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小人难防被栽赃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果然,秦奋听到云倩的话之后,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目光直接落在侯金身上,这一刻,侯金的魂魄终于轻松了下来,只要能进入轮回,三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他甚至在这样的自我安慰。

    “侯金,看来我得成全你了。”

    说话间,秦奋手中伏魔神笔一动,一个金色八卦已经形成,这一次秦奋没有任何的精神,因为在场的人,都是他信得过的,就算跟慕芷柔交集不多,但是有昆老的关系摆在那里,加上她也是玄术者,实在没必要隐藏什么,这样正好让她见识一下自己的实力。

    “大哥,你快让我进轮回吧,求你了!”侯金悬空朝着秦奋不断的作揖!

    秦奋脸上闪过一抹一样,口中低喝一声,“八卦现,开死门,关生门,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随着秦奋一声低喝,慕芷柔脸色骤然一变,急忙释放一道精气,朝着秦奋的金色八卦而去,秦奋早就有所防备,不等慕芷柔的精气触碰到八卦,一挥手,已经将慕芷柔的精气打散。

    “秦奋,你这是违背天道,是要受到严惩的!”慕芷柔情急之下,急忙喝止道。

    “哼,欺负我的女人,就算是鬼魂,我也要让他受到惩罚!”秦奋一声暴喝,紧接着,正期待着进入轮回的侯金,魂魄顿时被吸进了八卦之中,下一秒朝着死门而去。

    到了这时候,侯金的魂魄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危险,急忙挣扎着朝着秦奋叫道:“秦奋,你大爷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哼,没机会了!”

    秦奋脸上一抹杀气闪过,一道佛光直接打在死门之上,侯金的魂魄顿时进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片刻之后,四周归于一片平静,秦奋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朝着云倩说道:“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我的女人,即便已经成为了鬼魂!”

    这一刻,几个人的心思均不一样,云倩心中是感动,谷若灵心中是担心,慕芷柔心中则是满满的愤怒。

    “秦奋,这件事情的后果你想过吗?!”慕芷柔冷声问道。

    “我秦奋从来不是一个瞻前顾后的人,既然敢做那我便敢当!”秦奋冷道。

    “好吧,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到时候就算是昆老想要帮你,恐怕都有所顾忌了!”慕芷柔感觉自己说这些,实在是多余,冷冷的甩一下一句话之后,便直接低下头,不再理会秦奋。

    “秦奋,其实慕芷柔说的没错,她也是担心你的!”这时候云倩看到慕芷柔的脸色,有些自责的提醒道。

    “呵呵,我不在乎这些,我只在乎你们,明白吗?!这种傻话以后不要说了,现在还是想想接下来的事情吧!”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嗯,如果侯金说的没错的话,那咱们的人之中,很可能有内鬼了,你说呢芷柔!”

    虽然同在京城,可是两人属于不同的部门,加上在京城衙内两人的名声,所以她们很少有交集。

    不过眼下为了共同的目的,云倩不得不跟慕芷柔说话。

    经过片刻的冷静之后,慕芷柔的心情也稍微缓和一些,抬起头朝着云倩说道:“你说的没错,这件事情还是跟上面汇报吧,毕竟这么多的文物,一夜之间全部消失,肯定会引起震动的,你我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看着两个美女各自掏出了电话,秦奋拉着谷若灵离开了蒙古包。

    两人一出蒙古包,就看到南宫岳被两个手下搀扶着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只见南宫岳双腿撇开着,走路一点力气也不敢用,微微的撅着身子,秦奋脸上就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

    “南宫岳,你这是怎么了,腿疼呢还是屁股疼呢?!”

    秦奋的声音不大,但是让周围的人却听得清楚,齐刷刷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南宫岳身上。

    南宫岳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怒色,气的满脸通红,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敢说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如果说出去,他南宫岳恐怕就京城衙内就没脸混下去了。

    “秦奋,这件事情不算完,你给我等着,而且我怀疑,这些古董被盗,就是你暗中操作的!”

    “南宫岳你是不是还觉得不够爽呢?!”这时候,秦奋突然变脸,冷声问道。

    “哼,我说的有我说的根据,昨天夜里你跟我比斗,然后让你的人暗中从地洞里将文物全都盗走,你这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策用的可真是够妙的啊!”

    栽赃!这时赤条条的栽赃!

    秦奋的脸色缓缓的阴沉了下来,他知道,南宫岳这是要颠倒黑白,恶意栽赃自己了,这一刻,他忽然感觉,昨天的事情,很可能是一个圈套,南宫岳故意将自己引出去,可是南宫岳不知道,竟然不是自己的对手。

    被收拾之后的南宫岳,现在竟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开始大声嚷嚷起来,目的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昨天夜里是自己主动找的南宫岳麻烦,而这里大部分都是京城来的人,肯定会相信南宫岳的话。

    就算自己再怎么争辩,舆论已经被南宫岳造出去,对秦奋而言没有任何的好处。

    想到这里,秦奋就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废物一般的南宫岳了,看来这小子从开始就在预谋着这件事情,而且秦奋甚至隐约开始怀疑,这文物失窃跟南宫岳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当然,秦奋只是怀疑,却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件事情就是南宫岳干的。而且他岂是别人说栽赃就能栽赃的呢?!

    “呵呵,南宫岳你这么激动,怕是别有用心吧?!要不要我把昨天的事情,跟大家详细说一下,尤其是你跟你手下夜半**的事情,也都跟大伙说说呢?!”

    “秦奋,你够了,昨天要不是被你暗算了,我怎么会被困在外面,导致文物被盗呢,所以你还嘴硬什么?!告诉你,我已经跟上级汇报了,你就等着吧!”

    南宫岳说罢,朝着两个手下示意了一下,然后朝着自己的蒙古包走去,嘴角多了一抹阴险,显然这次他要借着上面的力量,彻底将秦奋收拾掉。

    说话间,云倩和慕芷柔已经打完电话,从蒙古包里走了出来,不过两人的脸色却是格外的严肃。

    等到来到秦奋身边之后,慕芷柔低着头,一句话也没有说,云倩犹豫了一下,朝着秦奋说道:“京城已经收到了消息,而且他们接到任务,说是你的嫌疑最大,必须要带回京城!”

    秦奋先是一愣,接着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我觉得你还是带着若灵,暂时离开这里吧,要知道,一旦去了京城肯定是凶多吉少了。”这是云倩目前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呵呵,我为什么要走呢,文物不是我偷的,这次分明是被小人算计了,我就不相信,京城的那些大人物都是不讲道理的!”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这么说,你知道是谁在背后暗算你了吗?!”云倩柳眉一蹙问道。

    秦奋没有说话,只是抬眼看了一下,不远处正一脸讥笑的南宫岳。

    “王八蛋,我就知道是南宫岳!”云倩抬头一看,同样看到了不远处的南宫岳。

    至于慕芷柔却是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事,我去打个电话!”秦奋安慰了一下云倩,然后朝着一旁走去。

    “童老,你带上几个人,来一趟昭乌达,直接到草原度假村,上次卖给咱们上京窑瓷器的蒙古兄弟会接待你的,现在很多牧民手里,都有上京窑的瓷器,咱们尽量全部都收回去。”

    交待完之后,秦奋直接去了莫日根的蒙古包。

    “老哥,有件事情跟你说一下,你上次说很多牧民朋友手里,都有上京窑的瓷器,我已经让人从东昌赶过来了,到时候你带着他们,将这些瓷器都收了,价格方面你放心,肯定高于市场价的!”

    秦奋朝着莫日根说道。

    “这个没问题,只是你自己为什么不做呢?!”莫日根有些疑惑道。

    “呵呵……”秦奋苦笑一下说道:“文物被盗,有人举报说我的嫌疑最大,现在要带我去京城,恐怕马上就要动身了。”

    听到这话,莫日根当下脸色一阵怒色闪过,冷道:“什么人说的,我现在就去找他,想在我草原上找死,他得先问问我莫日根答不答应!”

    见状,秦奋急忙拉住莫日根然后示意对方不要生气。

    “这件事情老哥帮不上忙!而且对方的人,全都是京城的人,具体我也不方便跟你说,我只想跟老哥说一句,对于托娅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但是我秦奋不是那种人,等我将事情处理完,就带着托娅一起回东昌!”

    “秦奋兄弟,这是托娅自己的决定,我不会责怪你的,而且我真的很欣赏你的为人,只是托娅的事情我真的不好说,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跟你走!”

    莫日根说罢,就看到娜仁托娅已经走进了蒙古包,看到秦奋之后,脸上闪过一抹红色。

    “秦奋哥,我昨天跟若灵也说过了,我想待在草原上,我在这里等你!”娜仁托娅认真的朝着托娅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