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陶老相邀存心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原来这两人,正是已经潜逃的无云道士和兰若,南宫岳原本还一脸怒色,可是听到两人的名字之后,身体忍不住一颤,眼珠子一转,直接将怀里的女人推开。

    “现在施宇已经死了,你们还敢出现在京城,不怕被抓吗?!”施宇冷声说道。

    “呵呵,南宫先生,我手里可是有许多你敢兴趣的东西,你是希望我们坐下来谈一谈呢?!还是希望我们被抓?!”

    这无云道士脸上闪过一抹邪笑,朝着南宫岳说道。

    南宫岳脸色一变,左右观察了一下,随即站起身,朝着两人低喝道:“你们跟我来!”

    说话间,南宫岳已经朝着后面的包厢走去,无云道士和兰若互相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直接跟了上去,七拐八拐的走了五分钟之后,三人已经来到一间包厢之中。

    “在门口看好了,任何人都不要进来!”南宫岳进入包厢之后,跟门口的两个年轻人交代了一句。

    “说吧,你们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南宫岳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眼睛不屑的撇着无云和兰若。

    其实,无云道士的心思不难猜出,现在两人的靠山施宇,已经是自杀了,而施家显然是靠不住了,但是他们还要对付秦奋,所以为了隐藏身份,必须要找到一个更为强大的靠山。

    而他们知道南宫岳跟秦奋结怨很深,而且这南宫家在京城的还是一等大家族,只要挂靠上南宫家,那对他们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了。

    “南宫先生,我知道你跟秦奋之间有些过节,而我们跟他之间同样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我们想跟南宫先生合作!”无云阴测测的说道。

    “呵呵,无云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呢?!你想跟我做朋友就做朋友吗?!我不否认,我跟秦奋之间有过节,但是解决一个秦奋,我还用不着这么麻烦,而且你也不看看我南宫家是什么样的存在?!跟你们做朋友不是掉身价吗?!”

    南宫岳脸色依旧是满满的得意之色。

    无云道士和兰若看到南宫岳这幅表情,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当下无云眼中冒出一股寒气,紧紧的盯着茶几上的一个纸巾盒。

    “砰!”的一声,那纸巾盒突然自燃起来,原本这纸巾盒距离南宫岳就近,看到这一幕,吓得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呵呵,南宫公子,不用慌张,这只是一点小把戏而已!”无云看到南宫岳这幅熊样,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手一挥,这纸巾盒直接熄灭。

    “哼,江湖把戏!说吧,怎么合作?!”

    南宫岳脸上虽然还挂着害怕,不过还是硬着头皮朝无云冷道。

    不过心里他忽然一动,这无云如果有这么厉害的手段,那对自己可是有着不小的帮助了,不过这时候,他还是留个心眼儿,不能让对方看出他的心思。

    可是南宫岳不知道,对面的这两个人,对于看人还都有一定的本事,他们当然看出了南宫岳的心思。

    “南宫先生,其实我们没别的要求,只是希望南宫先生可以收留,不过我们两人对你的帮助肯定会让你满意,对付秦奋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说白了,无云和兰若这几天过的很凄惨,整天东躲西藏,他们希望有个安逸的地方藏身,即便遇到危险,但是只要在南宫家的庇护下,肯定不会有任何的危险,这可比跟着施宇要好多了。

    南宫岳脸色一变,目光落在兰若的身上,刚才没仔细看,这仔细一瞧,兰若竟然还是个绝色冷艳美人儿,这可比在这种夜场里的那些庸脂俗粉强了百倍不止。

    “呵呵,美女,你有什么本事呢?!”南宫岳说话间,语气之中充满了轻佻。

    兰若没有说话,而是缓缓的站起身,刻意扭动着腰肢,绕过茶几坐在了南宫岳一边,满脸媚笑的呢喃道:“南宫先生,我的本事可大了,您是想在这里看呢?!还是找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再看呢!”

    兰若说话间,一双眼睛勾魂般的望着南宫岳,双手更是在南宫岳的身上摩挲了几下。

    闻着淡淡的幽香,南宫岳脑子瞬间短路了,眼神迷离的望着兰若的俏脸,下一秒双手已经不老实起来。

    一旁的无云看到这场景,两只拳头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心里的怒气不言而喻,可是眼下他没有办法,只好干咳了两声,南宫岳这才满脸不爽的松开手。

    “看来你们这诚意很足,好吧,我答应你们,你们无非就是想依附我南宫家,这没问题,不过你们以后可是要为我做事的,胆敢有别的心思,我保证你们会死的很惨。”

    “哎呀……南宫你说这话吓到我了,我们怎么会有其他心思呢,而且我早就听说你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这一次见面之后,我更觉得我们之间真是相见恨晚了。”

    这时候,兰若忽然变了一副样子,满脸的媚俗到。

    “嘿嘿,美人儿你可真会说话,不过我很爱听,这样吧,你们以后就跟着我,保证你们在京城混的如鱼得水,当然前提是必须要听我南宫岳的话!”南宫岳伸手在兰若的脸上摸了一把,阴险的说道。

    “放心吧,不单单听你的话,你想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嘿嘿……”望着揽入那勾魂般的眼睛,南宫岳已经是受不了了。

    “来人!”南宫岳朝着门外喊了一声。

    两个保镖已经走了进来。

    “把这位先生,安排到我那套不住的别墅里,一定要好好招待,这可是我的贵人!”

    片刻,无云直接被带走,心中的火简直是要爆炸了,可是没办法,现在想要收拾秦奋,他必须要这么做。

    “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美人儿咱们是不是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了啊?!”等到包厢中就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南宫岳已经肆无忌惮起来。

    “讨厌……”

    兰若嘴上虽然拒绝着,可是身体已经靠向了南宫岳,片刻之后,整个包厢里已经响起两个人的浪声,场面实在难以入目。

    这一晚上,南宫岳在酒吧的包厢过了一晚,第二天据说是弓着腰离开的,至于无云道士被送进别墅之后,心中越想越气,肚子的里泻火没处撒,最终跑到外面,找了个便宜货色发泄了一通。

    秦奋一早起来,本想跟着沈安璐去公司,可是陶博儒打来电话,说是要带秦奋去古玩街转转,秦奋本不想答应,可是想想,京城的古玩街可是最具规模的地方了,索性就应承了下来。

    挂掉电话之后,秦奋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他在思考,陶博儒为什么会邀请自己去古玩街,难道是知道是做古玩生意的,所以投其所好?!

    不过秦奋很快否定了这样的想法,因为他跟陶博儒算是老相识了,彼此的本事都知道,所以秦奋心中更倾向于另外一种,那便是陶博儒很可能是受人之托。

    随着秦奋遇到事情的增多,他慢慢的已经养成了这种思考的习惯,因为他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事实证明,秦奋的猜测没有错,因为当陶博儒过来接秦奋的时候,还有两个人随行,其中一个他认识,就是华夏文物协会的会长徐鸿鸣,还有一个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人,是个生面孔。

    “秦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文物协会陶瓷专业委员会的会长田弘文,这可是我们华夏瓷器鉴定方面的大家啊!”陶博儒首先跟秦奋介绍到。

    “田老,你好我是秦奋,无名小辈!”秦奋谦虚的伸出手,笑道。

    田弘文眼皮下拉,淡淡的扫视了一眼秦奋,脸上浮现出一丝嫌弃的表情,伸出手跟秦奋轻轻的碰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了。

    秦奋看到对方的表情,脸上依旧挂着笑,他知道像这种人,要么是有些本事自命清高,要么就是眼高于顶,觉得自己是个什么会长之类的,就可以和螃蟹一样横着走了。

    看到田弘文的脸色不对,一旁的徐鸿鸣,急忙满脸笑意的说道:“老田啊,这秦奋可不简单,小小年纪已经是从一个小古玩店铺,发展成一个古董公司了。”

    “哼,古玩古董那是高雅艺术,岂是用金钱能衡量的,小小年纪满身铜臭,真是文物行业之不幸啊!”

    没想到这田弘文一开口就是如此说辞,陶博儒和徐鸿鸣顿时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倒是对面的秦奋,已经波澜不惊,甚至还挂着一丝笑意,果真是猜的没错,这老家伙不单单眼高于顶,甚至还有满满的愤世嫉俗和自命清高。

    “呵呵,看来田老很看不起我们这些做古玩生意的了?!”秦奋轻笑一下反问道。

    “哼,这本身就是古人传下来的的东西,没想到被你们这些商人,当成了商品!”田弘文再度冷到,看得出来,丝毫不给秦奋面子。

    “那我想问问田老,今天去这古玩市场,为什么你也要去呢?!难道只是看看?!或者看上之后,想白拿?!”

    “你……颠倒黑白,哼!”田弘文一愣,当下有些生气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