会对方,而是看向在座的各位,然后目光落在周靖堂身上。

    “爷爷,眼下这事情就不怪我了。”

    “嗯,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我老头子一个,不会管的!”

    “秦奋,坐下!”

    周民生看到秦奋缓缓的站起来,当下有些担心道。

    “周叔,您让我做的我都做了,可是对方的态度你也看到了,所以接下来就别怪我了。”

    秦奋说罢,目光落在何奎身上,微笑的脸上弥漫出一股寒意。

    何奎心中一紧,深怕秦奋会打他,急忙喝道:“秦奋你别胡来,周老可是坐在这里呢!”

    “呵呵,何董不用怕,我不打你,既然你说到了赔偿,那我也就说说吧。”

    “随便!”何奎听到秦奋说这话,顿时轻松了一些。

    “你雇人砸我的店铺,是不是也要赔偿!”

    “好,你说个数!”

    何奎心中暗爽,一个破店铺,统共也没砸了几下,能有多少钱?!

    “我粗略的算了一下,你没砸了多少,只砸了我一个多宝架,上面的东西全都损坏了。”

    “废话少数,你说个数吧!”何奎急迫道。

    “呵呵,何董先别着急啊!”

    秦奋轻笑一下,再次说道:“这多宝架上放着十件元代青花瓷器,十件清朝的瓷器,其中造型各异。”

    听到这话,稍微懂得一些收藏的人,就知道这些东西的大概价格了。

    何奎不是傻子,当下脸色一变,喝道:“秦奋,你不要信口雌黄,你一个小古玩店,哪有那么多宝贝?!”

    “有没有,你抽空去看看就知道了,我现在给你算算,一件元代青花市场价起码能拍到三个亿,我也不讹你,一件两个亿,外加十件清朝的瓷器,差不多要三个亿,我再给你摸个零,你陪我二十个亿吧!”

    秦奋说罢,缓缓的坐了下来。

    “秦奋,你不要胡说!”

    “浩子,我说的这价格,算高的吗?!”秦奋没有理会对方,而是看向一脸紧张的魏浩。

    魏浩一愣,看了看这情景,只好苦笑着说道:“如果是这些东西的话,二十亿,简直太便宜了。”

    “哼!听到了吗?!赔钱!”秦奋冷哼一声,直接看向何奎。

    “你……哼,姐夫你看到了吧?!就他这种态度,是真心道歉吗?!”

    何奎已经有些害怕了,自己损失了一个亿,可是人家却说砸了人家的青花瓷,这可是二十个亿啊,就算是砸锅卖铁,他资产也没有二十个亿。

    “哼,你真是自作孽啊!”周民生已经有些无奈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