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秦奋轻松辨接底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秦奋,你这话什么意思?!真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吗?!”田弘文只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当面被挖苦,这可比打他耳光难受多了,当即朝着秦奋怒道。

    “你懂?!你懂个屁!如果真懂难道连接底都看不出来吗?!”这时候,秦奋再不给对方任何一点面子,直接骂道。

    场面顿时凝滞了下来,几人全都有些担忧的看着两人,尤其是田弘文一脸怒红,冷冷的盯着秦奋。

    “哼,刚才我刻意研究了一下这底部和壶身的连接部位,根本没有任何的痕迹,而且从胎釉和釉色上看,就是老瓷!”田弘文怒道。

    但是秦奋怎么会给他机会呢?!现在该是他反击的时候了。

    “哈哈,说的好像自己真是鉴宝大家一般,既然你知道接底,那就应该知道,接底的工序极其复杂,而且高水准的接底,你根本是看不出来的,所以,我们只能去摸还有嗅!”

    “秦奋你详细说一下,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我以后也多留个心,不要再打眼上当了。”郑伯元眉头一皱说道。

    “嗯,郑老,其实这接底虽然可以做到以假乱真,但还是有迹可循,接底无非就是将老瓷的底子粘合在新瓷上,然后用喷枪经过严密的工序将釉喷上去!所以,即便仿工再一流,只要全神贯注的去摸这底部,还是会感觉到有棱子。”

    秦奋话音一落,秦奋微微闭上眼睛,然后伸手去摸这底部上面一点的地方。

    果然感觉有一些异样的地方,没有那么圆润浑然一体的感觉。随后,面带微笑的他将提梁壶放在桌子上,徐鸿鸣这才小心的拿起来,在秦奋刚刚摸过的地方,仔细的摸了一阵。

    依次是陶博儒和郑伯元。

    不过前两人眉头同时一皱,朝着秦奋摇摇头,意思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不过郑伯元这一刻的脸色,已经缓缓的发生了变化。

    “果然是高手,秦奋看来你的鉴宝本事名不虚传啊!”片刻之后,郑伯元一脸笑意的朝着秦奋竖起大拇指。

    这郑伯元本身就是百年老店的传人,鉴宝本事可见一斑,只是当初自己却打了眼,现在秦奋一提醒,顿时让他茅塞顿开,恍然大悟。

    其实,之所以收了这件提梁壶,根据就是壶底的款识,加上隆庆年的瓷器传世不多,物以精为贵,所以就仓促间收下了。

    “不可能!刚才我仔细摸过,根本没发现有棱子!”

    听到郑伯元夸奖秦奋,田弘文顿时紧张了,顾不上其他,竟然直接将提梁壶从郑伯元的手里抢了过来,这可是犯了古玩行当的大忌了,当下郑伯元的脸上就露出一抹愠怒,不过看在对方跟自己是老相识的份上,他也没有太过表现出来。

    “呵呵,那只能说,你对瓷器的研究,跟徐会长和陶老是一个档次了!”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这话说的可是有水平了,因为徐鸿鸣和陶博儒主攻的并非瓷器专业,没摸出来很正常,毕竟隔行如隔山嘛,但是田弘文不一样了,既然你是鉴定瓷器方面的大家,竟然都摸不出来,说明这大家其中可是有着不小的水分了。

    田弘文顾不上反驳,伸手再次在提梁壶上小心的摸索了起来,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过去了,田弘文还没有放弃,不过这时候他脸上已经满是汗液。

    其实,如果心无旁骛的去摸,田弘文不难摸出棱子,可是三番五次的被秦奋打脸之后,他的心境已经很难平复,鉴宝最忌讳的就是乱心智了,田弘文已经犯了大忌。

    其实这也是秦奋耍的一个小伎俩,变态般自负的田弘文,肯定会受不了秦奋屡次看轻的。

    “郑老,你千万不要被这小子骗了,这根本没有棱子,分明就是真品!”又过了五分钟田弘文终于是放下提梁壶,朝着郑伯元解释道。

    “好了,田老,我看这比试你已经是输了,就不要做无谓的辩解了。”无奈之下,郑伯元只好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其中含义不用多说了。

    “郑老,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难道不相信我,非要相信哥乳臭未干的小子吗?!”田弘文脸色通红。

    “唉……古玩一行,打眼是常有的事情,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输就是输了。”郑伯元再次感叹道。

    看到郑伯元不再相信自己,田弘文心里感觉一阵阵的发堵,当下将矛头指向秦奋,怒道:“秦奋你这分明是妖言惑众!”

    “呵呵,输不起就输不起,没必要诋毁别人吧?!”秦奋一脸轻蔑道。

    这一刻,已经是秦奋占据上风了。

    “哼,我只是不服,这根本就不是接底!”

    “好,那我就再告诉你个方法,你给这提梁壶呼一口气,感觉下有什么味道?!”秦奋一脸严肃道。

    田弘文一愣,他二话不说,直接将提梁壶再度拿起来,对着上面哈了一口气,然后仔细闻着其中的味道。

    说实话,刚才田弘文确实是忽略了,只顾着看了,却忘记了闻,这跟生气有着直接的原因。

    片刻,原本一脸震怒和紧张的田弘文,忽然露出一抹笑意,大声说道:“土腥味,有土腥味,是老瓷!”

    几人均是被田弘文这夸张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秦奋脸上去闪过一抹冷笑。

    “田老你确信吗?!”郑伯元愣神之后,终于是回过神,一脸认真的问道。

    “郑老,不信您闻闻!”

    郑伯元缓缓的将提梁壶接过来,然后同样是哈了一口气,这是鉴别老瓷和新瓷的一种方法,但是对鉴宝人的要求却很高,因为这土腥味是会作假的!

    须臾,郑伯元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朝着田弘文说道:“田老,我看你心在心情浮躁,根本不适合再比下去了,你就服个输吧!”

    “郑老你这是什么意思?!”田弘文原本还一脸激动,可是听到郑伯元的话,脸色再度一变。

    “哈哈,郑老说的委婉,你没听明白,那我就再给你详细说说,从胎釉和釉色还有开裂上不难看出,这是老瓷,但这一件,分明是用酸和墓土混在一起,将这壶身腐蚀过,所以看起来就是老瓷,闻起来也有土腥味,但是这土腥味之中,却带着一股酸味,你没闻到吗?!”

    “秦奋说的没错,这提梁壶之中分明有着淡淡的酸味,所以肯定是经过做旧的新瓷!”郑伯元这一刻,也是满脸严肃的说道。

    这下,田弘文的额头已经不断的有汗珠滑落,而且脸色也逐渐变成了酱紫色,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打眼,而且还是比试的时候输的。

    这个打击对于他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因为一旦认输,他所有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尤其他的头衔,他的名誉,所有的这一切,全都是过眼云烟。

    所以,他在心里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能认输,绝对不能认输。

    “秦奋,我不服!”最终田弘文朝着秦奋咬牙挤出几个字。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不服,大凡自负到病态的人都会有你这样的反应,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输不起,你一旦输了,你这副会长的头衔就没了,对于你来说,简直就是生不如死的事情,对吗?!”

    秦奋这一刻,完全看透了对方的心思,所以,怎么痛就怎么说,心想,让你这老小子说我家人,我他娘的气死你!

    果然这一席话更是让田弘文愤怒,酱紫的脸上,豆大的汗珠,还有无处发泄的怒火。

    “哼,不管怎么说,我认定这青花花鸟提梁壶是真品!”田弘文无奈之下,只能当倔强的毛驴了。

    “呵呵,既然你要耍小孩子脾气,那我就做一次家长,好好给你上一课!”秦奋当下灵机一动,朝着田弘文冷笑一句。

    “你……哼,秦奋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能证明这青花花鸟提梁壶是仿品?!”

    这时候,田弘文气的眼看就要吐血了,可是他不能输,也不想输,所以,硬是忍下这口气,朝着秦奋怒道。

    “田老,不管你服不服,我看这胜负已定,名誉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你为什么要看的这么重呢?!”这时候郑伯元急忙再次出面劝解道。

    “郑老,我没有输,我研究瓷器三十年了,什么时候如此狼狈过,这一次,你们都是被这小子蒙蔽了,鉴定都不鉴定,就说这是假的,分明是故弄玄虚!”田弘文已经听不进去任何劝告了。

    “唉,好吧,既然你执念如此,我也不说什么了,这么多年的交情,算是白认识一场了。”这时候郑伯元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他知道田弘文自命清高,有些自负,没想到竟然到了这种地步,实在是令人惋惜了。

    看着郑伯元那无可奈何的表情,秦奋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淡淡的说道:“郑老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这样也好,顺便我也好在几位面前卖弄一下,看看我秦奋到底是真本事,还是故弄玄虚!”

    秦奋一席话,徐鸿鸣和陶博儒当即点头默许。

    尤其徐鸿鸣这时候脸上表情虽然平静,可是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这一次的赌注算是下对了,当然这功劳,全都应该算在秦奋的头上,他已经想好了,只要田弘文输了,辞去这瓷器专业委员会会长之后,他便跟上级领导部门申请,让秦奋补缺。

    “田老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身体没问题吧,我是说心脏之类的,我担心你待会儿恐怕得吐血!”秦奋将目光落在田弘文那恼羞成怒的脸上,轻蔑道。

    “哼,你放心吧,我田弘文身体好的很,而且我绝对不会输!”田弘文老脸一变再次怒道。

    “哈哈,那好,我让你心服口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