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秦奋鉴定为半真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郑伯元说罢,直接起身出了内堂,然后将正在多宝阁端详一只梅瓶的秦奋叫了过来。

    “呵呵,怎么样?!田弘文说那提梁壶是真的吧?!”秦奋朝着郑伯元神秘一下,随后直接走进了内堂,这让郑伯元一阵哑然,这秦奋莫非还会未卜先知,或者他也认为这提梁壶是真的?!

    带着这样的疑问,郑伯元急忙跟着秦奋脚步,走进了内堂。

    “看来田老已经将答案告诉大家了对吗?!”秦奋坐下之后,先不急着鉴定,而是面带微笑的看了一眼田弘文。

    “哼,废话少说,该你了!”田弘文冷哼一声,满脸不爽道。

    秦奋一愣,随即再露一抹笑意,淡淡的扫视了众人一眼,认真说道:“不用鉴定了!”

    “什么?!”听到这话,首先徐鸿鸣就震惊了,急忙说道:“秦奋这可不是儿戏呀,输赢不怕,可是这半路上打退堂鼓,可就不好了,你好歹也掌掌眼啊!”

    “就是,秦奋千万不要开玩笑啊!”陶博儒同样是一脸紧张。

    其实徐鸿鸣嘴上说着输赢无所谓,但是心里担心极了,分明就是怕输掉,要是知道这样,或许他就不冒险让秦奋帮忙了。

    说到底,他们还是对秦奋不了解。

    其实,就在刚才郑伯元将锦盒捧出来的时候,秦奋的阴阳眼已经看过了,答案早就在他心里了。

    “呵呵,我没有开玩笑,请问田老刚才是不是鉴定为真品啊?!”秦奋笑呵呵的问道。

    几人均是点头默认。

    “秦奋,你要是主动认输的话,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毕竟年轻人嘛,总是有些年少轻狂,打眼是很正常的事情,以后慢慢学习就是了。”

    这一次,田弘文心中激动了,硬是在秦奋面前装了一个大大的那啥。

    “哈哈,田老,我想你是理解错了,我说不用鉴定了,并不是要主动认输,而是我早就鉴定过了。”秦奋看到田弘文那满脸的嘲讽,当下大笑道。

    “鉴定过了?!什么时候的事情,莫非你之前就见过这件东西?!”田弘文顿时傻眼了,急忙将目光落在郑伯元的身上。

    郑伯元则是同样一脸惊讶的问道:“秦奋,咱们可是第一次见面,莫非是在我之前,先见过这东西!”

    “当然不是了,我说的鉴定,其实就在郑老将锦盒拿出来的时候,我已经鉴定过了!”秦奋这一刻,脸上充满了认真。

    “这怎么可能?!就算你本事高明,提梁壶刚才可是在锦盒之中,你是怎么看到的,还有,刚才你摸都没摸到这提梁壶,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真伪了吗?!如果你真有这本事,那可是古玩界的一大奇才了!”

    “就是啊,秦奋,你可不能胡说啊!”徐鸿鸣也是忍不住提醒道。

    “哈哈,我看你们是都被这小子骗了,他这就是害怕输,所以故意的装神弄鬼呢!”田弘文心中一动,当下大笑着反驳道。

    “好吧,既然大家这么多疑问,那我就说说!”

    秦奋说罢,一双眼睛忽然变得寒冷了许多,最终这目光落在了田弘文身上,问道:“田老鉴定的结果应该是真品对吗?!”

    “不错,我鉴定的就是真品!”田弘文一撇嘴,满脸得意道。

    “好吧,就按照你说的真品,我猜猜你的鉴定结果!”秦奋轻笑一下,继续说道。

    “秦奋,你不用故弄玄虚,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花来吗?!”田弘文满脸的不屑。

    “这提梁壶顾名思义,就是因为上面有高耸的提梁而得名,这件提梁壶器形圆润,看起来很敦厚,而且这提梁和壶嘴上绘着缠枝花莲纹,而壶身上则是有团龙河水和花鸟,这构图可谓很繁琐细密,倒是像极了青花花鸟提梁壶。”

    秦奋话音一落,笑眯眯的看着田弘文,只见对方先前还满脸的不屑,这一刻,忽然有些紧张起来,看得出,秦奋已经将他心里的想法都说出来了。

    不过,冷静了一下,差点被这小子给唬住,当即冷道:“这些都是外在能看到的,就算你说对了有什么稀奇的?!”

    这下其他几个人,也是将疑惑的目光落在了秦奋身上。

    秦奋没有理会对方,而是淡淡扫视了一眼,躺在锦盒里的提梁壶,淡淡的说道:“田老,你先不用着急,我这是说你心里的想法,而不是说我的,你只要说我说的对不对就可以了。”

    “哼!”

    田弘文冷哼一声,翘起二郎腿,这一刻,忽然又自信了起来。

    “好吧,各位说完了外在的,我就再猜猜田老心里认为的一些内在东西吧,据我自己了解,这壶形瓷器,最早应该形成于六朝时期,然后各朝代瓷开始效仿了演变,而这青花花鸟提梁壶,田老应该认为是明代隆庆年的官窑制品对吗?!”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了田弘文身上,田弘文二郎腿缓缓放下,随后有些震惊的看了一眼秦奋,因为自己就是认定这是隆庆年的瓷器,这秦奋怎么会知道呢?!

    要知道,秦奋根本没有摸过这提梁壶,更没有看过底部款识,他不可能知道啊?!

    思来想去,田弘文的脸色变化无常,不过冷静之后,他依旧认定秦奋是在吓唬自己,当下说道:“我承认,你有一定的瓷器知识,单单从器型上就能判断出他的年代了,同时你也说对了,我鉴定的结果,就是明代隆庆年官窑制品,而且底部的款识‘大明隆庆年造’无论是从笔锋还是字体上讲,这款识都是真的。”

    说话间,田弘文将提梁壶再次捧起来,将底部小心翼翼的展示给大家。

    几人急忙凑近看了一下,虽然不太懂,但是毕竟田弘文是这方面的专家,也没有人敢反驳。

    同时这几个人,在心里全都对秦奋刮目相看,因为对方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鉴定,才敢说出自己的鉴定结果,可是秦奋却摸都不摸就说出了跟对方一样的鉴定结果,这等水平,隐约间已经是超过了田弘文无数倍。

    田弘文同样感觉到了这一点,当下没好气道:“秦奋虽然你说对了,但是我觉得你是在蒙,鉴宝一行,可是容不得半点的马虎,尤其是过早的下定论,一不小心可是要打眼的!”

    “呵呵,正好我想告诉田老这句话呢,小心驶得万年船没错,但是首先要有强大的知识和实践储备才行!”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怎么?!听你这意思,我鉴定的结果跟你不一样?!”田弘文露出一抹不屑,反问道。

    “不错,我鉴定的结果正好跟你相反,这青花花鸟提梁壶,只能算是半真!”

    “半真?!”

    这是什么吗意思,真就是真,假就是假,何来半真一说?!

    几个人全都面露疑惑之色,至于田弘文听到半真两个字, 直接是嘲讽的笑意,说道:“秦奋啊,你还真是年轻不懂事,什么叫半真呢?!这可是头一次听说了。”

    “田老,恕我直言,你没听过,那只能说你是孤陋寡闻了。”秦奋当下反驳道。

    “哼,我不想跟你逞口舌之快,有本事你就说出个一二三,要不然别怪我这当长辈的问候你老子!”田弘文不知道是脑子抽到了,还是怎么了,无意间,竟然直接冒犯到了秦奋的逆鳞。

    原本还一脸笑意,打算给他几分面子的秦奋,这时候,脸上逐渐的阴冷了下来,不过此刻他却不急着发火,因为他知道,对于这种人名声高于一切,即便是打脸也要打的他生不如死!

    “呵呵,田老,作为一个鉴宝行当的老人,说这话,可真是没教养了,不过我不跟你计较,因为待会儿你就会主动闭嘴的!”秦奋冷笑一下,一双犀利的眼神,落在田弘文身上。

    对方听到这话,正要发火,可是一旁的郑伯元急忙拉住了他,劝解道:“田老啊,你说你也是,说的那叫什么话?!既然是比试那就在专业上一决高下,还是听听秦奋怎么说吧!”

    其实自打秦奋出现之后,郑伯元就从这年轻人身上,看到许多不寻常的地方,年纪轻轻能有这样的鉴宝手段,还有磊落的胸襟,在当今社会已经是很难得的了,所以,心中对秦奋的好感再次多了几份。

    “就是,秦奋你也别掉大家胃口了,什么叫半真啊,你快解释一下!”这时候徐鸿鸣同样一脑门的汗,他可不愿意就这么输掉。

    说白了,自己的一声名誉全都押在秦奋身上了。

    看到徐鸿鸣脸上的紧张和担心,秦奋冲着对方轻笑了,然后将这青花花鸟提梁壶拿在了手中。

    “我之所以说他是半真,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就是一件民国仿品,然后加了一个隆庆年的底子。”

    “接底?!”郑伯元脱口而出。

    “呵呵,郑老说的没错,就是接底,这也是现代仿品常用的一种手段,不过这当然也要看作伪者的水平!水平高就很难看出来,水平浅的话,随便一个人就能看出来,这件提梁壶的接底,说实话,水平只能算中等,只可惜咱们堂堂文物协会瓷器专业委员会的会长,竟然没有看出来,真是有**份啊!”

    秦奋这话一出,一旁的田弘文瞬间变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