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鉴真伪牵扯甚广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秦奋,按照你的意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怀疑京城博物馆的成华斗彩鸡缸杯,也是仿品了?!”

    这时候,焦文直接抓住秦奋的把柄,质问道。

    咄咄逼人的态度,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好奇,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秦奋身上。

    这时候,东昌的童古韵等人,还有徐鸿鸣和陶博儒脸上也全都浮现出一丝凝重和担心。

    看着众人的表情,秦奋脸上再次露出一抹笑意,随后说道:“焦会长,你这是在歪曲的我本意,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如果你这只鸡缸杯跟京城博物馆的一样,那我就很怀疑,这京城博物馆藏品的真伪了!”

    “哗……”

    这下场面再次混乱起来,秦奋竟公然质疑京城博物馆的藏品,要知道,那可是结合了华夏最权威的瓷器专家,一起鉴定的结果了,这秦奋胆子也太大了,敢当众叫板吗?!

    “秦副会长,我知道你的鉴宝本事,但是你不觉得你有些太过自大了吗?!京城博物馆的鸡缸杯,是大家一致的鉴定意见!你这么说,是说那些专家全都错了吗?!”

    焦文这时候,再次朝着秦奋冷到。

    “呵呵,焦会长,不得不说,你的确很有心机,不过这样蹩脚的给我拉仇恨,你觉得合适吗?!”

    “你……我只是按照你的意思,提出我的疑问而已,你不要转移话题!”这焦文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不爽。

    “呵呵,你这话很难让人不多想,焦会长我先前说过,咱们这一行,讲究的就是百花齐鸣,绝对不是一言堂,所以各自说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见没有任何的错误,只是,希望焦会长一定要本着一颗公平的心,千万不要被情绪所左右啊!”

    看到秦奋脸上的笑意,焦文心中多少有些吃惊,没想到秦奋一席话直接说中了自己的要害,其实,他在心中就是不服气,他不服气秦奋这么年轻竟然成为了国家文物协会的副会长,自己混迹这一行几十年,到头还都没能进入国家文物协会。

    其实,焦文的想法,代表了在场不少的人,羡慕嫉妒和恨,随着秦奋知名度的提高,不断的浓重了起来。

    无形之中,秦奋已经为自己拉了不少仇恨,只不过秦奋天生不怕这些事情。

    看到众人的表情,秦奋只好再次笑道:“看来在场的人,有不少跟焦会长有着同样的心境了,那好吧,今天我就斗胆在大家面前卖弄一下,我想,公道自在人心,真伪终究会大白于天下!”

    秦奋一席话落下,果然有不少人低下了头,被人看破心思,多少有些尴尬。

    不过秦奋也不理会这些,抬步直接走到了南和省柜台跟前,然后目光落在里面的鸡缸杯之上,片刻之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各位,鸡缸杯存世的现在不过十几件,请问大家最多见过几件?!”这时候秦奋忽然发问。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下,随后有人开始举手示意,“我差不多都见过,国外博物馆的我也都见识过。”

    “我也见过!”

    “我见过五六件吧!”

    “焦会长呢?!”这时候秦奋将目光落在焦文身上吧。

    “我只是见过京城博物馆的,其他的没见过!”焦文无奈道。

    “呵呵,那就怪不得了,所以焦会长的眼界就放在了京城博物馆那一件之上了,所谓见多识广就是这个道理!”

    “秦奋,你什么意思?!”焦文瞬间变脸。

    “呵呵,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有时间焦会长应该出去走走,我们华夏的文物,不少都流失到了海外,争取咱们在有生之年,全都给收复回来!”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我刚才看了一眼这只鸡缸杯,的确和京城的差不多,这也就是你们的根据了,但是你们仔细看一下,成化斗彩的特点,其中斗彩看起来很温润而且细腻,青花的色调看起来更加协调,微微有些散灰,整个色系看起来很平和,可是南和省这只鸡缸杯的釉色有些发青,这就给人一种生分的感觉。”

    “还有一点,成化斗彩中的红彩釉微微色阶,而这只却没有,成化看起来很富态,而这只略显苍白。”

    “这恐怕不能代表什么吧?!”焦文再度说道。

    “的确是代表不了什么,但是还有一点,成化年根本没有黑彩,而你这只鸡缸杯中,鸡的尾巴上分明是用了黑彩,而成化年的斗彩鸡尾基本都是暗绿色,所以我断定京城博物馆的藏品,并非是成化斗彩,而是清雍正年的!”

    秦奋再次说道。

    话音落下,这些人急忙再次围拢了上来,观察了好半晌之后,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再提出质疑。

    他们不得不在心中嘀咕,秦奋说的到底是不是对的呢?!

    “秦奋,你确定吗?!”这时候徐鸿鸣都忍不住了。

    “不错,我确定,如果京城博物馆的藏品鸡缸杯,跟南和省的一样,那便足以说明问题了,不过即便不是成化年的,起码也是清朝仿品,所以依旧有着不低的价值。”

    秦奋很是认真的点点头。

    “秦奋,这只是你自己的鉴定结果,代表不了大家的想法,况且大家都认为是成化年的,单单你自己却认为是清代仿品,这根本就很难站住脚跟的!”焦文再次冷到。

    “我知道,自家孩子自家疼,焦会长当然希望你的是本朝的了,可是我说的这些,无一不是成化年鸡缸杯的特点,至于别人怎么想,我秦奋左右不了,还是那句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已经有数了。”

    这时候在场的人,已经开始交头接耳起来,不少人都认同了秦奋的看法,认为东昌的这只鸡缸杯为本朝的,而南和省的为后仿!

    “对不起,我还是不能信服!”焦文眼见不少人开始倒戈,他脸色一变,再次冷到。

    “焦会长,坚持己见的确没有错误,但是明知道是错的,还要坚持,那可就是固执了,既然这样的话,我再多说一句,如果你还认为自己是对的,那我也就无能为力了。”

    秦奋看到焦文脸上的表情,苦笑了一下,将目光落在南和省的鸡缸杯上。

    四周再度安静了下来,他们都想听听秦奋还有什么说辞。

    “东昌这只鸡缸杯,上面子母鸡的尾巴采用的是青花双勾线画出尾巴轮眉,然后采用暗绿色料平涂的,经过二次入窑低温烧制,所以可以看到彩料中的暗绿色颗粒,而你这只则是青花双勾线加上青花料平涂出来的,这懂行的一眼就能看出,这两种工艺分别是哪个朝代的了。”

    “不错,按照工艺来说,东昌代表团的应该是本朝的,而南和省的则是清雍正的仿品。”

    “秦副会长果然厉害!”

    “可惜了,京城博物馆的竟然是也仿品!”

    这时候有人已经开始公然挺秦奋。

    焦文听到这些议论,脸色变得格外难看,但是他本身也是瓷器大家,所以经过秦奋这么一说,心里基本也就有了判断,最终无奈的摇摇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了。

    徐鸿鸣深怕再发生不好的冲突,急忙上前一步笑着说道:“这次研讨会的主题就是互动和交流,取长补短,大家千万不要因为这些而伤及了感情,至于这两件鸡缸杯,最终到底如何,还是等到我们专家团好好研究后再定夺吧!”

    徐鸿鸣的一席话,让秦奋心中有些不爽,不过他也知道徐鸿鸣的用意,当下也没有说其他的,只能苦笑着点点头,至于一旁的焦文则是急忙抬起头,朝着徐鸿鸣露出一丝感激的目光。

    片刻之后,众人逐渐散开之后,徐鸿鸣才走到秦奋跟前,小声说道:“你小子啊,现在你代表的是文物协会,不是东昌,所以说话别那么刻薄,焦文这人的本事不小,当众打脸多少有些不合适。”

    “呵呵,徐会长我就说过,我不适合做这个什么副会长,你还不相信,在我心里真假分的很清楚,不会和稀泥也不会中庸!”秦奋轻笑一下说道。

    “呃……你小子,你这是在骂我了?!我是说你多少给人家点面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已经让他很难堪了,你还要咄咄逼人,说小了是打脸,说大了这是打消人家为文物做贡献的积极性啊!”徐鸿鸣无奈的说道。

    “呵呵,徐会长考虑的周全,好吧,接下来我尽量不说了。”

    “拉倒吧,你小子,就喜欢凑热闹了。告诉你,这次打算选出十件进入国家博物馆的,原本南和这件鸡缸杯是第一的头衔,但是现在因为有东昌的这件,加上你刚才的鉴定,一时间很难定夺了,你可真会给我出难题啊!”

    “徐会长,怎么连你也觉得南和那件是本朝的?!”秦奋有些无奈。

    徐鸿鸣朝着四周看了一眼,随后小声在他耳边说道:“我相信你的鉴定,但是现在京城博物馆有一件跟南和省一模一样的,专家鉴定为本朝,现在要是将你东昌这件作为冠军的话,那不就说京城博物馆的那一件也是仿品了吗?!到时候牵扯的方面太广了,所以,这件事情还是得跟上面汇报才行!”

    听到徐鸿鸣的解释,秦奋大脑一转,不得不说这徐鸿鸣真是老辣,将问题基本都想到了,所以秦奋考虑了一下,也不坚持了,“徐会长这件事你看着办吧,不行就选南和的这件鸡缸杯,我让他们把东昌的带回去,放在我们东昌市博物馆,嘿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