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为头衔拉拢秦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呵呵,田老我不是将你,而是觉得你这话本身就存在着严重的偏见,古玩生意从古自今都有,大家是各凭本事吃饭,自以为挂着一个会长的头衔,动动嘴皮子,你就可以吃喝无忧了?!有真本事先不说,就怕有些人没本事还假装很牛,到处骗吃骗喝!”秦奋继续一笑,不过这话却让在场的三个人,脸色均是一变。这便是变相的将他们也给骂了吗?!秦奋这嘴皮子果然厉害。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田弘文顿时翻脸。

    “呵呵,再说一遍又能怎么样?!你以为当个会长,就可以目中无人了吗?!告诉你,我只能说你是井底之蛙,要是有真本事就不会这么生气了,我奉劝你一句,人老了,不要动不动就发火,这对你的身体不好,而且我看你面相,印堂隐约有灰雾,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切莫再动肝火了。”

    秦奋依旧面带微笑,声音不大,但是却让田弘文的脸色成了锅底色。

    田弘文正当再次发怒,可是旁边的徐鸿鸣却一把拉住了他,劝道:“田老,千万不要生气,或许你还不了解秦奋,他不单单是做古玩生意,而且还心系国家,当初好几件国宝级文物,秦奋都是分文不取的上交了。他跟一般的古玩商人不一样!”

    “哼,说的再多不都是个满身铜臭的商人吗?!我真不知道会长您带我来见他,到底是为了什么?!”田弘文竟然都没给徐鸿鸣好脸色。

    这话让徐鸿鸣的脸色都略显难看。

    秦奋这时候终于看清楚,徐鸿鸣这个会长,恐怕也过的不怎么舒坦。

    “田老,好了,不要说了,如果你真的看不上他,也别在嘴上逞能,咱们这不是要去琉璃街吗!?到时候拿出真本事,也好让别人信服!”

    陶博儒这时候声音同样有些冷淡,没想到这田弘文竟然这么不给面子。

    秦奋算是看出来了,这一次,恐怕是徐鸿鸣和陶博儒两个老家伙设的一箭双雕的圈套了。

    明面上是邀请自己到古玩街转转,实际上徐鸿鸣就是想看看自己是不是有真本事,还有,这田弘文肯定是霸道惯了,如果自己真有本事的话,到时候可以直接打脸田弘文,那以后田弘文肯定会收敛一些,徐鸿鸣在文物协会就可以有话语权了。

    想到这些,秦奋不由得感叹,没想到这文物协会之中,水也不浅呐。

    “哼,那好,咱们就在那里一决高下!”田弘文气冲冲的一甩衣袖,直接上了车。

    徐鸿鸣朝着秦奋尴尬一笑,解释道:“秦奋,今天让你见笑了,其实这田老人不坏,就是有些老顽固!”

    听到徐鸿鸣的解释,秦奋挤出一丝笑容,淡淡说道:“徐会长不得不说,您真的是好算计啊!”

    话音一落,秦奋直接笑呵呵的上了车,徐鸿鸣和陶博儒则是一脸尴尬,尤其徐鸿鸣的老脸更是有些发红。

    最终只能苦笑的摇头,自语道:“这秦奋果真不是简单人物!”

    京城有不少的古玩街,出名的也就那三几个,这一次他们第一站是琉璃街,这琉璃街是京城最为著名的一条古玩文化街了,具体位置在京城的平门之外,兴起于清代,几经辗转这琉璃街却保存了下来。而且最终成为闻名中外的文化街。

    车子一路朝着平门外行驶,不过车上的气氛却相当的沉闷,一肚子火气的田弘文坐在副驾上双手抱在身前,脸上满是冷漠。

    秦奋则是满脸轻松的靠着后座闭目养神,至于徐鸿鸣和陶博儒两个老头则是各怀心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徐鸿鸣被秦奋一眼看破心思,多少有些尴尬,当然心里却没有生气,这倒是让他对秦奋又多了几分兴趣,陶博儒这次算是给自己推荐了一个人才,只要真有本事,那他势必要将秦奋拉到文物协会,成为自己阵营的人。

    最近这一年的时间里,徐鸿鸣过的并不好,可以说是四面楚歌,他虽然是会长,可是下设了很多的分会长,都是各个领域的人才,尤其这田弘文不单单是瓷器大家,现在竟然开始涉足字画和青铜器之类的领域,这让徐鸿鸣隐约感到了一丝紧张。

    这会长的位置已经有些岌岌可危了。好在他身边还有陶博儒这个忠诚的下属,要不然,自己恐怕早就被逼宫了。

    当然还有国家文物局顶着,所以他这会长的位置目前处于稳定状态,但是居安思危的道理,他徐鸿鸣相当的清楚,所以,想要巩固稳定自己的位置,那手里必须有几张王牌,而秦奋就是他的目标。

    秦奋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是脑子没有片刻的休息,他将刚才的事情,前前后后再次想了一遍,觉得自己的推测没错,这次这徐鸿鸣如果不是刻意的想要黑自己,那就是他要拉拢自己了。

    转眼间,车子已经开到了琉璃街外面,几人下车后,徐鸿鸣径直朝着里面走去,这古玩街最早只有八百多米长的距离,不过现在却发展的比之前壮观了许多,两侧店铺林立,地摊更是寸土寸金。

    尤其现在正是人满为患的时候,秦奋和陶博儒一行人,一步一挪的朝着里面挪去。

    说实话,这古玩街不管是什么地方,全都是鱼龙混杂的存在,捡漏的有、碰瓷的有,包袱客更是数不胜数。

    先前还满脸怒色的田弘文,这时候一来到古玩街,脸上顿时换了一副表情,满脸的好奇,其实这琉璃街他也算是常客了,不单单是他,就连陶博儒和徐鸿鸣,隔三差五的也会来转转。

    不说其他的,他们的对古董文物都是近乎痴迷的地步,可是文物协会的古董和文物,也就是看看和研究一下,真正能成为自己私有物品的,只有自己来淘换了。

    秦奋的脸色倒是很平常,除去觉得这里比东昌的古玩街更大之外,倒是没有特别之处,不过既然来了,秦奋当然不想空手而归了,所以双目不断的在地摊上扫视着。

    虽说这些摊子都是临时的,可是搞不好还真的会出现一些宝贝。

    “怎么样秦奋?!这琉璃街一行,还算值得吧?!”这时候陶博儒看到秦奋的表情,急忙上来笑呵呵的说道。

    “呵呵,陶老,我知道你的意思,其实我秦奋算是个磊落之人,你如果对我存在戒心,完全可以明白的告诉我,说白了,我秦奋来京城,真不是冲着这文物协会而来的,先前我已经是说清楚了,对于这个协会那个协会的我没什么兴趣,我更喜欢自由!”

    秦奋轻笑了一下,觉得现在也该适当的敲打一下对方了,不要以为自己年纪一大把,仗着有个这个头衔,就可以随便的跟自己玩心眼儿了。

    陶博儒一听这话,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尴尬,秦奋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陶博儒身边的徐鸿鸣却听得清楚,原本缓和的脸色,再次露出一抹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随后陶博儒和徐鸿鸣使了一个颜色,只见徐鸿鸣微微的点点头,然后步子放缓,跟秦奋拉开了一些距离。

    至于陶博儒跟秦奋并排走着。

    “秦奋,我知道你很聪明,已经看出来我们今天约你出来,不是单纯的逛古玩街了。不过你想错了,我们不是试探你,充其量这只是顺带可有可无的事情,其实我们找你,主要是因为田弘文。”陶博儒面色有些凝重的朝着秦奋说道。

    秦奋脚步微微一动,心中已经是有了想法,看来这趟琉璃街之行,自己恐怕是要被当枪使唤了,不过他相信陶博儒的话,毕竟两人认识这么长时间,秦奋已经了解了这人的秉性,应该不是那种背后是刀子的小人。

    “陶老,我知道你是想让我压一压田弘文的高傲和强势,但其实徐鸿鸣还想试探一下我的本事,是这样吗?!”秦奋回头淡淡的问道。

    “呵呵……”陶博儒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你说的没错,其实这田弘文这几年在文物协会很是嚣张,可是他的鉴宝水平的确不错,除去瓷器已经开始涉及其他领域了,而且在文物协会的地位也很不一般,身边笼络了不少的人。”

    “呵呵,难道他要揭竿而起,看上了徐鸿鸣的位置?!”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陶博儒脸上当即露出一抹惊讶,满脸吃惊的望着秦奋,随后点头道:“你太聪明了,其实田弘文现在就有这个想法,你知道这文物协会的会长一届是五年,这今年再有不到一个月就要重新选举了,徐鸿鸣怕他的位置……”

    “我知道了,可是我怕我帮不上什么忙吧?!”秦奋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他果然是没猜错,这文物协会的水都这么深。

    “不,现在只有你能帮上忙!”

    “怎么讲?!”秦奋眉头一皱问道。

    “刚才你和田弘文也简单的接触过了,这人很高傲,自认为现在在华夏,他对瓷器的研究,已经到了顶峰,没有一个人能够超越他了,只要你能让他吃一回鳖,那他就彻底的萎靡了。”陶博儒左右看了一眼,然后小声的对秦奋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