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印章为引画为钩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门弄宝最新章节!

    如果有的话,那这件事情恐怕涉及面就广了。

    “既然这样的话,两位就好好看看,选好什么,价格好商量!”这田弘义说完,竟然直接起身,冲着柜台走去。

    “这……”

    “不要多说,先把他的胃口吊起来再说!”郑钱正要说话,秦奋急忙给了他一个眼色,果然过来一会儿,田弘义已经朝着内堂走去。

    同时,一个中年男人,抱着一个长方形锦盒走进了洛宝集,而他一进店铺,就问谁是老板!

    这让秦奋不由得将目光落在这人身上。

    “咦……这么浓郁的魂气?!”秦奋的目光忍不住停留在了这男人手中的盒子上,上面的魂气着实让他心中一惊。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要卖东西吗?!”这时候,田弘义已经是含笑迎接了上去。

    久居这种地方不单单是鉴宝本事厉害,就连这察言观色也是十分在行,眼下田弘义看着这个人,四十多岁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看起来给人一种邋遢的感觉,但正是这种人,手里往往都会有好东西。

    “我手里有一幅画,是我先祖留下来的,这次要不是家里用钱,我也不会拿出来了。”这人说话间,已经大大咧咧的将手中的长盒,放在了柜台之上。

    或许是因为对方声音太大,这直接引来不少人的注意,甚至有些人已经好奇的凑了过来。

    田弘义呵呵笑了一下,然后将盒子缓缓打开,只见里面竟然是一副画,他忍不不住脸色一变,随后小心翼翼的将画拿了出来,更是小心的将这幅画慢慢的展开。

    一副山水画,登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一刻秦奋也忍不住上前观望一下,心中顿时一惊,这上面的魂气瞬间被他吸入了丹田之中。

    “这是……”

    一些人,已经忍不住猜测了起来。

    “这是溪山图?!”有人直接惊呼起来。

    这时候,围拢的人就更多了,田弘义这时候忽然变得平静下来,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双目紧紧的盯着这幅画。

    只见这幅画中一泉溪流从上而下,经过茂密树林缓缓流下,小溪两边奇石林立,细细观察,在山谷之中,还有云气环绕,这画的远景又有一座孤峰,看起来有种突兀的感觉,不过远近交相呼应,看起来倒是没有不爽之感。

    落款处更是清晰的写着大痴道人平阳黄公望,这让在场的人,更是叹为观止。

    “这位先生,请问你知道这画是谁的作品吗?!”田弘义观察之后,脸上升起一丝微笑,说道。

    “哼,你别看我大老粗一个,但是俺家先祖说过,这是大痴道人的真迹!”这中年人满脸的认真。

    “呵呵,话可不能说得太满,你这画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大痴道人的画风,甚至落款都临摹了大痴道人的落款,但是说实话,你这是一副赝品。”

    “你胡说,这可是俺家先祖传下来的,怎么可能是假的?!”中年人有些不爽道。

    “先生先别急,听我说,大痴道人擅长山水画,这个不假,而且是元四家之首,所以临摹他作品的人就不在少数,而且你这幅明显是临摹大痴道人的溪山图,所以我断定是假的!不过看着纸张,应该也是民国之时的作品了!”田弘义说的头头是道。

    这话使得在场不少人,都是失望的摇摇头,毕竟溪山图现在是在博物馆藏着,而这又出现一副,分明就是临摹,而且看起来跟博物馆的溪山图,明显有不少的区别。加上田弘义本身就是专家了,既然人家都认定是假的了,那多半没有任何错误了。

    “你们这些开古玩铺子的,就算是真的你们也会说成假的,目的就是要压低价格,说吧,你打算给我多少钱收我这幅画?!”这中年人再次问道。

    “呵呵,我最多给你一万块钱!”

    “一万块?!你当我傻吗?!这幅画起码值一百万,一万块你打发要饭的呢?!一口价一百万,你要不要?!”这中年男人显得有些不耐烦道。

    “呵呵,要是真迹,一百万我可以收,但是你这是赝品,一万块我都给高了,我想你也转了不少铺子里吧?!如果有出价超过一万的,我白给你一万块钱!”这田弘义还真是有魄力。

    果然,一句话噎的对方,有些面红耳赤,因为田弘义说的没错,他刚才走了十多家店铺,可是最多的才给他八千块,这让他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先祖,弄这么一副破画来骗自己的后世子孙。

    “五十万!”这人心一横,再度朝着田弘义叫道。

    “不好意思,先生你还是到别的铺子里转转吧,我不收!”田弘义说罢,竟然不再理会对方。

    其实这也是田弘义的手段,他看得出这人应该是真的着急用钱,所以就抓住他的心理,让他自己的主动出售。

    这中年男人的脸上多少有些不爽,看来这画是卖不出自己想要的价格了,索性心一横,正要答应田弘义。

    “先生,我给你一百万,这画卖给我可好?!”

    就在田弘义还等着对方松开的时候,忽然一道声音响起,这让他的脸色顿时一变,冷冷的盯着说话之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秦奋。

    “小伙子,你这是不懂规矩了,在我的店铺里抢我的生意,做的有些过分吧?!”田弘义,当即有些不乐意了。

    “呵呵,我可不懂这里面的规矩,你不要难道还不允许别人买吗?!这位老哥,一百万卖不卖,我家客厅正缺一副山水画呢,这幅看这大小正好!”

    秦奋轻笑一下,根本不去理会对方,规矩秦奋当然懂,但是今天他来洛宝集说白了,就是来砸场子的!

    “卖……卖,当然卖了,一看您就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这中年人,顿时激动了起来,其实这一百万分明是自己被田弘义气的随口说出来的,没想到还真有有钱人。

    “那好,郑少,你拿着卡,去给这位老哥取转一百万!”秦奋说话间,直接掏出一张银行卡。

    “好,我这就去!”

    郑钱虽然有些疑惑,但最终还是接过卡点了点头。

    “等一下!在我洛宝集抢生意,还这么嚣张,你倒是第一个哈!”

    就在这时,内堂之中,再次走出来一个人,这人看起来不过五十岁,身穿一身笔挺的西装,头发油光可鉴,怎么看都不像是开古玩店的。

    “洛老板……”

    这时候一些认识这人的,已经开始抱拳跟他打招呼。

    “呵呵,各位好!”

    洛成同样朝着众人寒暄一下,随后将目光落在秦奋身上,“年轻人,你这可是不太懂规矩了,刚入行吧?!”

    听到对方略带挑衅的语气,秦奋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笑容,说道:“我说过,规矩我不懂,你们既然不要,我当然有权利要了,而且东西是这位老哥的,人家愿意卖给谁就卖给谁,你这也管得太宽了吧!再说,我不差钱,玩的就是个刺激,当然,你若是想要出更高的价格,我也不拦着,各凭本事呗!”

    望着秦奋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洛成的脸色逐渐的阴沉了下来,大堂之中的气氛,一时间凝重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秦奋和洛成的身上,对于洛成他们当然十分清楚了,可是对于秦奋这个生面孔,倒是有几分好奇。

    敢在潘街公然跟洛成叫板的,秦奋不是第一个,但是有一点,但凡跟他叫板的下场都不太好,当初有几个店老板跟洛成有些过节,结果后来他们直接落得个关门大吉。

    “就是这两个人手里有清河伯子的田黄石印。”这时候田弘义忽然拉了拉正要发怒的洛成。

    洛成一愣,随后仔细打量了一下秦奋和郑钱,总觉得这两人,不像是纨绔子弟,尤其他看到秦奋之后,心理隐约有些不安。

    “两位,行有行规,既然来这里,我觉得还是要守规矩,即便你真喜欢这幅画,那也等卖主出了我的门,然后你再出手,眼下这样做,分明是跟我洛成过不去啊!”

    “就是啊,小伙子,这古玩一行的规矩可多。”

    “对,不能因为有钱,咱们就这么任性啊!”

    洛成话音一落,其他人也全都附和了起来。

    “呵呵,那既然这么说,老哥,咱们出去再谈吧!”这时候,秦奋再度一笑,朝着中年人说道。

    “好好!”

    这中年人早就迫不及待了,抱起自己的画就要朝外走。

    “等一下!”

    眼见几人要离开,洛成忽然脸色一变说道:“刚才是我的鉴宝师给的价格,说实话我也很喜欢大痴道人的画,即便是临摹也无妨,这样我出一百万买你这幅画!”

    “哗……”

    这是什么情况洛老板竟然要争这幅赝品了。

    “这个……”这中年人已经顾不得的旁边人的震惊,因为他同样一脸蒙圈,开始只给一万,现在直接给一百万!

    “可是我已经答应这位年轻人了。”这中年人考虑了一下,一想起刚才田弘义的态度,心里就有些不爽起来,当下拒绝道。

    “呵呵,你来我店里卖东西,讨价还价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现在你还没离开我的店铺,就想着卖给其他人,这说不过去吧,先来后到的道理你该懂吧?!”

    这洛成猜到秦奋和郑钱不是一般人,所以将矛头直接转到这中年人身上,怎么看,对方都只是一个草包,敲打一下,这买卖基本就成了。

    “这个……”

    顿时这中年人为难起来,他的确被洛成给吓到了。

    “呵呵,没想到堂堂洛宝集的老板,竟然会有言语恐吓客人,这真是让我大跌眼镜了,难不成洛宝集能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就是靠着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吗?!”

    秦奋看到对方为难,当即冷笑一下,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