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三老聚首齐告状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果然,云爱国自我批评之后,开始将矛头指向了南宫霸。

    “云老头,你这话说的可就没根据了,我怎么知道云倩不愿意嫁给南宫岳啊?!”南宫霸当即反驳道。

    “你真的不知道吗?!那要不把云中天和南宫一鸣叫过来,咱们当着首长的面说清楚!”

    “你……哼,就算是这样,那也是云中天的错,既然不同意,直接跟我们南宫家说清楚不就行了!?干嘛还是强迫呢?!”

    南宫霸一时语塞,当即反问道。

    “呵呵,两位不要争吵了,免得伤了和气,我看这件事情云家的责任占一多半,但是南宫家也不是没责任,毕竟都知道不愿意了,你们就应该取消这订婚宴!所以,这件事情就不要争吵下去了,都是老革命同志了,这点觉悟还算有的吧?!”首长看到两个老革命开始争吵,急忙出面制止道。

    “我听首长的!南宫霸这次对不起了。”云爱国当即心中一乐,急忙朝着南宫霸表示歉意。

    这下南宫霸可就窝火了,看起来首长说是云家错在先,可是这分明就是各打五十大板,一个巴掌拍不响啊,可是眼下他已经不能在咄咄逼人了,毕竟首长都说这话了,所以硬是咬着牙,挤道:“这件事情我南宫家也有责任,我道歉!”

    “呵呵,这就对了嘛?!都是革命老同志了,而且当年都是为国并肩作战的老兄弟老战友了,何必因为后辈点事情伤了和气呢?!你们可是咱们国家的功臣,切莫生气影响到身体啊!”

    首长看到两人的表情,依旧是轻笑一下说道,同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首长,这件事情我南宫家也有错,但是还有一件事情,却让我南宫家受到了奇耻大辱,您一定要为我南宫家做主!”

    这时候,南宫霸冷冷的看了一眼秦文宇,随后朝着首长认真说道。

    “南宫前辈先别生气,到底是什么事情,让您老这么动怒呢?!”

    首长小心的观察了一下,心中已经猜到了一些,当即示意对方不要动怒。

    “现在京城来了一个叫秦奋的,他三番五次的找南宫岳的麻烦,而且几次将他打伤住院,这秦奋今天还到订婚宴搞事,打伤不少人,甚至还说云倩是他女朋友!”

    “云倩和秦奋原本就是男女朋友,这有错吗?!”云爱国当即脸一沉说道。

    旁边的秦文宇却一直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

    要说南宫霸为人心胸狭隘有些阴险,这秦文宇同样不是善茬子,当然为人倒是光明磊落。

    “好,就算这是真的,但是他打伤南宫岳,还有那么多工作人员,这件事情他就对了吗?!不单单如此,现在因为跟云倩有这层关系,云爱国偏袒维护,甚至连秦文宇都站出来维护,更说,秦奋是他的孙子,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秦家什么时候有个叫秦奋的子弟呢?!”

    南宫霸说罢之后,气呼呼的盯着秦文宇,只不过对方依旧没有说话的意思,好像这一切,跟自己没有关系一般。

    “南宫前辈先消消气,这件事情您二老有什么说的吗?!”首长伸手示意了一下南宫霸,然后将目光落在秦文宇和云爱国身上。

    云爱国看了一眼秦文宇,随后再次说道:“秦奋的确是云倩的男朋友,而且我也承认了,秦奋就是我云爱国的孙女婿,他为了云倩出手打南宫岳虽然作法不可取,但是也是被逼无奈啊!你南宫家家大势大,他秦奋只身一人,为了爱能有什么办法!我倒是觉得这敢爱敢恨的尽头,才是真正的男儿本色!”

    “云老,咱们可是法治社会,打人可不对了。”首长面色微微一变,急忙说道。

    “嗯,首长我知道了,回去我就教育他!”云爱国来回就是教育挂在嘴边,这可是让南宫霸气的一句话都反驳不了。

    “几位,说的这个秦奋,是不是那个在昭乌达救出云倩,然后发现上京窑遗址的秦奋呢?!”首长心中一动,急忙错开话题。

    “不错,首长要不说,我还忘记了呢!当初在昭乌达就把南宫岳给打了一次,而且手段很残忍,差点让南宫岳不能有后了,还有,那批上京窑发掘的文物,全都被盗走了,经过特勤一局的调查,秦奋有很大的嫌疑,南宫龙曾经将他抓到,然后却被倪正给放掉了!”

    南宫霸听到首长的话,眼珠子一转,瞬间抓住了秦奋的把柄,将秦奋硬是说成了盗窃文物的嫌疑人。

    “哼,南宫霸你年纪一大把了,还这么喜欢诬陷人吗?!我要说,是你孙子南宫龙为了给南宫岳报仇,硬是将秦奋说成嫌疑人,然后抓起来想要收拾秦奋,然后被倪正发现,阻拦了下来!”

    云爱国当下不乐意了。

    看得出来,今天要是不解决秦奋的事情,三个老前辈是不打算善罢甘休了,这让首长心中是哭笑不得。

    “好了,二位先不要争吵,这件事情我听说了,秦奋先前在东昌的时候,就主动交回了好几件重大文物,而且还帮着破获了几次文物走私案,至于在昭乌达的时候跟南宫岳发生冲突,这件事情我想就是因为云倩的缘故,虽然打架不可取,但是已经发生了,到时候让秦奋赔南宫岳医药费,还有一切损失的费用就行了。”

    首长说罢,云爱国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南宫霸却只能吞下这口恶气。

    “至于昭乌达被盗的文物,现在一局的人正在调查,据汇报的情况,秦奋跟这件事情没什么关系,而且现在秦奋已经是八局的人了,哦,这是刚刚昆玄昆老汇报的,既然昆老能将秦奋招到八局,就证明秦奋的人品没有问题,而且应该是个人才,对于咱们国家这可是一件好事啊!”

    果然,首长早就将一切都知道了,南宫霸几人的各怀心事,尤其是秦文宇此刻更是一言不发,仿佛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坐在那里看着南宫霸出丑。

    “可是秦奋这人已经是触犯了法律,而且为人猖狂,不单单打伤我南宫家的人,还有一局和三局的人,都被他打了,对于这种目无王法的人,我觉得必须清理出去,然后接受法律的制裁。”南宫霸最终,只能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这话明显是说给首长听的,而且大有倚老卖老的嫌疑,果然,首长的脸色微微一变,严肃道:“秦老,你有没有想说的?!”

    当首长的目光落在秦文宇身上之后,秦文宇急忙动了一下身体,笔直的坐在沙发上,然后看了一眼南宫霸。

    “首长,我先说一件我秦家的事情吧,刚才南宫说了,我袒护秦奋,而且说秦奋是我秦家的人,这说的没错,秦奋的确是我秦家的人,正是我那瘫痪的儿子秦玉轩的独子!”

    “哦,没听说玉轩结过婚啊,哪里来的儿子呢?!”首长眉头一皱,问道。

    “当年玉轩跟家里生气,负气离去,辗转到了东昌,私自跟一个姑娘结婚,生下了秦奋,只是那姑娘难产死了,我派人找到玉轩,让他回家族,当时家里有些不安定,所以玉轩为了孩子的未来,就没有带走秦奋,这也是现在秦奋不愿意跟玉轩相认的原因。”

    秦文宇说罢,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的落寞。

    “哦,原来是这样!”首长点点头说道。

    “嗯,所以我才百般维护秦奋,我们秦家欠他的太多了,这次跟南宫岳的冲突,我从来没有说过,秦奋这么做是对的,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南宫,你难道不想想自己的子孙有没有做错事吗?!要不是倪正及时赶到,秦奋现在或许早就被南宫龙给杀了!”

    “你……你血口喷人!南宫龙只是在审讯嫌疑犯!”南宫霸顿时有些急了。

    “那我要不要让倪正过来,当面对质呢?!”秦文宇脸上闪过一抹冷漠,冷声说道。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秦文宇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直接将南宫霸逼到了墙角。

    首长见势不妙,急忙伸手向下按了按,说道:“都是一些误会,何必这么动怒呢?!要是传出去,对你们俩家可一点好处都没有啊!”

    这话一出,三个老头同时低下了头。

    “好了,你们也别争执了,原本就是家事,说出来了就好了,我看这件事情就低调处理吧,秦奋的身份已经清楚了,秦老袒护自己的子孙算是情理之中,南宫前辈为子孙出头这也没错,还有云老也没什么错,要说错呢,就是你们三位对子弟的教育还不够!”

    “这样吧,订婚的事情就不提了,至于秦奋打了一局和三局的人,这件事情秦奋是要受到处分的,这处分我会通知昆老,毕竟他是八局的人嘛,剩下的医疗费损失,一概由秦家承担。你们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首长这算是彻底的断了案了,云老当即点头。

    秦文宇也是认真说道:“首长这件事情不管怎么说,给大家带来了不好的影响,这损失我秦家来承担,顺便给南宫道个歉,对不住了。”

    秦文宇算是个人物了,明知道将南宫霸气个够呛,眼下再次给对方一个甜枣,量他南宫霸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接下来就看南宫霸的态度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