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功过是非难相抵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这件事情就是秦家,刚才首长不止一次的说,这次替南宫岳求情的,除去南宫霸还有秦玉昂父子。

    秦玉昂父子为什么要为南宫霸求情呢?!而且两家这些年不是在暗地里斗的很厉害吗?!要说秦奋,还巴不得南宫家出事呢,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呢?!

    不过考虑了一下,秦奋总算是摸着一些门道,秦玉昂和秦浩父子俩,或许只是代表个人,而不是代表秦家整个家族,想到这些,一个不好的念头,出现在了脑海里。

    莫非这秦玉昂父子跟南宫家私下有什么交往吗?!

    想到这些,秦奋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如果自己猜测的没错,那事情就不简单了。

    “滴滴……”

    这时,秦奋的短信忽然响了起来,打开一看,只有几个字,大哥,我到京城了。

    这是阮高飞给他发过来的信息,秦奋脸上露出一抹神秘一笑,然后快速的编写了一条信息,发送了出去。

    “秦奋,上京窑的事情,有些线索了!”这时候昆玄忽然淡淡的开口道。

    “什么线索?!”秦奋一愣,急忙问道。

    “你觉得当时上京窑有那么多人的把守,对方是怎么轻而易举盗走的呢?!而且数目那么庞大!”昆玄没有直接说,而是朝着秦奋反问道。

    “这……其实,当时我就看过现场,发现存放文物的蒙古包被人挖了一条暗道,他们连夜将东西转移的!”

    “说说你的看法!”昆玄眉头一皱,再次说道。

    “很简单,要不就是对方早有准备,要不就是有内鬼,里应外合!我更倾向于第二种,很可能当时咱们的人之中,有人在暗中参与了这一切!”

    秦奋当下毫不避讳道。

    昆玄愣了一下,最终有些凝重道:“其实你之前就跟我说过这个,我这段时间也一直在调查,发现你说的这第二种,应该是成立的!只是现在还不知道,咱们人当中是谁泄了密。”

    “昆老,我有个想法!”秦奋看了一眼昆玄,随后脸上闪过一抹凝重说道:“当时是三局的人和一局的人,可是负责看守的是一局的人,所以我怀疑,这件事情跟一局人有关系,而就在那些文物被盗的时候,我却被南宫岳引开了,所以,我怀疑这件事情跟南宫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昆玄眉头深锁,没有说话,许久之后,终于将目光落在秦奋身上,说道:“这件事情首长已经高度重视了,而且我们查到的线索,跟你猜测的差不多,这件事情恐怕是跟南宫岳有关系了,只不过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而已!”

    “怪不得呢!”听到昆玄的话,秦奋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看来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了,只是需要一个引子而已!”

    “呵呵!”昆玄神秘一笑。

    没想到自己这一次这么小心,最终还是被昆玄和首长给耍了,首长现在不想动南宫岳,其实更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要将上京窑的事情,一并都查个水落石出。

    很快,两人回到了八局,秦奋则是直接又去了三局那边,因为云倩还在等着消息呢!

    “秦奋,怎么样?!到底什么事情?!”云倩看到秦奋出现,急忙是迎接脸上去,看得出来,自从自己离开之后,云倩竟然没有休息。

    “没什么事情,只是告诉我暂时先不要审讯南宫岳了,我想应该是上面的命令,咱们就沉住气等着吧!”

    秦奋考虑了一下,最终没有告诉她,自己去见了一次首长。

    这倒不是不相信云倩,而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好了,你别想了,时间这么晚了,我看我就不送你回家了,咱们去外面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我感觉上面的命令很快就要来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养足精神,成败在此一举了。”

    秦奋说的冠冕堂皇,可是云倩分明再他的眼中看到一抹异样,那是一种坏坏的样子。

    云倩瞬间明白了秦奋的想法,脸色一红,一双粉拳在他的身上捶了两下,不过最终还是拎起包,挎着秦奋朝着外面走去。

    计谋得逞,秦奋脸上挂着满满的坏笑,半个小时后,两人找了一家快捷酒店住下,其中幸福不言语。

    相比而言,南宫家却是灯火通明,南宫岳被抓起来,他们哪里还能有半点的睡意,尤其南宫霸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凝重。

    “爸,你说首长会不会放过小岳呢!?”这时候南宫一鸣将一个烟掐灭,朝着南宫霸问道。

    一旁的南宫龙同样一脸的担心,他做梦都没想到,因为一个秦奋,竟然让南宫家陷入如此的被动之中。

    “首长没有正面回答,而且看起来多少有些生气,希望首长能念在我当年的功劳上,给我南宫家一次机会吧!”

    南宫霸看了一眼南宫一鸣,随后无奈道。

    “现在小岳只要咬死者件事情跟他没有关系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事情都好说!”南宫龙考虑了一下,说道。

    “恐怕没那么简单,现在我们的人根本接触不到小岳,他的性格你们都知道,加上秦奋那小子不是善茬,我担心小岳会被吓唬住!”南宫霸有些担心道。

    “放心吧爷爷,他被带走之际,我悄悄的安顿过他,应该不会有事的!”

    南宫龙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格外的担心,而且他不会想到,南宫岳因为等不到家里人去救他,已经是被秦奋给诈出来一些事情了。

    “明天一早,我再去找首长,豁出这张老脸不要了。”南宫霸最后只能冷声说道。

    第二天很快就到来了,南宫霸拖着疲倦的身体,再次离开了南宫家,等到南宫霸离开之后,南宫龙和南宫一鸣父子俩陷入了沉默之中。

    “爸,这次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妙呢?!”

    “嗯,我跟你有同样的感觉,你现在赶紧将其他事情都处理干净,千万不要被查出更多的事情了,要不然我们父子三人,恐怕全都完蛋了。还有,赶紧找内线,想办法接触到小岳,给他带几句话!”

    南宫一鸣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担心。

    “我这就去安排!”南宫龙说罢,急忙离开了南宫家。

    一个小时之后,南宫霸已经出现在了首长的办公室,首长亲自给泡了一杯茶。

    “南宫前辈,您是咱们国家的功臣了,有些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首长将茶递给南宫霸,随后有些为难的说道。

    听到这话,南宫霸心里已经不安起来,但是为了自己的孙子,他不得不说道:“首长,我知道小岳这次犯下了错误,而且还很严重,我不求别的,只求首长可以给我南宫家多留一个香火,就算我倚老卖老了。”

    仿佛一夜之间就苍老了许多的南宫霸,首长的眉头也是一皱,其实他也是一整晚没有合眼,毕竟南宫家不是一般家族,虽然有心想要从轻发落,可是每当这个时候,耳边就会响起秦奋说的话。

    “南宫前辈,这次恐怕是没办法了,我只能说功过不能相抵了。”

    五雷轰顶!

    南宫霸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这首长的话,说的再清楚不过了,显然这次南宫岳是非办不可了。

    “呜呜……首长我南宫霸一生为国家,临了连自己的子孙都没管教好……”

    这时候,南宫霸竟然老泪纵横,明眼人一眼就看出,南宫霸是打算用苦情牌了。

    “唉……南宫老,实话告诉你吧,南宫岳这些年的行径,你我都清楚,只要不是大是大非,我都睁一眼闭一眼了,可是这次不同啊,而且还不止于此!”

    “不止于此?!”

    听到首长的话,南宫霸满脸震惊,看来他们的确还有事情隐瞒着自己。

    “不错,上京窑的那批文物失窃,已经调查清楚了,幕后的主使就是南宫岳,至于他后面还有谁,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所以南宫老前辈,您就不要为难我了,我要为国家为人民负责啊!”

    首长脸色同样不好看,而且说话语气多了几分无奈,南宫霸已经无力回天了,看到首长低下头看文件,他就知道一切都完蛋了。

    最终,南宫霸都不知道自己的怎么走出首长办公室的,只感觉眼前一阵恍惚,跌跌撞撞的被保卫送回了南宫家。

    当他回到家族之后,南宫一鸣直接冲上来询问情况,不过南宫霸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坐在沙发上发呆。

    再说南宫龙,果然是安排人,见到了南宫岳,然后交待了对方一些事情,随后南宫龙便按照南宫岳给他的地址,朝着郊区外的一处深山中赶去。

    果然,在进入深山之后,他看到不远处有一处茅草屋,南宫龙脸色一寒,快步的朝着茅草屋走去。

    “你是什么人?!”就在南宫龙结晶茅草屋的时候,突然从里面跑出一个瘦干的男人。

    这人正是潜逃的无云道士。

    “你就是无云道士?!”南宫龙脸上一变,问道。

    “你……你是……什么人?!”无云心中一紧。

    “我叫南宫龙是南宫岳的大哥,你把兰若那个女人也叫出来,我有话问你们!”南宫龙再次怒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