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清河伯子田黄印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秦奋一怔,随后脸色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听郑伯元这么一说,自己也就放心了,只要不是朋友,那他便可以毫无顾忌了。

    “洛成这人做事手段很卑鄙,而且他店铺之所以发展的这么快,我觉得其中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郑老,这话怎么说?!”秦奋再度问道。

    “古玩一行,你我都知道,怎么可能那么随便就做起来呢,我这韵古堂能有现在的成绩,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起来的,他洛宝集凭什么可以能成为古玩行当的佼佼者呢?!”

    “这么说来,其中肯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了。”秦奋点点头说道。

    “所以,我怀疑这洛宝集的东西,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铲地皮的货!只不过这洛成的手段高明,而且这几年一直没有人去调查而已。”郑伯元的脸色越发的凝重起来。

    这下倒是让秦奋来了不少的兴趣,急忙问道:“郑老,你说这些可是有什么证据?!”

    郑伯元看了秦奋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语重心长道:“我跟洛成在几次活动中认识,而且曾经因为几件古董,闹过很大的不痛快,但是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是我的几个老朋友,他们在潘街有铺子,据说洛宝集的藏品,大部分都是真的,可是出手的价格却不高,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货到,这就很说明问题了!哪有那么多真东西,全都让他收到呢?!”

    “我明白了,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吧,现在怎么说我也是文物协会的副会长,有些事情还是要管一管的,如果对方的确不干净,那正好别怪我秦奋不客气。”

    秦奋话音一落,郑伯元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郑钱打过来的,所以也不避讳,直接接了起来。

    “爷爷,我来店里了,但是伙计不让我进内堂,说是你正在跟重要客人谈话!”

    “呵呵,进来吧,我这客人你认识!”郑老笑着挂掉电话,然后起身,走到了门口。

    “师父……原来是你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看到郑钱满脸的激动,秦奋也是笑着点点头,说道:“刚回来,这不过来找你爷爷有些事情!”

    “郑钱,你知道洛思明这个人吗?!你师父要打听一下对方的情况!”

    “洛思明?这小子就是个花花公子,整天就知道泡吧喝酒找女人,最重要的是这小子跟郑峰走的很近,我这不正要跟我爷爷说这件事情吗!”

    “怎么回事?!”

    这下郑伯元忽然变脸。

    “郑峰最近跟这个洛思明走的很近,我感觉郑峰没安什么好心!爷爷,你多留意一下!”

    “这个臭小子,如果敢做对家族不利的事情,我一定要他吃不了兜着走。”郑伯元有些动怒道。

    “郑钱,你知道这洛思明平时都在哪个酒吧喝酒吗?!”

    “知道,我带你过去,不过现在他不在应该!”郑钱急忙说道。

    “那咱们就到潘街转转,看看能不能淘到什么宝贝!”

    秦奋说笑间,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郑伯元先是一愣,随后便猜出对方的心思,当下说道:“洛宝集在潘街最深处!”

    “多谢郑老了。”

    离开韵古堂,秦奋坐着郑钱的车,直接朝着潘街赶去,两地的距离不远,赶上不太堵车,十多分钟后,两人已经来到了潘街的西口。

    潘街同样是古玩聚集地,不过跟琉璃街比起来,显得低档不少,而且骗子很多,假货也不少,在这里更考验人的眼力。

    两人一走进潘街,秦奋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条,说是人山人海都不为过,两人跟着人群不断的挪动,时不时的看看地摊上的东西。

    这里的东西可谓是琳琅满目,什么都有,秦奋看的都觉得眼花,旧货市场这个名字还真是贴切。

    “郑钱,好好看看,顺便考考你的眼力,看看你能不能捡个漏。”秦奋看了一眼郑钱,发现他看的很认真,当下心中一动,笑呵呵的说道。

    “好的师父!”

    郑钱心中一阵激动,终于有机会跟着秦奋学些本事了。

    秦奋看到郑钱满脸的激动,再度轻笑了一下,随后掏出电话拨打了出去。

    “秋生,你和栓柱把手头事情交代一下,然后来一趟潘街这里,我在这里呢!”

    秦奋挂掉电话,就发现郑钱已经是走到一个地摊前蹲下身子,开始端详了起来,秦奋嘴角浮现一丝笑意,眼睛在这摊子上扫视了一下,基本上全都是一些劣质玉石,旁边立着一块纸壳子,上面黑笔写着,和田玉二百元一块。

    这使得秦奋都忍不住想笑出来,和田玉二百元一块,乍一看这一对玉石,每一块都有婴儿拳头大小,分明都是在骗那些刚入行的,还有没什么钱的主,在这里捡漏的几率几乎为零。

    果然,郑钱看了几块玉石之后,眉头一皱,起身直接朝着前面继续走。

    秦奋则是跟在后面,悠然自得的看着。

    随后郑钱和秦奋一起看了几个摊子,全都没有一件上眼的东西,郑钱的脸上多少有些失望,这里的地摊跟琉璃街的还是有些区别,起码在琉璃街搞不好还真能捡漏,可是在这里根本什么都捡不到。

    “兄弟,看看我这些印章吧,这可都是好东西啊!”就在这时,秦奋就看到一个中年胖子摊主,正常朝着郑钱满脸堆笑的招呼道。

    郑钱也没多想,走到这摊子前,蹲了下来,拿起其中的印章端详了起来。

    “小兄弟,你拿这枚印章是青田石印,我这里还有寿山石印和昌化石,以及巴林石,绝对都是好东西!”

    这胖子看到郑钱满脸的认真,再次笑着跟他说道。

    这时候,秦奋也走了过来,低头粗略的打量了一下,忍不住吸了一口气,“咦……莫非还真有好东西?!”

    只见,其中一块田黄石印上面,竟然隐约有一道淡淡的魂气环绕,粗略打量,这块田黄石高有3厘米差不多,宽也有2厘米之多,只不过印章朝下,秦奋并不知道这是谁的印。

    但是从这魂气来看,应该是一件古物了。

    不过为了不引起摊主的注意,秦奋只是扫视了一下,然后将目光落在别处,他在心里倒是希望,郑钱可以注意这块田黄石。

    “老板,你这块寿山石印多少钱?!”这时候,郑钱朝着胖子摊子指了指手中的寿山石印。

    “这枚寿山石可是清代的,这样,开张买卖,你给我三千块吧!”胖子一看这印,朝着郑钱伸出三个手指头。

    “二百块!”郑钱直接说道。

    “我说兄弟,你这是诚心吗?!哪有你这么砍价的?!”这胖子装出一副可怜相。

    “这就是一块普通寿山石,至于上面这印,分明是现代机器刻出来的,什么清朝的啊,二百我都给多了,实话告诉你,我买回去,还得找人将这些字切下去,然后给我爷爷祝寿呢!”

    这胖子一听郑钱的话,就知道对方虽然年轻,但也不是新手了,居然看出这石头的印是机器刻的,当下佯装很为难的样子,伸出一个手指头,“一千块,要是诚心就拿走,算是交你这么一个朋友了。”

    “老板,你这可有些不实诚了,这样,这块我给你三百块,然后我再挑选一块,你看怎么样?!”郑钱再次说道。

    一旁的秦奋倒是来了不小的兴趣,郑钱这小子这套路,倒是玩的不错,就看他接下来,会不会选那块田黄石了。

    “唉……好吧,开张买卖,你再挑一块,这块我就按照三百块钱给你!”这胖子摊主一咬牙表现出一副肉痛的表情。

    郑钱回头,朝着秦奋不经意的微笑一下,然后继续挑选,翻看了几枚印之后,郑钱果然是拿起秦奋看上的田黄石。

    “清河伯子!”

    当郑钱将印底部反过来之后,秦奋忍不住再次倒吸一口凉气,上面可有四个篆字‘清河伯子’,但凡搞古玩,尤其是玩字画的,都知道这四个字代表什么。

    清末画家张熊,号清河伯子,所以这田黄方印,极有可能就是张熊的印章,而且张熊的画在现在市场上同样很走俏,尤其是大幅牡丹,花鸟果实同样有独到之处,曾经他的一副花卉图就拍出不低的价格。

    如果这田黄印真是张熊的那可真就是捡漏了,秦奋想到这些,饶有兴致的再次看向郑钱,看看他到底识不识货,到底有几分眼力。

    这时候,郑钱的脸色逐渐的认真起来,仔细端详了好一阵之后,朝着胖子摊主说道:“这块田黄石多少钱?!”

    胖子一愣,随即说道:“兄弟,你可要看好了,这可是清末画家,‘沪上三熊’之一,张熊的印章!”

    “哈哈,老板你可真逗,你真以为自己的东西是宝贝呢?!你看看这块田黄轻飘飘的,虽然还算细腻温润,但是却没有岁月累积痕迹,这分明就是新田黄石,就凭借清河伯子四个字,就可以冒充张熊的印章了?!”

    郑钱听到这话,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这胖摊主一愣神,知道这郑钱的确不是一般新手,当下说道:“你好好看看,我这里可是童叟无欺的,这样,你要是看上的话,一万块钱拿走!”

    “一万块?!”郑钱做出惊讶状,“如果真如你说的,是张熊的印章,你会一万块出手吗?!老板实在点吧,你看看这几个字,篆书不是篆书,隶书不是隶书的,说白了连一点神韵都没有,还是三百块,两件一共六百,行的话,我现在掏钱走人,不行的话,我再去别处转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