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秦奋无奈再收徒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秦奋心中一动,犹豫了一下,急忙跟了上去,他倒是很好奇,这郑伯元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爸,你没事了?!”

    当郑伯元从二楼下来,原本在客厅沙发的一众人,全都站起来,朝着二楼望去。

    此刻,郑伯元的脸色很难看,可以说是带着满满的愤怒。

    郑兴隆和郑兴旺看到父亲的脸色,心中各自咯噔一下,心想,肯定是郑钱这小子跟郑伯元说了什么。

    “爸……”

    “啪……”

    郑兴隆刚一上前,郑伯元甩开膀子就是一耳光,直接让在场的人吓得面色惨白。

    “爸,你干嘛打我?!”郑兴隆捂着半边脸,满脸痛苦的叫道。

    “为什么打你?!你自己不清楚吗?!你们是不是以为我这次要死了?!所以就对郑钱母子这般为难,而且郑钱找来秦奋治病,你们竟然百般阻挠,是不是不想让我活?!”

    “爸,不是这样子的,这秦奋这么年轻,怎么会治病呢?!我们也是为你的身体着想,谁知道这郑钱心里存着什么心思呢?!”

    这时候郑兴旺,急忙上前解释道。

    “啪……”

    郑伯元脸色一变,又是一耳光,郑兴旺同样是满脸痛苦,不过却不敢再说一个字,捂着脸小心的看着郑伯元。

    他们虽然嚣张,但是在郑伯元面前却不敢放肆,因为他们了解自己父亲的性格,真要是惹恼了,将他们赶出家族都有可能。

    “我怎么生了你们两个废物啊,真是家门不幸啊!”郑伯元满脸怒色的无奈道。

    “爸,这件事情不怪大哥二哥,我想好了,带着小钱离开郑家,以后绝对不会踏入郑家半步!”这时候,郑钱的母亲,忽然上前说道。

    “你别说了,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们母子了,要不是当初拦着你跟老三在一起,事情也不会成了这个样子!”郑伯元面对自己的三儿媳妇儿,脸上是满满的愧疚。

    “都过去了,我不怪您!”郑钱母亲低着头说道。

    “爸,我弟弟已经死了,她也不是弟弟明媒正娶,您还这么护着他们干什么?!”郑兴隆这时候,依旧是满脸的不爽。

    “哼,今天我就当着秦奋先生的面宣布,我现在正式开始挑选韵古堂未来的接班人,不论是人品还是能力,缺一不可,你们最好给我记住我说的话,如果胆敢继续对他们母子不敬,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郑伯元瞪了郑兴隆一眼,随后满脸认真的说道。

    这下,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郑家这些人,全都低下头开始打算着自己的小九九。

    这韵古堂的名声可是享誉世界的,要是能掌管韵古堂,那就相当于是郑家的接班人了。

    “好了,没什么说的,都散去吧!”郑伯元看了众人一眼,知道这些人全都有着各自的算盘,当下没好气说道。

    须臾,包括郑兴隆兄弟在内,全都离开了客厅。

    郑伯元随后将目光落在郑钱母子身上,说道:“我知道,在郑家你们受委屈了,这样,我让人在外面给你们母子买一套房子,你们自己过日子,但是记住,你们是我郑家的人,只要有人敢欺负你们,我郑伯元第一个不答应!”

    听到这话,郑钱母亲的眼窝子一红,流下两行感动的泪水,“谢谢爸!”

    “一家人不说谢字,再说是我亏欠你们的!”郑伯元有些自责的说道。

    随后,郑伯元将目光落在了郑钱的身上说道:“明天开始,你就到韵古堂来上班,还有没事的时候,多跟秦少学学他的鉴宝本事,在华夏绝无敌手!”

    “呃……郑老,话可不能这么说啊!”秦奋急忙摆手道。

    “呵呵,我说的是实话而已!”郑伯元笑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郑钱听到这话,直接将目光落在秦奋身上,就在秦奋无奈间,这郑钱竟然再一次跪倒在地,这让秦奋多少有些不舒服。

    不过没等秦奋说话,郑钱便抱拳说道:“秦奋先生,我知道我不能随便下跪,但是这一次,我是真心诚意想要拜你为师,跟你学习鉴宝之术,请收下我这个徒弟!”

    这一幕让郑伯元都有些意外,不过大脑一转,这样也好,能跟着秦奋学本事,那对郑钱来说,可是天大的机缘了,只是现在要看秦奋的态度了。

    “郑钱,你先起来,其实要说鉴宝本事,你爷爷的本事才是厉害呢,而且有韵古堂百年基业,不用跟我学,你照样可以成为一代佼佼者的!”

    说实话,秦奋真的不想收徒弟,当初收艾克,也是被迫无奈,现在这郑钱又要拜师,其实秦奋并不是故意藏着掖着,只是自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万一误人子弟,那就麻烦了。

    “秦奋,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过我真的希望,你能带带我这孙子,不用整天的教,只要偶尔有时间指点一二就好,还有虽然是师徒,平时做你个小跟班也好,我的心思你了解,我是有意想让他多学些本事,未来我才好入土为安啊!”

    这时候,一旁的郑伯元忽然开口说话了,而且语气很认真,同时这表情看起来,多少有些在恳求。

    顿时秦奋有些无语,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恐怕是很难拒绝了。

    “好吧,那这样,以后只要我有时间,我便带带他,不过郑老,你知道我真的没那么多时间,所以要是有不周的地方,还请海涵啊!”

    秦奋说到最后,无奈的说了一句。

    “哈哈,小钱还不赶快拜见你师父?!”听到秦奋这么说,郑伯元当即爽朗一笑道。

    “师父在上,受徒弟一拜!”说话间,郑钱再度朝着秦奋磕头。

    “好了,起来吧,咱们年纪也差不多,就不用来这一套了,以后就是兄弟吧!”秦奋考虑了一下,只好朝着郑钱说道。

    “哈哈,好,不管是什么关系,以后有用得着我郑家的时候,尽管开口,绝对义不容辞!”郑伯元再次大笑道。

    就在秦奋正和郑伯元喝茶间,郑伯元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他急忙接起电话,“郑老,不好了,您快来店里看看吧,有三个客人,无缘无故的在咱们店里晕倒了!”

    “什么?!”

    郑伯元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上顿时凝重了下来。

    “郑老怎么了?!”看到郑伯元这幅样子,秦奋有些好奇道。

    “秦奋,看来还得麻烦你一趟了,店里有三个客人晕倒了,我估计还是那青铜剑作祟!”郑伯元看了一眼秦奋,随后满脸紧张道。

    “那咱们走吧!”

    秦奋听到这话,同样是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

    郑钱已经跑出去开车,等到秦奋和郑伯元出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发动,两人上车之后,郑钱一脚油门,朝着琉璃街的韵古堂疾驰而去。

    等到三人赶到韵古堂的时候,只见里面围了很多人,而且还有一些谩骂声。

    “你说什么?!这跟你们韵古堂没关系吗?!为什么我朋友好好的,一来你们韵古堂就晕倒了呢?!而且还有其他两个人也晕倒了?!”

    “这位先生,我韵古堂的名声,大家都知道,再说这晕倒怎么会跟我们店铺有关系呢?!”一个店员有些着急的解释道。

    “各位请让一让,让一让!”

    就在这时候,门口处忽然出现三个人,正是郑伯元和秦奋还有郑钱,只要混迹古玩街的人,没几个不认识郑伯元的,当下自动让出一条路。

    “郑老,您可算来了,快看看这几个人是怎么回事吧,怎么全都晕倒了呢?!”

    “就是,有人说是韵古堂里面有邪性!”

    “大家不要慌,我来看看。”郑伯元顾不上其他,一边往里走,一边朝着众人抱拳道。

    等到郑伯元来到三个晕倒之人跟前的时候,原本那个嚣张叫唤的人,顿时闭上了嘴巴,有些紧张的望着郑伯元。

    “郑老,咱们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我这朋友还有这两个人,无缘无故的在你店里晕倒,这可是有些奇怪了,我听说,前几天有个老外也在你店里晕倒了,您可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啊!”

    “好了,你别说话了,来几个人帮忙,将他们抬到内堂去。”这时候,秦奋的阴阳眼已经开启,只见这三个人的周身,全都环绕着一丝魔气,看样子,全都是被魔气入体,才出现这样的状况。

    “你是什么人?!没看到我正和郑老说话吗?!”这人有些不爽道。

    “放肆,你要是想救你朋友,从现在开始就给我闭嘴,还有,我可以明白告诉你,这位就是前几天治好那个老外的国手秦奋秦少!”郑伯元这时候脸上露出一抹冷漠。

    “秦奋?!”

    “怎么,你认识他?!”

    “你们还不知道吧,就是秦奋跟田弘文打赌,结果田弘文惨败给了秦奋。”

    “我知道了,现在秦奋可是文物协会的副会长了。”

    听到这些人的议论,秦奋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没想到京城的消息竟然流走的这么快。

    “过来几个人,把他们三个抬到内堂!”

    这时候郑伯元心系这三个昏迷的人,当即朝着自己的店员命令道。

    须臾,三人被抬近内堂,这些想看热闹的人,全都被挡在了外面,郑伯元让郑钱和其他店员守在了门口处,避免有人闯进来。

    “秦奋,他们是不是也被魔气入体了?!”这时候郑伯元一脸凝重的问道。

    “嗯,的确是魔气,等我将他们救过来,然后再抹去那青铜剑上的魔气!”秦奋一脸认真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